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重刑犯到矽谷程式設計師,程式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或許你覺得程式設計的好處被神話了,畢竟只要有一技之長,行行出狀元。不過,往另一個角度想,如果你要學習一技之長的話,為什麼不學習程式呢?畢竟程式語言在這個時代的確是一門實用的技能,而且你甚至不需要懂得微積分或是化學方程式也能夠上手,從無到有將這門技術學會「上手」的難度較低,甚至有可能改變人生。

Jesse Aguirre 現在是 SaaS 創業公司 Slack 的一名軟體工程師, Slack 今年 6 月份在紐交所上市,目前市值超過 117 億美元, Jesse Aguirre 身邊的同事都是來自矽谷頂尖公司或美國名牌大學的畢業生。

從重刑犯到矽谷程式設計師,程式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而 26 歲的 Aguirre 甚至還沒從高中畢業,他也不是賈伯斯這樣的天才,在他成年後大部分時間裡都在監獄裡度過, 在 Slack 擔任軟體工程師是他有生以來第一份全職工作。

Aguirre 在加利福尼亞州林伍德市 (Lynwood) 一個拉丁裔社區長大,在十幾歲就加入了當地黑幫,經常犯下小偷小摸的罪行,直到在 2010 年的一起槍擊案中,Aguirre 以企圖謀殺等罪名被指控,並在 18 生日後沒多久,被判處終身監禁。

從重刑犯到矽谷程式設計師,程式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如無意外, Aguirre 將在鐵窗內度過餘生,然而這段監獄生涯卻成為了 Aguirre 走出人生低谷的轉折點。

Aguirre 在鐵木州立監獄(Ironwood State Prison)服刑期間,加入了一個叫做 「最後一英里」(The Last Mile,TLM)的培訓計畫,這項計畫能讓監獄中囚犯獲得學習程式技能的機會。

從重刑犯到矽谷程式設計師,程式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不過並非每個囚犯都有資格加入這個計畫,申請的囚犯必須在過去兩年內沒有違規行為,還要曾在獄中參與過自我增值的活動或課程,並通過一項測試線性思維和解決問題能力的「入學測試」。

此外這項計畫旨在讓囚犯出獄後更好地融入社會,因此主要面向刑期較短的囚犯,只有 10% 的名額是留給終身監禁的犯人。所幸在 2014 年加利福尼亞州的上訴法院認定對於 Aguirre 的判決有誤,將 Aguirre 的刑期縮短為 7 年。

從重刑犯到矽谷程式設計師,程式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到 2017 年聖誕節前夕,時任加利福尼亞州州長的 Jerry Brown 因為 Aguirre 在監獄中的傑出表現決定讓他提前釋放,此時 Aguirre 已經獲得了 GED 證書(美國高中同等學歷證),並且從程式訓練營畢業。

Aguirre 獲得進入 Slack 的機會,得益於 Next Chapter 項目,這個項目由由 Slack 聯合 TLM 等非營利機構發起,旨在幫助那些坐過牢的人在科技領域獲得工作機會。但這個項目只能讓囚犯獲得一個實習機會,要拿到正式 offer 還是得靠自身實力。

Aguirre 一起入職 Slack 的還有兩位刑滿釋放人員,帶領他們的工程經理 Drew McGahey 對於他們解決「空白畫布問題」(沒有固定解決方案的問題)能力感到震驚,表示他們在監獄的經歷很有意義。

他們都學會了如何在無法連接 Internet 的環境中進行程式。

這和 Aguirre 在囚犯接受的程式教育有關,整個教育計畫由兩個為期 6 個月的課程組成,分為前端和後端,每週 4 次,從早上 7 點到下午 2 點,在第一個月裡,他們只能手寫程式碼。

即便可以使用電腦後,由於監獄政策也不允許接入 Internet,囚犯的學習主要依靠的來自 Google、Airbnb、Slack 和阿里巴巴等 Internet 公司提供的教學影片和使用者流截圖。

從重刑犯到矽谷程式設計師,程式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如今 Aguirre 已經作為正式員工在 Slack 工作了半年,並成為了團隊中的高級成員,並帶領一個小組在每週五幫助公司其他工程師瞭解測試自動化流程的工作。

雖然 Aguirre 的能力獲得了同事上司的認可,但從監獄回到社會中依然要面臨不少問題。比如 Slack 的一些客戶會提出禁止有犯罪前科的員工連結其數據,因此 Aguirre 只能被安排到不接觸使用者數據的崗位。

從重刑犯到矽谷程式設計師,程式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在生活中, Aguirre 的背景也難免讓他遭到一些異樣的眼光。 Aguirre 出獄後租房第一個室友,就表示對和一個有前科的人一起住感到不舒服, Aguirre 在申請了 50 多個公寓後, 才找到了願意接納他的地方。

或許正因為這些困難, Aguirre 對自己獲得這份工作十分感激,「當我得到這個工作時,我感覺就像一個大學生透過選秀進入 NBA。」

在監獄中透過學習程式改變自己命運的不止 Aguirre 一個,其中最傳奇的應該一個叫做 Zachary Moore 的男人。

從重刑犯到矽谷程式設計師,程式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The Hustle 報導,Zachary Moore 在 15 歲用刀刺死了自己的弟弟,因為謀殺罪被判處 26 年監禁。20 多年來, Moore 從少管所輾轉到多所監獄,跟 Aguirre 一樣,Moore 在鐵木州立監獄加入了「最後一英里」計畫,開始學習程式。

Moore 是這項技術的首批申請者之一,儘管當時 Moore 有生以來只使用過 3 次電腦,但最終卻以全班第一的成績畢業,並在最後一個項目中從零開始建立了一個模擬的電子商務網站。

從重刑犯到矽谷程式設計師,程式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2018 年,入獄 22 年的 Moore 重獲自由,他先在 TLM 做了半年兼職工程師。今年 9 月,Moore 正式成為矽谷獨角獸公司 Checkr 的工程師,年薪高達 6 位數。有意思的是, Checkr 是一家為企業提供背景調查服務的公司,其 6% 的員工都是有前科的。

這個讓 Jesse Aguirre 和 Zachary Moore 重獲新生的「最後一英里」項目,自成立以來已經幫助 70 名畢業生進入工作崗位,而且沒有一個人重新回到監獄。

這項計畫不僅改變了這些囚犯的命運,對於整個社會來說也有很大意義。有數據顯示在美國加州三分之二的刑滿釋人員會在三年內再次犯罪,每年給政府造成 1820 億美元的財政負擔。

從重刑犯到矽谷程式設計師,程式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這和美國的監獄體系有很大關係,美國監獄過去傾向於 incapacitation(隔離懲罰),主張將囚犯隔離起來,而非對他們進行改造教育,這種做法被認為是於少數族裔犯罪的粗暴處理,這也讓美國監獄人數激增,耗費大量資源卻無法降低犯罪率。

意識到這個問題後,這些年美國監獄再次從 incapacitation(隔離懲罰)向 rehabilitation(塑新)轉變,透過教育讓囚犯重新融入社會,而「最後一英里」項目就是這種轉變的其中一個體現。

據悉美國有 5% 的監獄都會為囚犯提供大學水準的課程,除了程式,還會計、醫學、法律、文學等學科,而 Jesse Aguirre 和 Zachary Moore 服刑的加州,是美國科技Internet產業集中的地區,在監獄中推出更多程式相關的課程也不足為奇了。

  • 本文授權轉載自:ifan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