慣老闆不滿自家程式設計師開發進度太慢竟將他告上法院,索賠約台幣400萬

慣老闆不滿自家程式設計師開發進度太慢竟將他告上法院,索賠約台幣400萬

程式專案開發的過程中,總是會有一些意外發生,身為程式設計師,往往就是在克服這些突發狀況中,把專案搞定。不過,如果最終還是因而延遲了,那又怎麼辦呢?

在中國竟然有程式設計師因為研發進度太慢,被公司認為是「嚴重失職」而告上法庭向他索賠,公司表示這名程式設計師的延誤導致公司造成了380 萬元人民幣(約台幣1650萬元)的損失。但是「念及這名程式設計師是個人,就不要求賠償那麼多了。」一口價 90 萬人民幣,約台幣390萬。

這麼離譜的事相信大家都看傻了,不過兩年來,這家公司上訴又上訴,完全是誓要告到底的氣勢。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事發經過

時間拉回到 2018 年 6 月,被告姚某當時進入這間名為「神州瑞景」的公司,擔任遊戲業務技術總監。根據雙方簽下的勞動契約,姚某在任期間需按照公司合法要求,按時完成規定工作數量,達到規定的品質標準。

姚某第一個任務,就是遊戲新系統研發。按照原計劃,新系統要在 2019 年 1 月上旬上線,但實際直到同年 7 月 15 日才正式上線。

工期延誤足足半年,這成為了公司起訴的第一個導火索。

但姚某表示,當時已經按照研發計劃完成了絕大部分工作內容。而且在 2019 年 1 月 30 日,姚某在匯報工作完成情況時,就已經透露「選城市」、「代理平台互通」沒有按計劃完成。

但是這些工作,沒有順利進行是有理由的。

  • 公司當時認可選城市功能先不用做,後續也一直沒要求繼續再做這個功能。
  • 代理平台的互通功能需要其他同事對接,神州瑞景公司一直到 2 月底才安排人員對接,這個工作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

另外就在 2019 年 5 月,公司還提出了增加「遊戲大廳」的功能。姚某表示,這至少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第二個導火索,則是游戲項目未能實現新、舊系統如期平穩轉移,出現長達 42 天的嚴重故障期,2019 年 9 月份之後,遊戲玩家喪失了三分之二。公司表示,這直接經濟損失達 46.7 萬元(人民幣),後續收入共損失 319.2 萬(人民幣)。

對此,姚某表示,從 1 月開始一直到 7 月 15 日正式上線,幾乎每天按照要求對系統進行測試,修改測試時發現的問題,這些問題都在合理的範圍內,但這些主張似乎並不能為公司所接受。

慣老闆的舉證

神州瑞景的一審訴求,很直接,判決姚某賠償神州瑞景公司經濟損失 90 萬元(人民幣,以下同)。

聘用姚某的成本、給公司造成的損失,共計經濟損失 426.4 萬元,但考慮姚某是個人,才將經濟損失降至 90 萬。

這是怎麼算出來的呢?根據公司表示:除去試用期 3 個月薪水 6000 元,姚某每月工資 3 萬元,共工作 14 個月;再加上代繳社保、公積金、2 萬元獎金,聘用姚某成本共計 47.3 萬元。

此外,團隊還有另一個人,延期 6 個月工資總額為 13.2 萬元,也被列到公司的直接損失範圍內。

並且針對工程師的答辯,神州瑞景並對姚某的主張均不予認可。

  • 選城市功能姚某沒有完成,神州瑞景公司才說暫緩;

  • 代理平台的互通功能本身就是已經寫好的內容,等姚某寫完代碼就可以接入,一兩天就可以完成;

  • 公司僅提出增加遊戲大廳的這個簡單功能,兩天就能完成。

看到這裡,相信很多朋友應該已經開始覺得不對勁了。「遊戲大廳這個功能很簡單,兩天就可以搞定了。」、「那些都是很簡單的功能,三兩下就可以接入,不到兩天就可以完成。」這不就是慣老闆的標準起手式嗎?

