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司法部抨擊中國正在用「搶劫複製」式模式傷害美國經濟

美國司法部抨擊中國正在用「搶劫複製」式模式傷害美國經濟

美國司法部高級官員說,美國正在對抗的是中國政府'搶劫複製'式的經濟發展模式。中國在「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複製產品,然後首先在中國市場上取代美國公司。如果一切順利,便能在全球市場上(取代美國公司)」。

司法部負責國家安全事務的助理部長德默斯(John C. Demers)星期三(8月12日)在華盛頓智庫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一場討論會上說,「通過網路案件(cyber cases),我們看到了這一點,但如果你看看我們最近的案件,我們指控的大多數案件實際上都是內鬼案件(insider cases)。」

他還表示,在國家主導的間諜活動中,自2014年以來,中國政府從單純的通過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網路入侵,擴大到通過國安部或情報部門竊取知識產權,並且通過千人計畫等計畫誘導一些個人,讓他們從學校等僱主那裡竊取知識產權。

他說:「我們很多學術案例都涉及到這些千人計畫的成員,我們指控這些人的一個特點是,他們隱藏了與千人計畫的聯繫。」

美國司法部在2018年便開展了「中國行動計畫」(China Initiative),旨在對涉嫌從事經濟間諜活動的中國公司和個人展開調查並起訴。司法部長巴爾曾指出,在所有的聯邦經濟間諜起訴案中,有大約80%據稱從事了給中國政府謀取好處的行為,在所有商業秘密盜竊案中,有大約60%與中國有關聯。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也曾表示,每10個小時就要新開一個和中國有關的反情報案件,而在全美各地正在進行的近5000件反間諜案中,幾乎一半與中國相關。

在談到大學應如何應對時,德默斯表示,「我們一直在向大學強調他們所面臨的風險」,「我們要在這些大學推行透明度」。(we are going to push the value of transparency)

《華盛頓觀察家報》星期二報導說,美國教育部對斯坦福大學等學校與中國政府之間的關係感到擔憂,不相信這些學校在外國資金方面完全透明。美國教育部代理總法律顧問裡德‧魯賓斯坦(Reed Rubinstein)要求史丹佛大學和福坦莫大學交出關於外國禮物、合同以及與中國的任何聯繫的文件。

報導援引魯賓斯坦的話說,「灰色的外國資金(dark foreign money)增加了美國高校成為一個平台的可能性,在這個平台上,教學、研究和學術自由方面會受到不公開和不受監管的外國影響,並使外國進入我們的研究企業。當這種外國資金流向我們學院和大學校園的國內或國際政策'中心',或是'教員'、'研究員'時,風險尤其嚴重,他們可能會推動美國的政治或政策變革」。

8月初,美國國會還以國家安全受到威脅為由,根據一項法律要求哈佛、耶魯等六所美國著名大學,限時交出過去5年多來接受包括中國等國——其中多數為專制國家— —數億美元捐贈的記錄。

間諜活動一直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工具,福斯新聞網報導說,習近平依靠間諜活動向海外投射權力,並在國內對中國人口實行「奧威爾式的老大哥式控制」(Orwellian big brother control)。中國從事網路間諜活動、信號情報(SIGINT)和人類情報(HUMINT),所有這些都是竊取知識產權、高科技和國家機密戰略的補充。

美國上月關閉了中國在休斯頓的總領館,稱領館是中共的「間諜點」。德默斯說,領館一直被聯邦調查局視為中國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的基地。川普政府關閉領事館時,「並非隨機選擇」休斯敦。他還表示,休斯頓只是「冰山一角」。

 

TikTok與微信

美國總統川普8月6日簽署兩份行政令,將從45天後開始,以保護國家安全為目的,禁止美國的企業與個人和TikTok以及微信進行交易。

對此,德默斯表示,TikTok不但會收集敏感數據,還會進行內容審查,但有趣的是,美國人允許這款應用程式訪問敏感的個人數據,政府最近出台行政令對TikTok進行限制就是想要解決這一問題。

TikTok曾多次否認美國政府的指控,公司還在聲明中說:「我們全力保護使用者的隱私和安全。」

這位司法部助理部長還說,中國收集數據有兩個用途,一是改善人工智慧工具算法(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ools algorithms),另一個用途則是用於接近目標。

「一旦他們對某人感興趣,比如一個潛在的拉攏目標或是剛得到政府要職的人,他們可以挖掘這些現有的數據資源來找出這個人的金融生活、健康生活以及他們的婚姻生活是什麼樣的」,從而「考慮你的弱點可能在哪裡,甚至如何最好地接近你。」

在談到微信時,他說,微信是一款通訊工具,也確實收集了許多數據,此外,微信在美國還被用作「中國與在美國的中國人溝通的一種方式」,中國會通過微信向在美國的中國學生傳達一些信息,使他們免受「自由民主或宗教自由等思想的污染」。

在被問到,司法部今年是否會針對中共駭客提出更多起訴時,德默斯所說了肯定的答案。他最後還重申了中國間諜活動的嚴重性,並稱這個問題是真實的,需要得到解決。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