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證據不再可靠?握手10秒,你的DNA就會「轉移」

握手通常是一種表示禮貌的行為,然而你可能想不到,只需10秒鐘的簡短手掌接觸,你的DNA就可能發生「轉移」,並出現在你從未接觸過的物體上,這可能會使犯罪調查變得更加複雜。

美國德克薩斯州休斯頓法醫科學中心的法醫學家辛西婭‧凱爾(Cynthia Cale)利用遺傳學來破案。她此前發現,握手兩分鐘可以透過另一個人的手將某人的DNA轉移到後者從未碰觸過的物體上。但許多批評人士表示,兩分鐘的握手時間太長了,這可能讓人覺得尷尬。

在最新實驗中,凱爾把握手時間縮短到10秒。她獲得的資料顯示,即使是短暫的手掌接觸也能使DNA發生「轉移」。志願者握手之後,兩人中的一人拿起一把刀。隨後,凱爾的團隊擦拭刀柄,並進行DNA檢測。研究顯示,即使在握手10秒後,從未碰過刀的人仍然會在刀柄上留下自己的DNA。當握手者的同伴抓住刀柄時,他們自己的DNA也被轉移到了刀柄上。

在另一項研究中,印第安納波利斯大學法醫人類學家利安‧里佐(Leann Rizor)研究了DNA在很多人可能接觸到的物體上發生「轉移」的情況,比如公用水罐或門把手。里佐主要通過研究生物殘骸(比如DNA)來幫助破案。她發現,最後觸摸物體的人,往往不是留下最多DNA的人。

在里佐的實驗中,四個大學生圍坐在桌子旁,假裝將空水罐中的飲料倒進空杯子裡。另外12名學生沒有坐在桌子旁觀看,他們可以離開房間、互相交談或四處走動,實驗的目的是模擬餐廳的真實環境。當坐在桌子旁的每個學生都接觸過水罐和自己的杯子後,研究人員用棉簽擦拭水罐的把手、杯子和學生的手,以獲取DNA。

這些桌子旁的學生只拿他們自己的杯子和公用水罐。儘管如此,他們的DNA最終還是留在了水罐把手和彼此的杯子上,即使他們從未碰觸過其他人的杯子。更重要的是,房間裡其他學生的DNA也出現在被擦拭過的物體上。然而,這些旁觀者都沒有碰過桌子上的學生、水罐或水杯。里佐現在懷疑,當觀察者咳嗽、打噴嚏或說話時,他們的DNA可能已經擴散到了杯子和水罐裡。

研究人員無法僅透過測量這些物體上的DNA含量來確定誰最後觸碰了水罐,他們也不知道多長時間以前有人摸了水罐或杯子。里佐指出,資料顯示,DNA在社交環境中可以很容易發生轉移,而且是以不可預測的方式轉移。

紐約市約翰傑伊刑事司法學院的法醫遺傳學家曼希爾德‧普林斯(Mechthild Prinz)說,可能很少人的DNA會落在從未接觸過的物體上,而且這些留下的DNA通常很不穩定,這意味著它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分解。普林斯指出:「雖然不能說DNA轉移的情況永遠不會發生,但我們不應該利用新發現推翻每個案例中的NDA證據。」

里佐和凱爾也都支持普林斯的觀點,他們的新資料並不能證明DNA證據是不可靠的,不過調查犯罪的人必須警惕這種DNA意外轉移的情況。當某人的DNA出現在犯罪現場時,他或她可能會被指控為罪犯,即使那個人從來沒有出現過。

事實上,這種情況曾發生在盧克斯‧安德森(Lukis Anderson)身上。2012年,美國加州聖荷西的一位百萬富翁在一次搶劫中喪生,安德森被控謀殺,因為警方在這位百萬富翁的指甲上發現了他的DNA。但問題是,安德森在犯罪發生時正在住院,而且曾一度失去知覺。

後來,調查人員找到了造成這個錯誤的原因:把安德森送到醫院的醫護人員和試圖挽救那位百萬富翁性命的人是同一個人,而這名醫護人員不小心把安德森的DNA轉移到了這位百萬富翁的指甲上。普林斯說,有些案例可能需要這樣解釋,即某些人比其他人流失了更多的DNA。

DNA會隨著汗液滲出身體,如果某人的DNA含量很高,那麼他可能會散播更多的DNA痕跡,從而使DNA能夠被更廣泛地分享。普林斯表示:「目前還不清楚這種DNA轉移是否會影響犯罪現場調查的準確性,我們都還在努力弄清楚這種可能性有多大。」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