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計時5天,澳本聰聲稱「即將解鎖」百萬枚比特幣真的會流入市場嗎?

5天後,也就是2020年1月1日,按照一份被稱為「Tulip Trust(鬱金香信託)」的信託基金文件約定,澳本聰(Craig Wright)將接受一個包含超一百萬枚比特幣的密鑰。如若這筆即將被解鎖的巨額財富真實存在,按照當前的比特幣價格計算,其總市值接近80億美元。按照澳本聰自己先前發表的「他在2020年後將只持有BSV」的言論,這筆數額驚人的比特幣可能會集中湧入市場,如果這次澳本聰並沒有在說謊,那5天後整個加密貨幣市場很可能會遭到「毀滅性打擊」。

這份被稱為「Tulip Trust」的信託基金文件,正式在Craig Wright前合夥人Dave Kleiman的家屬在起訴其侵占Dave Kleiman遺產時提供的,文件顯示,兩人在加密貨幣誕生初期曾共同開採了100餘萬枚比特幣。不過這部分資金被存放在了一個註冊於塞席爾群島的鬱金香信託基金之中。目前Craig Wright無法動用這部分資金,不過文件顯示,該帳戶的密鑰會在2020年1月1日交回到Craig Wright手中。

被披露的Tulip Trust主要內容如下:

Dave Kleiman本人確認存在本協議提到的信託基金與比特幣轉帳,且截止2011年6月9日(週四)前,其對所有軟體及管理比特幣的密鑰有完全控制權。

協議主要提及:

    1. Dave Kleiman是Craig Wright所轉那筆satoshi的受託人。考慮到澳洲稅收問題,這筆轉帳的價值定為10萬美金。
    2. Dave Kleiman已從Craig Wright處獲得1,100,111個比特幣,轉帳時價值約為10萬美金。
    3. Dave Kleiman將成立一個任何時候都由3-7人進行管理的信託基金。
    4. 所有比特幣將於2020年1月1日還給Craig Wright——以公司控制權的形式。公司及信託基金將在塞席爾進行管理。
    5. Craig Wright知曉,在公司破產的情況下,如果沒有相關權限而強行轉移有價資產,且無法提供這些資產的相關信息,可視為違反澳大利亞法律。
    6. Craig Wright同意放棄其他資產以維護這些資產,並且同其妻子(Ms Lynn Wright)達成一致,他將用其名下所有其他資產維護比特幣。
    7. 本信託基金在2020年轉帳給Craig Wright時,帳上必須持有至少10萬個比特幣。
    8. Craig Wright在出現有且僅有以下情況的時候,可以申請比特幣貸款: 
      • 繼續研究點對點系統、IPv6以及比特幣;

      • 開展有助於比特幣價值與地位上升的商業活動 

    9. 本信託基金可通過五組密鑰中的兩組獲得,其中以下幾組將始終包含在其中(透過PGP指紋) 
    10. 本信託另一方的挑選將不會透過Craig Wright確認。
    11. 以下條件在任何時候都可適用:
      • 如果Dr Wright在2020年前去世,那麼所有金額減去下面提到的金額以及信託基金股權將轉移給Ramona Watts(譯者註:Craig Wright的現任妻子)

      • 如果Dave Kleiman去世,Dr Wright可在Kleiman去世15個月後自行決定如何調整鬱金香信託及公司的股份。

      • 沒有轉給Ramona Watts的金額將留用證明「澳大利亞稅務局的Adam Westwood在打擊Dr Wright時撒過的謊、行過的騙」

      • 上一條是Dr Wright的原話,他明確要求寫入本協議。

據分析,該文件的行文特色可以確認此文件出自Craig Wright之手,而這份文件最早是被一個匿名駭客發送給媒體Gizmodo用以證明Craig Wright就是中本聰本人。而Craig Wright也從未在公開場合否認過該文件的真實性。

考慮到在回應社群關於其「為什麼不動用早期挖出的比特幣來自證中本聰身份」的問題是,Craig Wright曾表示這部分比特幣已被託管,導致其個人暫時無法移動這些比特幣,這一說法與Tulip Trust的現況相吻合。

不過不論是考慮到Craig Wright過往的「劣跡」,還是單純從這個「故事」本身來看,網友們普遍都對於該消息的真實性持保留態度。有網友指出,Craig Wright聲稱自己會在不久後接受密鑰的唯一證據源自於一封Dave Kleiman在2011年發出的電子郵件,這封電子郵件的全文如下:

倒計時7天,澳本聰那筆「在路上」的巨額財富會摧毀市場嗎?

但是這封郵件的真實性引發了廣泛爭議,其中一個主要的疑點在於文中使用了「satoshi」一詞,而根據現有的社群共識,這個詞的用法最早應該是在2013年加密社群集中討論如何命名最小數量的比特幣時被提出的,這個時間與這封來自2011年的郵件並不相符。

除此以外,Craig Wright在探及這個在幾天後即將被送到自己手上的密鑰時實際上也刻意留下了一些「餘地」,他在法庭上作證時闡述了他如何指示Dave Kleiman聘請一位「快遞員」在未來的特定節點把密鑰送到他手上,但是卻從未證實這名「快遞員」是否真實存在,而這難免讓人認為Craig Wright這是在為自己的謊話留下後路,以便在最終沒有收到密鑰時把錯誤歸咎到已經逝去的Dave Kleiman頭上。

儘管這個「故事」漏洞百出,但是主持Kleiman訴訟案件的法官Bruce Reinhart在今年8月接受採訪時卻表示,Craig Wright在出庭作證時表現的非常自信,他看起來是在說實話。

5天之後,究竟是真的有超過一百萬枚比特幣湧入市場,造成比特幣價格的瘋狂跳水,並讓BSV社群迎來他們期待已久的加密貨幣革命?還是一切如常,僅僅是Craig Wright的又一個謊言破滅,進而讓市場徹底打消對於這一實現機率不高但是確實存在的現在風險的擔憂?我們拭目以待!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