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駭客呼籲同業:理性點,別再拿自己身體亂搞了

我們常聽到生物駭客會對自己的身體「亂搞」,像是把晶片殖入皮膚中、自己給自己打針......等等。在上個月舉行的年度生物駭客大會Biohack the Planet上,曾研發出夜視眼藥水的生物駭客的大咖,Gabriel Licina在會中就勸告生物駭客伙伴們不要再拿自己做實驗。

每一項新技術都有先驅者和叛逆者。就像「家釀電腦俱樂部」(Homebrew Computer Club)為例,其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推出了自己動手組裝的電腦,為個人電腦革命打下基礎。

自從基因編輯科學承諾會讓修改生物學功能像重寫一段電腦程式碼一樣容易後,推崇DIY的人士就認為這種醫學科學應該能夠讓自己修改或增強自身的生物學功能。在各種會議和Facebook等社交網路上,這些自稱「生物駭客」的人有著各種戲劇性的舉動。

其中一人,在一次合成生物學會議上給自己注射基因編輯技術Crispr。另一個人在名為「人體駭客大會」(BodyHacking Con)的會議上為自己注射一種未經測試的基因療法,試圖治癒皰疹。還有一名男子自己動手治療愛滋病,結果導致扎針的腹部出現不良反應。

生物駭客呼籲同業:理性點,別再拿自己身體亂搞了

雖然勇敢者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但也常常會把觀眾嚇壞。今年7月,美國加州通過了一項旨在阻止自行進行基因編輯的立法,州監管機構也表示他們正在調查無證行醫的生物駭客。一些自學成才的科學家說,顛覆現行體制的窗口已經關閉,現在是時候加入他們。

在上個月舉行的年度生物駭客大會Biohack the Planet上,利希納在講台上總結了這種情緒:「我想建議我們成熟一點。」他說,「看在上帝的份上,請不要再捅自己了。」

尋求將科學成就從象牙塔中解放出來的生物駭客已經意識到,他們可能不得不借鑑象牙塔的慣例,比如為所做工作尋求同行的評審認可。這次利希納在拉斯維加斯大道旁的酒店房間裡發表了講話,而不是像以往那樣在加州奧克蘭一個破舊社區裡開會。他宣佈自己已經開發出一種治療罕見血液疾病的基因療法,售價僅為7000美元,可以替代價值100萬美元的公司藥物。

今年的會議還增加科學家、生物黑客和公司展示他們的最新研究成果。大約有150人參加了開幕式,其中大多數人花了199美元買票,一家風險投資公司也在贊助商之列。與會者還討論了商業計畫。根據SynBioBeta的數據,今年上半年生物製造初創公司籌集了19億美元的資金,有望實現創紀錄的增長。「我真的希望人們開始做負責任的工作,」 利希納說。這意味著要進行同行審查和外部測試,而不僅僅是噱頭。

迄今為止,最大的生物駭客成功案例是EmbediVet,這是一個針對牲畜的健康追蹤系統,最初是為人類自身打造的生物辨識植入物。開發這種產品的Livestock Labs公司看到了更多針對動物的市場機會,並從澳大利亞的畜牧業集團Meat & Livestock Australia獲得了200萬美元的早期融資。

大多數生物駭客自行開展的的基因治療實驗都失敗了。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基因工程與社會中心研究社區科學實驗室研究員托德‧庫伊肯(Todd Kuiken)表示,衡量生物駭客成功的一個標準是,他們能否為科學領域的職業化開闢另一條道路,就像電腦駭客為軟體工程師開闢道路一樣。

大會組織者約西亞‧扎伊納(Josiah Zayner)開辦了一個生物技術訓練營,通過在線上課程培訓生物駭客們如何獲得企業的科學工作職位。他說,這是一種幫助生物駭客精神在更加專業化的基因組學產業中生存的方式,儘管他補充說,這遠非理想。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