此外,神州瑞景公司提交了公司經理與姚某的 QQ 聊天記錄、遊戲系統伺服器彈出的故障截圖、遊戲玩家在客戶平台投訴的截圖、其他員工的證人證言、姚某的工作日誌等證據予以證明。

不過,最經典的,應該是這間公司認為姚某一開始設計就有問題。都是姚某選擇了使用單執行緒(中國稱為「線程」)來開發遊戲,導致遊戲出這麼多問題、整體性能不佳。

而公司提供的證據,則是「百度百科」的名詞解釋。

慣老闆不滿自家程式設計師開發進度太慢竟將他告上法院,索賠約台幣400萬

並解釋,根據百度知識關於單線程和多線程技術的區別以及優缺點介紹,可以證明多線程技術整體性能明顯優於單線程。而姚某有 14 年遊戲開發經驗,並在多家大型網路遊戲公司工作過,工作背景和技術水準高,是遊戲開發領域資深工程師,有能力預見和避免事故的發生,卻因疏忽或過於自信造成了重大障礙。

這起打了兩年的官司,初審法院認為舉證不足以證明姚某有重大過失,駁回神州瑞景訴訟。然後這間公司繼續上訴,均被退回維持原判。

姚某認可證據的真實性,但認為游戲系統選擇單線程沒有問題。

最終一審法院認為,根據當前舉證情況,尚不足以認定姚某在工作中存在故意或者重大過失導致神州瑞景公司重大經濟損失的情況,由此駁回神州瑞景的訴訟請求。

由於不服一審判決,神州瑞景向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2021 年 6 月 25 日,法院作出二審判決,結果顯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網友:吐槽滿點不知從何說起

這場官司被網友形容為「槽點太多,不知該從何說起。」

比如,他們公司起訴提供證據,居然靠百度百科。

慣老闆不滿自家程式設計師開發進度太慢竟將他告上法院,索賠約台幣400萬

該公司還提出,增加遊戲大廳這種簡單的功能,兩天就可以做完了吧。也是讓人傻眼。

網友們對此打趣道:「我有個簡單需求,做個支付寶。兩周應該夠吧,只是支付一下,又沒其他功能。」

慣老闆不滿自家程式設計師開發進度太慢竟將他告上法院,索賠約台幣400萬

 

「技術總監」薪水不如工讀生

除了公司的邏輯以及起訴書非常離譜,網友們發現他們給技術總監開的薪水同樣離譜。

月薪 3 萬元,前三個月的試用期工資卻只有 6000。有人就表示,這麼低的試用期工資已經違法了,中國相關的規定,是試用期工資要求不得低於正式工資的 80%。

當然,這個事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當屬控告員工這件事。

慣老闆不滿自家程式設計師開發進度太慢竟將他告上法院,索賠約台幣400萬

正常情況下,對於員工給單位造成經濟損失的情況,公司可以用扣工資或者開除的手段來解決問題。從來沒聽過說把公司的損失,全扣到員工的頭上。

有人就調侃道:「這不是立個名目找個開發人員過來,把專案弄上線了之後,然後再以延期為由把所有的工資和福利追回?這叫白嫖啊。」

正如網友所說的,開公司自然要承擔經營風險,不然以後每個企業虧損甚至利潤未達預期,都靠起訴員工要求賠償來賺錢就好了。

問題是,這到底是甚麼樣的一間遊戲公司?

那麼,這個控告員工的公司,到底是開發什麼遊戲的呢?帶著這樣的好奇,就挖掘了一下這間公司的資訊。結果發現,他們做的游戲系列名叫「仁樂」,主要內容就是斗地主、麻將這類棋牌游戲。

官方主頁長這樣:

慣老闆不滿自家程式設計師開發進度太慢竟將他告上法院,索賠約台幣400萬

蘋果的 App Store 上也能搜索到仁樂斗地主、仁樂麻將的手游,不過兩款游戲的總評價數未超過 10。

慣老闆不滿自家程式設計師開發進度太慢竟將他告上法院,索賠約台幣400萬

而且仁樂斗地主已經登錄不進去了,多次嘗試都顯示伺服器連接失敗。一定都是壞員工害的。

慣老闆不滿自家程式設計師開發進度太慢竟將他告上法院,索賠約台幣400萬

 

 

▶ 訂閱頻道+留言,送你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