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這些年在科技史上留下了足跡的智慧型手機作業系統不少,數得上名字的有塞班(Symbian)、黑莓(BlackBerry),英特爾與諾基亞合作的 Meego,三星牽頭的 Tizen,微軟的 Windows Phone,還有 Plam 的靈魂 WebOS。

我們回顧一下這些早已消逝或立於邊緣的智慧型手機作業系統,並從它們的興衰去可以想像下一個作業系統應有的模樣。 

成也諾基亞,敗也諾基亞的 Symbian

說起塞班系統,總繞不開諾基亞。1998 年,愛立信、諾基亞、摩托羅拉和 Psion 共同成立了一家名為「Symbian」的公司。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第一款 Symbian 智慧型手機是 2000 年面市的愛立信 R380,此外包括三星、松下、聯想、諾基亞、愛立信、摩托羅拉、西門子在內的手機廠商都推出過 Symbian 系統的手機。

2001 年,Symbian S60 發佈。2002 年前後,諾基亞是智慧型手機市場上的大佬,並在 2004 年收購了 Psion 手上的 Symbian 股份,在塞班聯盟裡占股為 47.9%。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諾基亞手機的流行,讓 Symbian 成為不少人第一次用到的智慧型手機系統。我的第一台智慧型手機就是諾基亞 E52,它如今躺在我的舊物抽屜裡,上回把它充完電依然能開機正常運行。

然而也正因為諾基亞缺乏軟體生態的建設能力,Symbian 最終被諾基亞拋棄,並在 2013 年初正式退出歷史舞台。

2012 年 2 月發佈的諾基亞 808,是諾基亞最後一台採用 Symbian 系統的手機,也是諾基亞首款使用 PureView 技術的智慧型手機。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現如今,諾基亞已經成為 Android One 的重要載體,最新修改的 Android One 新 logo 率先印在最新發佈的諾基亞 3.2 和諾基亞 4.2 上,能夠相當和諧地與「Nokia」字樣共同出現在手機的背面。 

三星手裡也有 Plan B

基本上家大業大的手機廠商、硬體廠商,都曾擔憂過自己硬體設備的軟體生態系統控制權不在自己手裡,三星就是一個例子。

在 Galaxy S 面世之前,三星曾推出一個 Wave系列,Wave 搭載三星基於 Linux 研發的 BadaOS。BadaOS 在 2009 年發佈,也有開放應用軟體商店為第三方開發者提供支援,不過這個系列的產品沒有在智慧型手機歷史中留下太多痕跡。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2012 年,三星宣佈將 Bada 集成到 Tizen 上。實際上,Tizen 的前生是 LiMo,屬於廠商與 Linux 開源社群的合作成果。2011 年時,Linux 基金會與英特爾宣佈開發 Tizen。Tizen 協會的成員包括三星、英特爾、富士通,以及華為等十餘家。

三星手上的 Tizen 系統,已經應用在智慧型手錶、智慧型電視、數位相機和智慧型手機上。早在 2013 年,Tizen 在三星眼裡是「主打高階市場」的一張牌,不過後來現實讓他們意識到,Tizen 要想搶奪 iOS 和 Android 蛋糕還是有點難的。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如今,三星的旗艦手機使用 Android 系統,Tizen 則成為三星透過低價占領新興手機市場的法寶之一。2017 年,三星還推出了第四台 Tizen 手機 Z4,這個作業系統的手機在印度賣得不錯,曾經是印度智慧型手機市場裡的第三大作業系統。 

微軟親兒子 Windows Phone 的挑戰失敗了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微軟的親兒子 Windows Phone(簡寫為 WP)作業系統誕生於 2010 年,推出之時被寄予厚望,當時的版本為 7.0,也被稱為 Windows Phone 7。

