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13134cee9f2cc1e707df7732783cf67a 本文原作者Claudio Gandelman是內容變現平台Teckler的創始人和CEO。大約在 4 萬年前,西班牙北部的洞穴內留下了已知最古老的岩畫;西元前 3200 年左右,文字出現在古美索不達米亞平原;西元 105 年後,中國人發明了紙。今天,數位化的存儲(表達)方式開始取代它。

大約在 4 萬年前,人類的祖先在如今位於西班牙北部的洞穴內留下了已知最古老的岩畫;西元前 3200 年左右,文字這種更為發達的記錄形式出現在古美索不達米亞平原;西元 105 年後,中國人發明了紙。紙和文字的結合成了在接下來近 2 個世紀內人類智慧的主要載體。今天,數位化的存儲(表達)方式開始取代它。

諷刺的是,祖先們在岩壁上留下的圖形在 4 萬年後仍被我們所津津樂道,而代表著先進科技的 Facebook 文章和 Twitter 資訊等內容卻往往在轉眼之間便消失在資訊洪流中。科技儘管得到了長足發展,但由它所改變的書寫行為卻不見得是記載重要內容的更好形式。

誠然,國會圖書館正在收錄一些數位內容,比如 2006 年至 2010 年 4 月期間的所有 Twitter 內容以及少數的值得記載 Facebook 主頁。對於其它人或其它形式的數位內容來說,它們也會被存在伺服器上。但是,這些放在社交群上的內容,假如是你用心寫就並希望被他人所傳閱的,能不能在其仍有意義的時候(幾天後,幾周後,幾年後,幾十甚至幾個世紀之後)被人及時發現呢?

很有可能不行。

歷來,重大事件的記載是由文牘官、僧侶和智者這類願意為知識及智慧的傳承而付出心血的人以親手書寫的方式用無數個日夜完成的。在 11 世紀的中國和 15 世紀的德國發明了印刷術之後,內容的記載變得前所未有的高效——用同等於手工抄寫一本書的時間,印刷術可以生產出數倍於過去的內容。

Facebook 和 Twitter 也有類似的效率提升形式,人們的分享行為無異於對所分享內容的機械複製。

然而跟被分門別類收藏於圖書館的書籍不一樣,Facebook 和 Twitter 內容沒有專人來負責篩選分類,或許也無法像書籍一樣被完美歸類。除非你是被國會圖書館選中的少數幾個幸運兒之一,否則你在 Facebook 上留下的任何內容最終都逃不了消失的命運;你以 140 個字的形式寫下的任何句子也將沒有被搜尋的價值,除非你是個詩人。

換句話說,你為記錄生活、分享想法、表達價值,或者一時興趣而輸入電腦的資料不會比鵝卵石激起的水波存在更久。並不是說它們毫無意義,敘利亞內戰,佔領華爾街事件等告訴我們,有時候一條 tweet 或者一篇 Facebook 文章是可以改變世界的。
然而,只要還有點自知之明,我們就不應該覺得自負地認為「我」的東西就是值得記錄。我們不需要像獨裁者為自己塑像一樣為自己打造數位雕像。

但是,我們卻負有為後人傳遞記憶、知識及智慧的責任,就如古代的文牘官、僧侶和智者們一樣。每一次創造出偉大的內容卻發表在 Facebook 這類網站上的時候,我們就辜負了一次後人寄予的我們期望。

我不是在藐視 Facebook 和 Twitter,它們在社群網路和新聞傳播方面有著巨大的作用。我的目的是想說明它們不是偉大內容的理想容器。我們的前輩為我們留下文學,藝術,科學,這些和歷史遺產,我們欠他們一個人情,同時也對後來人負有相同的責任。

雖說這是一個警告——關於大多數社群媒體內容的無常性,但我同時還想提醒大家這樣一個事實,雖然這些數位內容可以被輕鬆複製、轉發以及貼上,卻並不意味著它們就能比 1900 年前的手抄本和 4 萬年前的岩畫所含的價值更少。

Facebook 和 Twitter 只是內容消失的幾種形式而已。我相信使這些內容消失的真正原因是我們在創作它們的時候帶著一種它們終將消失或者失去意義的假設。僧侶和智者在抄寫典籍的時候,我想他們是從心底希望這些作品會被人傳閱,誦讀,並匯入人類的知識庫中的。所以,當你下次想要寫點什麼的時候,請認真對待。開一個屬於自己的部落格,為某個有意義的部落格投稿,或自己寫一本電子書。(thenextweb.com

使用 Facebook 留言

FUCXSOP
1人給推

2.  FUCXSOP (發表於 2013年10月17日 15:01)
「社群媒體不是人類智慧的最佳載體」

這是個偽議題
因為
本來就不是啊
下這種題目就好像寫「可樂不是人類最健康的飲料」一樣
用常識稍微想一下就知道是如此的東西
你再強調一次也沒有意義 ╮(╯_╰)╭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