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F2684ceff6a7e9da226bb83fe7fda292 「Facebook、Instagram 他們技術都很厲害,也有很多人在上面啊!你看我們這麼多藝人、 這麼多明星都在上面,每天一個動作就多少人在看。可是呢?我們要出唱片、要賣電影,要開始宣傳了,他們還要我們自己付錢?付錢才可以增加曝 光度?拜託,你的客戶的 engagement 是我們帶起來的耶?什麼都給你賺走了。」黃立成這麼看待這些社群媒體。

對內容產生的關注與著作權的在乎,促成了他的創意

「你知道台灣人的技術是很屌的~」

開門見山,黃立成解釋了《數位時代》對他為什麼做 17 的好奇。令我們出乎意料,他解釋在 Ezpeer 與 Kuro 時期,大量 p2p 服務、盜版音樂 mp3 竊取正版的合法利益,法院卻判決無罪。那時候,他寫了一首歌:「報應」罵立委,又導致他繼續被告的一連串事件,說明他為什麼對內容還有著作權很在乎;

「你們一定都沒有聽我的歌厚~」黃立成笑說。

「很多人用心做東西做得累得要死,像我寫歌也是啊,很認真研究很多台語的東西把他一段一段放到歌裡,本來應該在你每次聽、每次在 KTV 唱、每次放我都可以有一點收入,這些收入全部沒了,很恨啊!」

黃立成接著說:「找黑道、找白道都沒用,以為可以找政府,結果後來發現連立委都還入股這些盜版公司。結果到後來,告贏了,然後咧?KKBox 應該謝謝我,讓他們可以賺了很多錢。」黃立成笑稱。

▲「KKBox 應該謝謝我,讓他們可以賺了很多錢!」黃立成笑說,郭涵羚拍攝

「我以為以後世界就美好了,Facebook、Instagram,這些公司都是科技公司,他們技術都很厲害,也有很多人在上面啊!你看我們這麼多藝人、這麼多明星都在上面,每天一個動作就多少人在追蹤,多少人在看。可是呢?我們要出唱片、要賣電影,要開始宣傳了,他們還要我們自己付錢?付錢才可以增加曝光度?拜託,你的客戶的 engagement (互動數,通常意味著網站的客戶黏性)是我們帶起來的耶?什麼都給你賺走了。」

黃立成特別忿忿不平於這些大型服務的使用者條款:「你看看大家在用 FB,用微博,這些 EULA(end-user license agreements, 最終用戶許可協議)怎麼寫的,你用他就等於 content 都是他的了,包含你的名字!!!我用了你的 app 就等於什麼都送你了耶~所以他可以說:黃立成很喜歡用 XX 服務,你可以在 XX 上追蹤 TA (大陸網路服務流行用語,意指他/她),你就算不喜歡,不得已得用,都變成幫他打廣告!」談到這些網上的內容,黃立成聲調開始提高

「你看我們華人做了這麼多 content ,都在 Facebook、Instagram、微博上,好像都在幫別人廣告!」

麻吉大哥忿忿有詞;「而且我們要使用這些 channel 去宣傳我們的東西,我們還要付錢?他一毛都沒付給我耶?」

老練的連續創業家,侃侃而談自己的對手、伙伴與募資策略

談起其他新興竄起的行動直播對手,麻吉大哥老神在在「PeriscopeMeerkat 這些東西誰要用?看起來很酷,結果打開翻幾頁,裡面的直播都是 geek ,那些內容不好看啊!」黃立成非常強調內容的可親性「什麼東西好看?年輕妹妹講她的生活、寵物、想法、還有她買的東西啊~如果這些明星、導演可以跟你直接聊天,你不會覺得這樣比較有趣嗎?」那怎麼看待那些被許多媒體特別關注的脫衣、吸毒的直播內容呢?「其實我也很無奈,我比你更想砍掉這些東西!」。

黃立成強調:「你看像那個很紅的萬姐,從我們 17 跑去 Periscope,然後就讓它台灣 App Store 下載量排名馬上衝到前面。她其實一直被我們封掉的。我們一次兩次 ban 她,她又換 email、換手機號碼註冊,最後受不了了跑去 Periscope,結果她一樣啊?做那些其實遊走法律邊緣的事情。」黃立成無奈的搖頭。

