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2836683f0fadbaeadcf66eb9b8a35e22 Google最近有一位前員工,因為公布說自己在公司內部網站製作了一個線上薪資表,讓同事都可以上來填寫,引發了一些事件。不過這並不是這裡我們要討論的重點,而是我們發現,在這個事件中,同一則事件,外媒卻有兩面截然不同的報導:一派說Google樂於開放讓員工討論彼此的薪水,一派則是反對,為什麼?

看法1:Google開放大方派

先讓我們看第一種看法的報導,以下引用自ifanr(同事間總會悄悄打聽薪水,一位 Google 員工乾脆在網上公開了),順便讓你瞭解一下相關的事件內容:

Erica Baker 是 Google 的一位前員工,當她還在 Google 的時候,某天和前同事們聊了下天,剛好聊到了薪水,順帶建了個線上的試算表。大家七手八腳就把自己的薪水填了上去,而後 Baker 將這個表格複製到了 Google 的內部社交網路。讓她沒想到的是,越來越多的 Google 員工自發地把自己的薪水填進了表格並且將表格分享了給同事。用她自己的話來說:It became a thing。

她的主管知道後不高興了,把她找去了喝茶,卻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因為沒有哪條法律規定員工們不能公開談論薪水。在她離開 Google 前,大約有 5% 的員工在表格填上了自己的薪水。不少同事都認為她這樣做並沒有錯,甚至還有人稱她為“superhero”。

看法2:Google邪惡反對派

另外一篇報導來自友站科技新報,引用自虎嗅網的文章:(Google 員工公開薪資抖出待遇不平等,卻丟了工作)

光看標題你就知道與前一篇是完全不同的結論。以下節錄一段比較關鍵的內容:

「公司高層對此感到很不愉快。Erica於週一或週二被她的經理約談,經理質問她有沒有想過這樣做帶來的後果。Erica當時並不認為公司有任何依據可以因為曝光薪酬水準這個原因來懲罰她,然而事實證明她還是太天真了。

Google 內部有一種叫做“同伴獎勵”的機制,只要穀歌的某個員工認為你做了一件有用的事,他就可以通過“同伴獎勵”贈與你150美元。當Erica製作上傳這個曝光薪酬的試算表之後,很多員工表示很感謝Erica,並紛紛贈與其“同伴獎勵”。但是,Erica發現自己並沒有收到任何獎勵。原來,每一份“同伴獎勵”都要通過經理審查後才能到賬,而Erica獲得的所有獎勵顯然都被經理拒絕了。 」

如羅生門般的報導,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不由得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兩則故事有著相同元素: (1)Erica做了一個薪資表格公開給同事填寫、(2)她被主管找去約談、(3)同事都很支持她

但為什麼卻有著不同的結論?

我們追查了一下這些文章的外媒出處,才大約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之所以造成這些差異的,主要是不同的媒體,選擇性看了Erica在不同時期的社群媒體上的發文。

第一種自由公開派觀點的文章,主要是來自於這篇:

Think Salaries Are Confidential? Google Found Out They Aren't

這篇文章中引用的內容,主要來自這兩段Twitter文而加以引伸:

事實上,把這篇文章讀完之後會發現,這篇文章其實並沒有討論Google的立場,它只是沒有把故事講完,就跑去討論其它的事情了。

而另外一個角度則是這篇文章:

Engineer says Google managers denied her bonuses when she tried to expose salary inequality

這篇文章則是列出了 Erica的完整推文,由於推文很長,在這裡僅節錄一小段畫面:


後面的內容大致也跟虎嗅網的那篇報導差不多,主要就講同伴獎勵金Erica從來沒收到過。這可能是Google的主管唯一在權限範圍內,可以進行的懲罰機制。

其實,從整個內容來看,Erica在爭的,其實從頭到尾就不是在員工薪資是否可以公開這件事,因為這件事Google看來是OK的,而Erica要試圖點出的,是Google的員工報酬制度不公平,而這個不公平與你是什麼人種有關。

這個觀點對於強調自由開放的Google來說,才是一大指控。


所以,Google到底贊不贊成員工公開薪資?

