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80efc4cacd00628e34625c742ed8c23e 最近威廉·吉布森試用了一下 Google Glass,然後在 Twitter 上發表了感想。”I also got to try Google Glass, if only for a few seconds. Was faintly annoyed at just how interesting I found the experience。”

▲”I also got to try Google Glass, if only for a few seconds. Was faintly annoyed at just how interesting I found the experience。”(我試戴了谷歌眼鏡,雖然只有幾秒鐘,但這個體驗有趣到讓我既暈眩又困惑。)

faintly annoyed 是個很值得回味的說法。對於 Google Glass,常常是兩極分化的態度,要嘛熱切支持,要嘛冷漠反對,而吉布森表達的,貌似是一種隱隱的擔憂。

吉布森是著名的科幻作家,他的經典作品《神經喚術士》(Neuromancer)開創了科幻小說的新分支:賽博龐克(Cyberpunk)。在這部小說中,他創造了一個廣為人知的辭彙,Cyberspace。(註:Cyberspace這個詞,大部分都翻譯成「虛擬空間」,但也有人認為「電馭空間」是更合適的翻法。)

Co.design 網站認為,相比網際網路、資訊高速路,Cyberspace 更準確地描述了互聯網真正成為的樣子,一個全新的地域,與我們所生活的世界脫離。換句話說,一個自有自在的獨立空間。

吉布森在最近的一次訪談中,透露了這個單詞的由來。

吉布森想要給自己的科幻小說找到新的地域。他童年時候接觸的多數是太空旅行,但是這並沒有引起他的共鳴,而且他也不想寫後啟示錄式的荒原題材。

他希望找到另一種國度的感覺,為主人翁找到另一種旅行的感覺,但他並不知道具體應該怎麼寫。於是,他開始從現實中尋求靈感。 他看到了人們可以沉浸其中的新世界。

「我想到的一些片段是,孩子們在玩最早期的大型街機,身體語言是一種極為強烈的熱望和專注,當我看到自己可能害怕走進的街機時,我感覺他們希望穿過鏡子,他們想要和 Pong,(一種大型的遊戲街機)或者其他東西在一起。你可以看到他們需要它,我覺得我也看到了他們很快就能獲得比 Pong 更複雜的遊戲。他們確實得到了。」

他也看到了個人電腦的發展,以及網路時代的萌芽。

「我開始聽到,人們用電話線把電腦遠端連接。幸運的是,我對電腦一無所知,能夠把所以這麼東西混和在一起,獲得了自己所要創造領域的模糊圖像。

「資料空間」(Dataspace)不合適,「資訊空間」(infospace)不合適。Cyberspace,它聽起來像是意味者什麼,但是看著黃色的記事簿紅色記號筆所寫的單詞後 ,我全部的興奮感是,我知道它意味著絕對的虛無。」

如今,Cyberspace 已經足夠廣闊,足夠危險了。我們每天有多少世界花在虛擬空間,並且感覺無法離開網路生存了呢。Google Glass 想要減少我們沉浸的時間,把精力更多放在現實世界。但是,它是合適的解藥,還是偽裝的毒品?當我們獲取資訊如此即時,我們的資訊上癮會加劇,還是減輕?我們不會低頭沉浸,與世界隔離,但是否會眼望別處,對世界心不在焉?

對於這種不確定的未來,你是否也會感到一種隱隱的不安呢。

使用 Facebook 留言

FUCXSOP
1.  FUCXSOP (發表於 2013年4月26日 16:33)
William Gibson 可能本身是暈動病患者
Google 眼鏡對他不適合
不行就別硬撐了吧 ╮(╯_╰)╭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