「對我們來說,有這種形象讓你有更多的使用者上線其實不是好的,這樣你吸到的 user 只是為了看色情直播才來的,這些 user 最後不會是你的好 user。」麻吉大哥露出認真的眼神:「我們一直在想辦法多一些努力,只要看到你可能要露、要脫,我就把你 ban 掉,我才不管你是不是真的脫了,因為你那一不小心脫了我根本來不及,我們的平台做到幾乎沒有 delay 的直播,根本來不及的!」

問到他怎麼開始 17 media 的這個投資,黃立成很認真的開始解釋,他有這個 idea 其實已經一陣子了,但很認真的花了一年多,合作過許多不同的技術伙伴,經過自己以前歌迷的關係才認識了現在的技術合作創辦人陳泰元。「他超強的,而且團隊也很厲害。可以很快的不斷改善我們要做的東西。」回想第一次見到陳泰元的過程,

「他問我要幹嘛?他說他只有 10 分鐘給我。」

黃立成笑說「還好我最後說服他了,跟他談了一陣子這個 idea ,後來就決定合作。」黃立成特別強調「但其實中間還是需要磨合的啦,沒有那種直接一開始就麻吉的。」

在 17 media 的發展過程裡,黃立成只掛了 co-founder (共同創辦人)的身份,《數位時代》很好奇他自己決定的定位與在公司治理上的投資結構問題。黃立成直接說了他自己並沒有在 17 media 佔有絕對股份,而且 17 media 也已經有了一些投資者的出資。

「我不想跟很多台灣投資人一樣,好像他出錢就最大,在公司裡面就佔有絕對的主導權,idea、技術、行銷、策略這些貢獻都不是東西。你看我如果出去,跟人家說我是麻吉大哥,結果創個業,我也說我錢最大,這樣能看嗎?」

但是黃立成還是繼續在替公司團隊尋找對的投資人與資金,並且希望協助團隊很快地往國際擴張,他接受訪問當天「今天你看我們在美國 App Store 已經看到一點點排名了,800 名左右」,隔天 17 就進榜成為美國第一。到今天,17 也成為 App Store 中國市場的第一。


(圖說:17 在中國的 App Store 也進榜成為第一,黃立成提供)

「我們希望可以找到對的投資人來幫忙,他一定要懂內容、懂 app 、懂 social media,」黃立成特別強調「如果講這三個聽不懂,我就不想跟他繼續談下去了,因為他不懂我們做東西的價值。」想像中那個在 MV 上唱 rap ,人總是酷酷、很會跳舞的那個夜店老闆黃立成,嚷嚷上口網創圈最關心的使用者數據:

「講我們的 DAU 、 MAU 多少、成長多快,懂得的就會馬上開始估值了。」

大哥接著強調「選到對的投資人很重要,他不是只幫我現在而已,我知道我好好做,很快會有下一輪,我還要評估他下一輪在資金面與策略面上,有沒有機會繼續跟我的實力,有能夠匹配的最好。」黃立成直接講出了他募資時,選擇投資人的其一精髓。

一場約 150 分鐘的訪問,讓記者們徹底改變對這位麻吉大哥的基本印象。

《數位時代》初見黃立成,是在今年八月,在香港舉辦的國際創業盛會 RISE 上。還記得那時看到照片,編輯台上伙伴們的討論是一片尖叫!天啊,真的是他嗎?這兩週,蘋果日報的關鍵字不斷地冒出 17 的訊息,各種色情、毒品、脫衣秀等不雅的字眼停留住許多網路點擊,加上 17 在 iOS App Store 的下載排行榜竄升速度,讓編輯台又關注到這個特別的現象。

在那天採訪前,我們的印象只停留在他會說「屌」、「酷」,甚至辦公室裡還有小時候追星他 L.A.Boyz 時期的小編蹤影。沒想到,我們有機會在《數位時代》,碰到那個不一樣的黃立成,那個「數位時代的麻吉大哥」。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