從這整個事件的脈絡來看,Google是贊成員工公開薪資的。畢竟,你可以從文中看出來,雖然Erica的主管對她的行動有所意見,也不贊成這種行為,但是Erica的工作權畢竟是受到公司的保障,他並沒有因為這件事情而丟了飯碗。

但是,如果你把Erica的主管與Google劃上等號,覺得她的主管代表的就是Google的立場,那麼你就會覺得Google不贊成員工公開薪資(或是你也可以解釋成,不贊成因為公開薪資,而衍生出的這些種種爭議)。

Google的發言人回應這件事情表示:Google的政策是不為特定或是前任員工的行為發表評論,但是我們可以向各位確認,我們對於員工的報酬、拔升、績效等都有定期持續地進行分析,以確保他們都處於平等而且並沒有薪酬的鴻溝。而如果員工出於自願,他們可以自由分享彼此的薪資內容情報,我們不會加以阻止。

或許這可以代表Google的官方態度。

OK,或許你還應該知道...

那麼,事情就這樣完了嗎?或許沒有。前面我們說Erica她已經離開Google了,那麼她現在去哪裡了呢?

她去了一家現在正處於大熱門,主打協同工作,被稱為是新一代企業及溝通工具的App公司「Slack」。這家創立不到三年的公司,目前擁有750,000 的活躍用戶,和200,000 付費用戶。包括 Adobe、BuzzFeed、Live Nation、紐約時報、PayPal 都是它的用戶。在戰略地位上,Slack可以說是Google、微軟等公司的競爭對手。

(相關報導:有了 Slack,就可以不用 Email 了嗎?Slack 確認獲1.6 億美元融資,估值達到28 億美元

此外,她為什麼會突然發這一連串推文呢?原因是7/16Google針對 Ida B.Wells推出的Doodle有感而發所發出的。 Ida B.Wells1862年出生,是一名記者、講師,也是美國有色人種協進會創始人之一,為著名的美國早期女權運動者。

 

 

在她自己的推特帳戶上,Erica 暗示 Google 內部不僅存在薪酬不平等問題,透過對電子表格的訊息整理,她還發現不平等現象與員工的性別和民族有很大的相關性。

公司高層對此感到很不愉快。Erica 於上班日被她的經理約談,經理質問她有沒有想過這樣做帶來的後果,Erica 當時並不認為公司有任何依據可以因為曝光薪酬水平這個原因來懲罰她,然而事實證明她還是太天真了。

Google 內部有一種叫做「同伴獎勵」的機制,只要 Google 的某個員工認為你做了一件有用的事,他就可以透過「同伴獎勵」贈與你 150 美元。當 Erica 製作上傳這個曝光薪酬的電子表格之後,很多員工表示很感謝 Erica,並紛紛贈與其「同伴獎勵」。但是,Erica 發現自己並沒有收到任何獎勵。原來,每一份「同伴獎勵」都要通過經理審查後才能入帳,而 Erica 獲得的所有獎勵顯然都被經理拒絕了。

這件事情起初並不被人所知,Erica 也不打算宣揚獎勵被拒這件事,但是後來當同事們陸續發現這個問題時,群情激奮,事態變得越來越嚴重。與此同時,電子表格還在繼續傳播,公司管理層也越來越不安。但是大多數員工贊同 Erica 做了一件好事,仍然有源源不斷的「同伴獎勵」進來,然後被拒絕。

使用 Facebook 留言

Hiro
1.  Hiro (發表於 2015年7月24日 20:49)
做了個公開的薪資高低表格… 有 $150*n 的價值嗎?
得到同事的讚賞是很好啦…
GUESS
2.  GUESS (發表於 2015年7月25日 08:56)
中國媒體跟台灣媒體還真是一丘之駱,都選擇性報導來誤導大眾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