後續 Windows Phone 8 上的所有原生程序,無法在 Windows Phone 7.X 上運行,不得不說這種單向兼容的操作真是很坑。

微軟對 WP 的不重視,是開發者們對 WP 平台意興闌珊的主要原因。

2015 年蘋果發佈 Apple Watch 後,支付寶表示已經為這款尚未上市的產品做好適配。相比之下,當時支付寶的 WP 版本上一次更新是在 2014 年 8 月。

兩個平台待遇相差甚遠,有 WP 使用者認為這是支付寶對他們這群用戶的歧視,罵支付寶是「支付婊」,當時支付寶錢包相關微博下的相關評論多達 26 萬多條。支付寶則是透過轉發微博表示:「你為什麼選擇 1% 的生活」,側面回應了來自 WP 使用者的指責。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網路服務大廠都不願意花太多精力在 WP,那麼能夠為系統貢獻新能量的獨立開發者也找不到太多堅守的理由,畢竟沒有看到 WP 用戶增長的希望,也很難從平台上賺到錢。

2017 年 7 月,微軟宣佈完全停止對 Windows Phone 8.1 的支持。同年 10 月,微軟副總裁 Joe Belfiore 在 Twitter 上表示:不會在 Windows 10 Mobile 平台上開發新的功能和硬體了。這基本宣告了 Windows Phone 的死亡,也直接反映了做 iOS 和 Android 以外那 1% 的少數者有多難。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不少人一直在等 Surface Phone,2017 年微軟在 B 站的官方帳號也曾曝光,相關的專利也不少。

至於什麼時候才能看到 Surface Phone 或 Surface Mobile 或 Pocketable Surface Device,等了兩年的朋友們,再耐心一點吧。 

黑莓也曾一時風光,明年正式退役

在智慧型手機普及初期,黑莓的系統可以在當時的網路環境下做到推送完整、即時的郵件。隨著通訊環境的進步,這個優點逐漸演變成智慧型手機的一個基本功能。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黑莓手機外形最經典的設計元素就是全鍵盤,早期黑莓手機所搭載的系統是  BlackBerry 7。2010 年,黑莓推出了 BlackBerry 10,這個專門為觸控螢幕操作開發的作業系統,基於 QNX 核心,它擁有更快的運行速度和更強的多任務處理能力,並且能夠相容 Android 應用程式。

隨著 BlackBerry 10 逐漸衰老落後於時代,黑莓也不得不抱住 Android 的大腿。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2015 年 3 月,黑莓發佈了最後一款 BlackBerry 10 手機 BlackBerry Leap 後。同年 11 月發佈了旗下第一款 Android 設備 BlackBerry Priv。

2018 年初,黑莓宣佈正在轉用 Android,並將在 2020 年徹底關閉 BlackBerry OS。

有統計顯示,BlackBerry OS 在 2010 年曾擊敗諾基亞的Symbian系統,成為 Android 和 iOS 後面的全球第三智慧型手機作業系統。

黑莓在手機作業系統浪潮中,曾有望與 Android、iOS 形成三國鼎立之勢。然而也敵不過從相容 Android,到全面轉投 Android。 

死了很久卻還活著的 webOS

下面這個智慧型手機的互動方式,無論是 Android 還是 iOS 使用者應該都很熟悉: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按手機的 Home 健,或者透過全螢幕手勢,將手機上正在執行的多個應用程式變成一個個微縮版的窗口,左右滑動查看其它應用程式,上滑關閉該程式。

如今 Android 與 iOS 上的卡片式多任務形態,其實來自智慧型手機鼻祖 Palm 上的 webOS。這個流傳至今的互動方式,在十年前的 2009 CES 發佈會上征服了當時的科技界。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除了卡片式任務設計,webOS 還擁有多任務、通知、帳戶同步,OTA 系統升級,手勢操作等在當時很超前的系統功能。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2010 年 4 月,Palm 被惠普收購。2011 年 8 月,惠普宣佈停產 webOS 相關硬體產品,這意味著 Palm 手機折戟沉沙,webOS 也成為了陪葬品。後來 LG 從惠普手裡收購 webOS 全部資產,並在 2014 年 CES 上展出採用 webOS 的智慧型電視。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Palm 在 2018 年復活了自己,重回智慧型手機市場,然而新的 Palm 手機運行完整版的 Android 8.1 系統。Palm 再也不是當年的 Palm 了。 

