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E53e53069f40a7c36ff03dee3c82bda5 原文來自Wired,作者Kevin Poulsen為Wired的調查編輯,他同時還是《Kingpin : How One Hacker Took Over the Billion-Dollar Cybercrime Underground》一書的作者。

2012 年六月的某天,凌晨三點,在洛杉磯 UCLA 數學系的某個角落裡,窩著一個年輕人,他正盯著電腦,為他的博士畢業論文而苦苦掙扎。但他心心念念的卻是他的 OkCupid(美國知名交友網站)收件箱裡,是否有新的消息。

他叫 Chris McKinlay,35 歲,單身九個月了。像其他 4000 萬美國人一樣,他正試圖透過 OkCupid 這樣的網站,來尋找下一個約會物件。可結果並不如人意。

在 OkCupid 裡頭,每個註冊使用者需要回答 350 道左右的問題,這些問題是隨機選取的,包含了政治、宗教、家庭觀、愛情觀、性、喜歡的書籍電影甚至智慧型手機型號等等。系統會根據問題的答案自動計算用戶間的匹配程度,匹配度高的,系統會優先推薦給你。

在這樣的演算法下,McKinlay 發現自己吃了大虧。他被分配到的那些問題明顯比較冷門,所以拿來跟他配對的女性的數量也少的可憐。只有不到 100 個勉強達到 90% 的 match。而要知道,全洛杉磯,至少有 8 萬個女性在用 OkCupid。他可是華麗的被無視了呢。

面對著整個螢幕的程式碼與空空如也的約會行事曆,他決定了,既然他是個數學家,那麼就要拿出專業一點的辦法來搞定約會這個難題。McKinlay 想到他可以透過抽樣與統計,知道那些他喜歡的女人們都會在意哪些問題。然後他可以根據這些問題,建立一個新的檔案,那些太刁鑽的問題就不回答也罷。這樣就可以保證,全洛杉磯適合他的女人,都能到他的碗裡來了。

故事說到這裡,或者你會以為這個傢伙就是個死數學宅,那麼你錯了。2001 年,Chris McKinlay 從 Middlebury College(明德學院,美國頂級文理學院之一)中文系畢業。隨後,他在紐約世貿中心的 91 樓找到了一份翻譯工作(沒錯,就是倒掉了的那座)。

在眾所周知的那一天,他沒有當班,在家睡覺而躲過了一劫。劫後餘生的他,決定重新規劃自己的人生。他應邀加入了大名鼎鼎的 MIT-21 計牌團隊的一個分部,開始了他的職業賭徒生涯,不停的穿梭在紐約與拉斯維加斯各大賭場之間(注:MIT 有個以學生為主的職業化計牌團隊,從 80 年代開始,專門出入各個賭場,賺得盆滿缽滿,事蹟被寫成了暢銷小說《贏遍賭城》,拍成了電影《決勝21點》)。

那幾年,他有高達 6 萬美金的年收入。而在這些算牌的日子裡,他發現自己已經深深的為數學這門藝術而傾倒。於是 2006 年,McKinlay 毅然轉投 UCLA,成為一個數學系的博士生。

現在,他的滿腔熱情被這個叫做 OkCupid 的網站給再次喚醒了。

Round 1:愛情就是資料分析?

為了獲取資料,McKinlay 申請了 12 個 OkCupid 帳戶,胡亂填寫了資料,而後編了一個基於 Python 的腳本。利用這 12 個帳戶,該腳本自動搜尋 25 至 45 歲之間的異性戀和雙性戀女性,訪問她們的主頁,搜集她們的種種資訊包括:種族,身高,是否吸煙,星座等等。 可在收集了一千個左右的樣本之後,OkCupid 的防禦系統起作用了,McKinlay 的程式因為快速的讀取被檢測出來而後被封鎖掉了。

他必須再想個辦法,好讓他的系統像人一樣的幹活。於是他想到了 Sam Torrisi,他的一個神經學家朋友。最近這些日子,Sam 教他音樂,他教 Sam 高等數學,兩人樂此不疲。Sam 也活躍在 OkCupid 上,他答應了讓 McKinlay 在他的電腦上安裝一個軟體,監視自己使用該網站的情況。於是 McKinlay 就有了一手的資料,讓他的程式可以類比 Sam 的點擊率和打字速度來欺騙 OkCupid。

僅僅三周,他收集到了 600 多個問題的答案,資料來自全美的數萬個女性。現在,他已經顧不上自己的畢業論文了,全身心投入到了這些資料的分析中去。他甚至不回家,直接在書桌邊丟了塊床墊,就睡在實驗室裡了。

