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還沒開始重建,全球設計師已經為開始為它展開各種奇思妙想

距離巴黎聖母院大火已經過去了近兩個月,在這場大火裡,教堂中心那個標誌性的塔尖倒塌,怎麼重建成了接下來最重要的工作。不久前法國總理就宣佈加速巴黎聖母院的重建計畫,同時為修復聖母院而舉行一次國際的設計比賽,面向全球徵集聖母院塔尖的設計方案。

能為巴黎聖母院重新設計,對於每個建築師來說,都是一個留名建築史的好機會,於是各種腦洞設計紛至沓來。

曾為蘋果設計首家 Apple Store 的建築事務所 Eight Inc. 最近提出了一個新的方案,那就是用結構玻璃重建聖母院的屋頂和塔尖,從概念圖來看,透明的玻璃塔頂在夜晚燈光照耀下十分亮眼。

巴黎聖母院還沒開始重建,全球設計師已經為開始為它展開各種奇思妙想

Eight Inc. 也解釋為什麼要用玻璃材質,因為結構玻璃足夠堅韌,可以在沒有太多框架支撐的條件下安裝,在還原原有外形設計的同時,也能給建築留下的新的記憶。

這種材質既可以準確地變現原始的設計造型,也體現了建築和生命一樣無常。

巴黎聖母院還沒開始重建,全球設計師已經為開始為它展開各種奇思妙想

巧合的是,另一家設計過多家 Apple Store 的建築事務所 Foster + Partners 提交的設計方案裡,也提出用玻璃和鋼鐵來重建,據稱能使屋頂「輕盈而通風」,也能直接讓自然光進入教堂。

巴黎聖母院還沒開始重建,全球設計師已經為開始為它展開各種奇思妙想

玻璃一直是 Apple Store 最重要的元素之一,而 Foster + Partners 的其中一個代表作,便是杭州 Apple Store,正面就用了 11 塊定製的 14.5 公尺高的玻璃幕牆,而且沒有立柱,總面積達到 3000 平方公尺,是亞洲最大的蘋果旗艦店。

Apple 西湖,圖片來源:Foster + Partners

不過提出使用玻璃這樣的透明材質的,也不止這兩家建築事務所。

俄羅斯建築師 Alexader Nerovnya 也提出了全玻璃屋頂和傳統塔尖結合的建議,他認為這能讓遊客感受到「古代和現代部分在一起的強大歷史聯繫」。 

巴黎聖母院還沒開始重建,全球設計師已經為開始為它展開各種奇思妙想

還有一部分設計師認為應該銘記大火中的巴黎聖母院,直接在重建中加入大火的元素,比如法國設計師 Mathieu Lehanneur 提出用碳纖維和金箔將塔尖塑造成一團 100 公尺高的金色火焰。

巴黎聖母院還沒開始重建,全球設計師已經為開始為它展開各種奇思妙想

斯洛伐克的建築師 Vizumatelier 則建議在塔尖發射一束直通天際的光束,因為聖母院在 19 世紀改造時就嘗試距離天空更近,現在可以實現了,讓它成為連接地球和天堂的皇冠。

巴黎聖母院還沒開始重建,全球設計師已經為開始為它展開各種奇思妙想

而比利時建築師 Vincent Callebaut 想把聖母院改造成一個可持續的生態項目,屋頂和塔尖由覆蓋著水晶玻璃的木製框架構成,可以吸收光線並將其轉化為電能,而儲存在氫燃料電池中的能量將被直接重新分配到整個大教堂。

巴黎聖母院還沒開始重建,全球設計師已經為開始為它展開各種奇思妙想

同時可以將屋頂可以打造成城市農場,預計每年可以收穫多達 21 噸的水果和蔬菜,聖母院甚至可以每週在前院可以舉行一次農貿市場。

巴黎聖母院還沒開始重建,全球設計師已經為開始為它展開各種奇思妙想

此外還有一些明顯不靠譜的設計,但卻不乏趣味。

比如瑞典的 Ulf Mejergren 建築事務所的腦洞,也別重建屋頂和塔尖了,直接建成游泳池與民同樂吧。

巴黎聖母院還沒開始重建,全球設計師已經為開始為它展開各種奇思妙想

愛爾蘭建築師 Rob Cross 則建議改造成停車場,顯然是在吐槽巴黎停車困難的問題。

巴黎聖母院還沒開始重建,全球設計師已經為開始為它展開各種奇思妙想

腦洞最大的要屬智利藝術家 Sebastian Errazuriz,居然想把聖母院改造成一個火箭發射台。 

巴黎聖母院還沒開始重建,全球設計師已經為開始為它展開各種奇思妙想

其實圍繞要不要按照原樣重建巴黎聖母院這個問題,法國民眾也存在不少爭議。英國輿論調查公司發佈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54% 的法國人支持原樣重建巴黎聖母院,25% 支持在重建過程中添加現代建築元素,剩下的則沒有意見。

實際上巴黎聖母院歷史上經歷了多次重建,那個令無數人惋惜的標誌性塔尖,其實也是到了 19 世紀才由建築師 Eugène Viollet-le-Duc 加上的。

1800 年的巴黎聖母院並沒有尖頂,Viollet-le-Duc 的修復工程也一度引起爭議

正如 Foster + Partners 建築事務所創始人 Norman Foster 在接受《衛報》採訪時說的:

在任何情況下,替代方案都使用了當時最先進的建築技術,從未複製過原作。過去沙特爾主教座堂翻修時,12 世紀的木材在 19 世紀被鑄鐵和銅的新結構所取代。為重建聖母院而舉辦設計比賽的決定值得稱讚,因為這是對這種在翻修中創新的傳統的承認。

歷史上因為重建和修繕時的創新而聞名的建築不只是巴黎聖母院,比如由美籍華人建築師貝聿銘為盧浮宮設計的玻璃金字塔,當時也曾遭到大批民眾反對,但如今已經成為巴黎重要的地標。

圖片來源:Architectural Digest

儘管此前不少專家預測巴黎聖母院的重建至少需要 10 年,但按照法國議會最新通過的重建方案,聖母院將在 5 年內完成重建,剛好趕上 2024 年的巴黎奧運會。

巴黎聖母院將會重建成什麼模樣,也只有等到那時揭曉了。

  • 本文授權轉載自ifan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