Android 和 iOS 這兩個寡頭越來越像了

Engadget 編輯 Jon Fingas 曾這樣評論智慧型手機作業系統的鬥爭歷史:

如果說是 iPhone 把黑莓、塞班和 Windows 手機從各自山頭推下來,那 Android 就是那個在各系統「倒下」後持續將它們按在地上的產品。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實際上第一台 Android 系統的手機是於 2008 年 9 月 23 日正式發佈的 HTC G1 。Android 系統發佈之初相當粗糙,但也有著最大的優勢特點——「開放性」。另外也靠 Google 沒有放棄,每一次改版的 Android 系統都在變得更好。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第一代 iPhone 發佈於 2007 年,封閉的 iOS 系統、封閉的 App Store 背後,還有一個與之相愛相殺的操作——「越獄」。因為當時 iPhone 上的功能和應用程式並不多,使用者只能透過越獄來滿足自己的使用需求,研究越獄漏洞的開發者也不少。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越獄工具要數「Cydia」,由 Jay Freeman 開發,它讓越獄 iPhone 能夠查找和安裝各種官方沒有的程式。Cydia 在巔峰時刻曾擁有將近 4500 萬使用者。

隨著 iPhone 的流行和 iOS 的成長,越獄變得越來越難,以及沒有必要。與此同時,越獄開發者和越獄用戶在大幅減少,越獄社群逐漸瓦解。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2017 年 Gartner 的統計顯示,Google 的 Android 系統市場佔有率達到 85.9%,蘋果的 iOS 占比為 14%,兩個加起來則是全球智慧型手機作業系統 99.9% 的市場占有率。

這些年來,這兩個系統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像:都加上了「螢幕時間」功能,都是一瓶扁平化的 UI 設計,都在引入手勢互動……

這兩個智慧型手機作業系統這麼高的市場佔有率,也意味著擁有全球大量的使用者,他們支撐起了相應的開發者生態和商業模式。不過,如今智慧型手機市場的新用戶增速已經開始放緩,出貨量也不如當年。 

下一個作業系統會是怎樣?

總的來說,Android 和 iOS 用了將近十年,才成長為如今智慧型手機作業系統的兩極。它們如今的輝煌離不開三個因素:

  • 從不放棄迭代升級的平台方,並搭建出有利於開發者的生態
  • 與平台方互相滋養的開發者們,他們在平台上架app並能從中獲益
  • 一定數量並保持增長的用戶

iOS 和 Android 這兩者以外的 1% 邊緣市場裡,新的挑戰者不斷出現,但縱觀消費者手上現有的智慧型手機,能被前兩者視作對手的新系統,還沒有出現。

不過就目前而言,一個手機廠商要想在這年頭成功推出自有作業系統,要不像蘋果那樣擁有一群黏性較高的使用者和巨大的軟體市場,要不就需要相容 Android 軟體。如果以上兩點都做不到,卻著急著在主打旗艦機上用上自建系統,微軟的 Windows Phone 就是前車之鑑了。

還記得這些既非iOS、也非Android的手機系統嗎?它們是怎麼被淘汰的

下一個作業系統會是怎樣?新系統必須擁有決定性的優勢,才有可能逆襲翻盤。或許支援手錶、手機、PC 到智慧型家居物聯網全平台的系統是個方向,比如 Google Fuchsia。

可以肯定的是,新技術的發展會吹響 Android、iOS 衰退的號角,也會催生下一代作業系統。可以想像的是,下一代系統的互動方式,會因為語音辨識、視覺辨識等新技術的運用而截然不同。

  • 本文授權轉載自ifan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