透過比較,McKinlay 選擇了貝爾實驗室的 K-Modes 演算法來幫這些女人分類。於是2 萬個來自洛杉磯的待選女性被自動分成了七組。現在,他只要在七個群組裡頭挑出最適合他的那些個。綜合考慮了下,去掉太老太小太迷信的,兩隊人馬脫穎而出。一是二十出頭,特立獨行,愛音樂愛藝術的年輕女性們,他把她們叫做 A 組。二是年齡稍長,主要從事設計類工作的事業女性,他把她們叫做 B 組。他確信,這裡頭一定有最適合他的那一個。

Round 2:姑娘,我們很相配!

同樣在電腦的幫助下 McKinlay 瞭解了這兩組女人的喜好,對此精挑細選了 500 個最讓她們關心的問題,如實填寫了自己的答案(他可不想用電腦替他撒謊,畢竟這關係到他的真實人生)。就這樣,他建立了兩份最終檔案,針對性的附上不同的照片:給 A 組年輕女性們看的是他正在攀岩的照片,而給 B 組秀的是他演奏吉他的樣子。

當這一切都完成的時候,他執行了 OkCupid 的配對搜尋,結果很驚人:99% match 的女人就有好多頁,滾也滾不完,一直拉到了第一萬個,都還有 90% 的匹配度。

有了匹配度,還得讓那些女性們注意到自己。他又寫了個程式,自動在對方的主頁上踩下痕跡。這樣女性們登陸 OkCupid 之後就會發現,有個超速配的帥哥關注過自己。之後,他的收件箱自然就被塞滿了。每天不停的有美女主動來跟他問候,閒聊,要求見面。

Round 3:約會見真章

完成了電腦上的工作,更考驗人的事來了。就在 6 月 30 日,McKinlay 達成了他的首次約會。對象 Sheila 是個年輕的網頁設計師,來自 A 組,他們在咖啡館共進午餐,結果卻叫人沮喪,這簡直成了一次學術交流會。第二次約會是和一個網站編輯,來自 B 組。在他的構想中兩人會在公園湖畔浪漫的散步,可現實完全走樣。第三次約會的 Alison 是個學編劇的在校生,有紋身,很酷,他們約在了酒吧,結果他大醉了一場,怎麼回的家也不知道。

接下來的不說也罷。一次次的約會,一次次的失望。McKinlay 覺得自己必須調整戰略方向,他注意到 A 組的女人,常常會有很多紋身,並且多居住在洛杉磯東邊。他毅然決定放棄掉她們,集中火力攻佔 B 組。現在他已駕輕就熟,有一套自己的約會守則:約會都定在下午而不要一起吃飯;一天可以約會兩個;不去看電影或者聽音樂會……

就這樣,到夏季結束時,他約會了近百次,每一次約會他都詳細的記錄在一個筆記型電腦上頭。這裡頭只有三個女人給了他第二次機會,而僅有一個約會了三次,然後統統沒有下文。

Final:謝謝愛神光顧

McKinlay 大受打擊,他開始懷疑自己的為人以及程式。可就在這時,愛神丘比特終於眷顧到他了。一個叫 Christine Tien Wang 的 28 歲姑娘,主動在網站上跟他 say hi。她也在 UCLA,一個美術專業的碩士生。

他們在學校的花園碰了頭,又一起在壽司店吃了飯。他們談論了書籍,藝術和音樂,互相留下了深刻的印象。McKinlay 告訴她自己是如何利用 OkCupid 獲得約會機會的事,而姑娘也坦白說,在發訊息給他之前,她也稍微改了下自己的檔案。

Tien Wang 是 McKinlay 的第 88 次約會,馬上,她又成了第 89 次,然後是一次又一次,兩周後,兩人都暫停了 OkCupid 的帳戶。

一年後,McKinlay 已經拿到了他的博士學位,在大學裡做授課講師,可他同時也在進修音樂。而 Tien Wang,拿到了一個為期一年的獎學金,在卡達學習藝術。他們每天用 Skype 聯繫。直到有一天,McKinlay 在視訊聊天時,拿出一隻鑽石戒指,然後,她點頭了,說好的。接下來,他可能需要再編個程式,讓電腦幫他們挑個黃道吉日來舉行婚禮了。

前些日子,McKinlay 出了本關於 OkCupid 的書:Optimal Cupid: Mastering the Hidden Logic of OkCupid。有興趣的朋友不妨找來讀讀。(wired.com)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