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成《罪夢者》、《極道千金》!Netflix亞洲內容原創總監離職後,給台灣留下什麼課題?

2019年即將拉下帷幕,但這幾天對於    界龍頭大佬 Netflix 來說,確實不怎麼好過。先是被外界視為「終極BOSS」的競爭對手 Disney+,在11月12日上線一天內就吸引了1,000萬人註冊,這數字一直被拿來和 Netflix 比較,甚至一度讓 Netflix 股價下挫3%。

在台灣,被視為近年台灣影視作品輸出國際「重要代表作」——《罪夢者》,不但是 Netflix 第一部台灣原創劇,更是第一部華語原創劇,終於在10月底正式上映,但面對眾人期待,反饋卻遠不如預期。

先前業內就有傳言指出,催生《罪夢者》的重要功臣 Netflix 亞太區國際原創總監艾瑞卡·諾斯(Erika North),在加入 Netflix 兩年半後,近期已經離職,Netflix 在今(3)日證實,艾瑞卡確實已經離開 Netflix ,接任人選在12月已上任,讓人很難不把兩件事聯想在一起。

「Erika的離開與他的作品沒有正面關係,我們還是看到觀眾對《罪夢者》的喜愛,以及接下來《極道千金》的期待。」

她是跨國合製的重要功臣,Netflix:離職不影響對華語內容的投資

早在2018年11月,Netflix 大手筆地在新加坡舉辦一場名為的「See What’s Next Asia」的活動,不但眾星雲集,Netflix 更宣布在2019年要加重在亞洲的投資,預計將上架100部亞洲原創作品,展示了擴展亞洲市場的決心。

其中,在 Netflix 短時間內都不打算進中國後,台灣就成為 Netflix 切入華語市場相當重要的一站。

「東南亞地域很大,文化多元複雜,我們找的是有『獨特性』的故事,」在這一場活動上,同步亮相的正是艾瑞卡,在2017年春季才加入 Netflix 的她,負責東南亞及亞太區的原創內容,但她先前不但擔任過 HBO 亞洲自製總監,更是《通靈少女》共同執行製作人。

艾瑞卡從《通靈少女》開始,也算是讓台灣近年走向「跨國合製模式」的促成者。這一部戲,由公視與 HBO Asia 跨國合製,也是 HBO Asia 首部在台灣製播且全中文發音的影集,題材正是台灣特有的民俗神鬼文化——乩童,在台灣熱度相當高,最後一集收視率甚至刷新公視紀錄、達4.61。

▲打開艾瑞卡的 linkedin,上面依舊顯示她仍在 Netflix 就職,雖然她在 Netflix 呆了兩年半、不算太長,但卻 HBO 卻呆了8年。
圖片來源:linkedin

在 Netlfix 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艾瑞卡一共經手了四部原創作品:三部華語原創影集《罪夢者》、《極道千金》、《彼岸之嫁》,以及首部泰國原創影集《絕境島》,但《罪夢者》成果不佳,也成為在 Netflix 職涯中的遺憾之一

雖然在這個敏感的時間點離職,不免讓人做聯想,是否是為《罪夢者》擔責?但 Netflix 強調,艾瑞卡離職和《罪夢者》並沒有關係,而是在 Netflix 之外,她有更多想要合作的創作者,為他們找到更多機會。

並且,Netflix 解釋,艾瑞卡離職一事對於 Netflix 在華語市場的布局並無影響,雖然艾瑞卡是重要參與者,但並不會因為她的離開就嘎然而止,對於華語市場、對於台灣內容,一切計畫照舊。

「12月6日《極道千金》就要上映,之後 Netflix 還會宣布很多新的版權劇,其中有些是獨家的、有些則是台灣內容。」

Netflix 聲明稿如下:

艾瑞卡·諾斯目前已確認離開 Netflix,她無庸置疑是 Netflix 三部華語原創影集《罪夢者》、《極道千金》、《彼岸之嫁》及首部泰國原創影集《絕境島》的重要功臣,Netflix 也希望她持續在這產業發光發熱。

但艾瑞卡·諾斯的離開並不會停止 Netflix 開發亞洲原創內容決心,我們也很高興在此宣布,麥莉塔·艾賈(Myleeta Aga)將於12月加入 Netflix 擔任亞太區和澳洲的國際原創總監,一同與團隊們將更好的內容帶給 Netflix 全球的會員們。

麥莉塔·艾賈(Myleeta Aga)在2009年加入 BBC,擔任印度和東南亞的資深副總裁和總經理的職位。

接班者12月上任,過去的經驗留下了什麼課題?

或許真的有跡可尋。

早在今年9月,外媒 hollywoodreporter 就曾報導,麥莉塔·艾賈即將要加入 Netflix 擔任澳洲及東南亞的內容主管,職務在當時和艾瑞卡確實有重疊;直至12月,麥莉塔才正式加入。

▲從麥莉塔的 linkedin 上可以看到,她在 Discovery、UTV、BBC 都有豐富的業內經驗。
圖片來源:linkedin

麥莉塔有豐富的業內經驗,在 BBC 擔任印度和東南亞資深副總裁及總經理,已歷經10年,當時主要的工作職責,都是以東南亞及印度為主。Netflix 尚未正式公布她的更多資訊,但她是否真正經手操刀過華語內容,會是台灣業界更關注的問題。

畢竟,從 HBO、Netflix 的「經驗」就可以看到,台灣影視作品因為有國際 OTT 平台助陣,有了輸出到國際的大好機會,但要和這樣一個「國際公司」合作,從故事取材、演員設定,再到與導演、編劇、製作公司的溝通合作,環環相扣、缺一不可, 如何在「保有在地特色」跟「給全球觀眾看」之間找到平衡,如何在「給導演空間創作」跟「堅持平台原則」中找到完美解法 ,每一次新的作品,都是一個新課題。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