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世64年之後,詹姆士·狄恩的第四部電影即將上映

1955 年,美國著名男演員 James Dean 逝世,英年早逝的他一生只演過三部電影,但這並不妨礙他在人們心中的超高地位。作為百年來最偉大的男演員第 18 名的演員,他塑造的頹廢沉淪又叛逆的青年可以說是經典中的經典。現在經典要「復出」了。

 過世64年之後,詹姆士·狄恩的第四部電影即將上映

在逝世 64 年之後,電影《尋找傑克》即將成為 James Dean 的第四部作品。這部電影的導演在接受《好萊塢報導》採訪時表示:「這個角色很難演,需要一些極端複雜的人物塑造。經過幾個月的尋覓,我們終於找到了完美的人選,那就是 James Dean。」

 過世64年之後,詹姆士·狄恩的第四部電影即將上映

已逝之人重回大銀幕,需要技術來輔助,這次的「神器」是 CGI。

這個技術我們在《玩命關頭 7》中已經見過了。雖說保羅‧沃克的兩個兄弟都參與了拍攝,但更多的影像內容還是來自前六部電影積累的素材,CGI 技術對演員進行臉部渲染,讓在拍攝過程中不幸離世的演員能夠更好的和觀眾道別。

用的技術都差不多,為什麼第一個就引起了那麼多的爭議呢?

第一就是本人的意願。保羅‧沃克離世時正在參與《玩命關頭 7》的拍攝,可以說拍攝這部電影是他的工作,也是他的義務。最後打著「保羅‧沃克遺作」的電影票房大賣,他的家人也能受益,算是履行合約的同時讓利益最大化。

正因如此,雖有少許質疑,整個過程其實都算是合法合理合情。

 過世64年之後,詹姆士·狄恩的第四部電影即將上映

但讓 James Dean 重返大銀幕,情況又不一樣了。

逝去 64 年的演員早就沒有了發聲的管道,什麼個人的想法和遺志都化成了灰。即使 James Dean 活著的時候曾說過「如果一個人能夠成為生死鴻溝之間的橋樑、如果他能在死後繼續活著,那他應該是一個偉大的人。」也不代表他想要用這樣的方式重返大銀幕。

更何況 James Dean 的形象已經被「賣」過很多次了。這麼多年來,他和 D&G,Allure Eyewear,H&M 等不同品牌都有交集。此番重返大銀幕,不像是他的兩個堂兄在親人故去 64 年後的緬懷紀念,更像是用不同方法搾取親人名字和肖像的剩餘價值。

 過世64年之後,詹姆士·狄恩的第四部電影即將上映

《尋找傑克》的導演 Anton Ernst 說自己對負面的評價感到難過,因為他並不能理解這些評價。在他看來,這是向年輕影迷介紹 James Dean 的好方法,而不是一種行銷手段。

Anton Ernst 還談到了已逝演員影像重制的界限問題。在他看來,如果一個演員生前明確表示了自己不希望以這種方式重返大銀幕,那你就不應該去做。如果數位影像重制的內容會讓演員形象受損,那你也不應該做。

「我認為底線應該是……你始終要尊重逝者的意願,並努力以一種高尚和尊重的方式行事。」

 過世64年之後,詹姆士·狄恩的第四部電影即將上映

作為這個計畫的支持者,導演尚認為技術的應用應該有所限制,更別說該計畫的反對者了。

美國隊長 Chris Evan 說這個計畫過於可怕,缺少尊重和理解。「乾脆我們用電腦畫一幅新的畢卡索,或者寫幾首約翰‧藍儂的新歌。」

美國著名的歌手兼演員 Bette Midler 則發推諷刺「好萊塢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即使是死人也能找到工作。」

 過世64年之後,詹姆士·狄恩的第四部電影即將上映

如果說逝去的演員「演戲」讓人緩緩打出一個問號的話,那逝去歌手的登台獻聲我們已經習慣了。

過去幾年,哪個電視台跨年晚會不搞一個鄧麗君的跨時空對唱,不想帶大家再看看已經逝去的一代歌姬。即使大家知道「人」是假的,但聲音卻是真的。

說白了還是為了賺錢,名人重現有市場有話題,技術成熟了可以四處撈金。一個真實的鄧麗君只能出現在一個地方,可是鄧麗君的影像和歌聲可以同時在好幾個地方出現。

這項技術可以說徹底打破了時間和空間的距離。但因此而受益的卻不是本人,是他的家人,以及從技術層面為名人進行二次開發的公司們。

 過世64年之後,詹姆士·狄恩的第四部電影即將上映

但讓逝去的演員來演電影,則完全是對名人形象的重新開發,需要遭遇更多的道德挑戰。

說到這裡,娛樂業常用的 CGI 技術其實都已經可以和引起頗多爭議的 deepfake 放一起談一談了。同樣是無中生有做影片,同樣是未經允許使用他人的面部數據。這兩項技術在未來都可能成為科技進步衝擊個人隱私和權利的重災區。

據 CNN 報導,在去年出現的 Deepfake 影片中,約 96% 為色情內容。這些影片大多是知名女星「下海演繹」的色情內容,很明顯影片本身也沒有經藝人本人同意,和 CGI 製作亡者影像如出一轍。

 過世64年之後,詹姆士·狄恩的第四部電影即將上映

技術是無罪的,那應用技術、授權影像的人呢?權益受到侵犯的女星還可以透過抗議督促立法,但那些已經逝去多年的藝人已經不可能向外發聲了。能夠代表他們的也只有他們遺產的繼承人,繼承人如何處理自己手中的遺產,他們也無法干涉。

2013 年,威士忌品牌 Johnnie Walker 曾拍過一個李小龍的廣告。該廣告已經得到了李小龍家人的授權,但依舊讓粉絲非常不滿,因為李小龍本人明確表示過自己不喝酒。

和李小龍一樣的還有赫本,生前從未拍過商業廣告的她在死後反而有了商業廣告。

這都是商業活動違背已逝藝人想法的代表了。

 過世64年之後,詹姆士·狄恩的第四部電影即將上映

從法律層面上講,製作公司取得了授權,繼承人擁有繼承權,二者合作製作出的內容都是合法合規的。

當事人的想法在利益面前則多少有些微不足道。

就這樣看,Ernst 導演說的或許是對的,重製演員影像的界限或許就在於演員生前是否明確表示過自己不希望死後影像被二次加工,新的影片內容是否會損壞其形象。除此之外,粉絲和抗議者很難去阻止逝者的 IP 被二次利用。

如果不想死後被「再次開發」,以後我們或許要在遺囑裡加一條「任何人均不能授權本人形象進行任何商業活動。」

 過世64年之後,詹姆士·狄恩的第四部電影即將上映

這麼一想,就覺得我們真的生活在一個衝擊和變化都十分猛烈的時代。你可以看到上世紀藝人的投影演唱會;離世 63 年的演員還能重新得到片約;多部色情影片裡可能有你的臉,即使你從未拍過。

技術進步了,即使是已逝之人都能擁有「賺錢自由」。

  • 本文授權轉載自:ifan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