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8b12388a814abed15726e934a7de8a2c 軟銀歷史上最大的收購案已經產生了:日本軟銀將斥資 243 億英鎊(約合 320 億美元)收購英國晶片設計公司 ARM。官方資料顯示,全世界 95% 的智慧手機和 80% 的數位相機都用到了 ARM 技術。就算是非科技業或是技術玩家,可能多少聽過ARM這間公司,但對於他們的產品以及做了些什麼事情,卻可能不是很理解。在這裡我們就來好好瞭解一下,ARM這間公司的歷史以及貢獻。

在劍橋郊外一個毫不起眼的商業園區中,座落著幾棟隨意排列的辦公大樓,那裡就是英國最成功的科技公司 ARM 的所在地。你可能從未聽過它的名字,但是 ARM 的產品卻是在 iPhone 和幾乎所有智慧手機的核心位置。

它的產品觸及科技產業的幾乎每一個角落,從運動追蹤器到伺服器農場。它的利潤率被分析家形容為「不可能達到」的(指好的方面),而且它在幫助劍橋證明「矽沼」的名號上做了非常大的貢獻。所以,在這麼低調的情況下,這家公司是怎麼做到如此成功的?而且,更重要的是,ARM 究竟是幹什麼的?

微電腦業務時代

要解釋上面這些問題,最容易的方法就是從頭說起,追溯到那個智慧手機都還沒有被想像出的年代。

和 ARM 不同,當時 Acorn Computers 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這家在 1978 年創始於劍橋的公司,是抓住當時那股微型電腦熱潮的小型創業公司之一。它的第一款產品 Acorn System 1 在當時是相當優秀的。這款產品主要是針對大學市場,售價 80 磅,只配備了一個小的 LED 顯示幕、一個按鍵和盒式磁帶介面。你可以說,在那個年代,台灣有宏碁的「小教授」,在英國就是Acorn System 1。

(到了 80 年代中葉,大多數的英國學校至少配有一款 Acorn 的 BBC Micro。)

在 Acorn System 1 後,它陸續生產了 System 2,3 和 4,還有消費者導向的 Acorn Atom。但是公司的真正突破是在 1981 年。當時 BBC 準備在全英播放一部以提高電腦普及水準為目標的電視劇,並且選中了 Acorn 來生產一款配套的電腦。

Acron 提供了「Proton 電腦」,最終這款電腦就被改名為 BBC Micro,並在當年十二月上市。到了 1984 年,大約 80% 的英國學校都配有這款電腦,而且購機費的一半是由政府資助的。在當時,Acorn 看起來會是未來資訊時代的一個大玩家。

於是這家公司開始著手為未來打下地基。因為當時圖形化使用者介面初露端倪,所以它知道必須去好好提升硬體的速度。但是鑒於 Acron 的公司規模——只有 400 多名員工——很難從零開始設計一款晶片。不過,從其他公司購買晶片也是不可行的,因為那些處理器不夠快。

根據 Acorn 當時的設計經理 Stephen Furber 所說,解決方法「像是晴天霹靂一般」出現了。Acorn 的聯合創始人 Hermann Hauser 往他的桌子上丟下了一大堆文件。Furber 和他的聯合設計師 Sophie Wilson 從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找到了一個關於新型處理器的研究:簡化指令集,進而達到一種更流暢和高效的設計。這種設計的處理器被稱為“精簡指令集計算”,或者是 Risc。

柏克萊 Risc 設計僅由兩個人完成,分別是 David Patterson 和 Carlo Sequin。這兩位學者依然在柏克萊工作,在 2015 年 2 月,為了紀念他們對電腦歷史所做的貢獻,電氣與電子工程師學會在柏克萊大學揭幕了一塊紀念牌匾。

Patterson 和 Sequin 的發明對 Acron 的研究員來說相當重要。就像 Furboer 後來所寫的:「這是一款由幾個畢業不足一年的大學生生設計的處理器,但是卻能夠媲美那些領先的商業產品。它天生就簡單,所以不會有複雜的指令集去干擾中斷延遲。」

「而且它還支援命令列參數。這指明了未來的發展方向。儘管技術上的優點和學術界的支援也並不能確保商業上的成功。」 這種晶片驅動的電腦被稱作 Acorn Risc Machine(Acorn 的精簡指令集電腦)——或縮寫為 ARM。

 

Risc-y 業務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Furber 對其商業成功的擔心似乎得到了證實。Risc 晶片支撐著 Acorn 的生意,而且帶來了最重要的的事件:在 1990 年和蘋果電腦合作,為 Newton 掌上型電腦設計新的處理器。Acorn 和蘋果一起創辦了一家新的公司來負責設計,而這家公司就是 ARM。

這個縮寫的意思被精明地修改了,代表著 Advanced Risc Machine (最先進的 Risc 電腦)。

對於 Newton 來說,Risc 的設計是完美的。精簡的指令集允許小功率處理,這對於生產一台提前 20 年出現的智慧手機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特別的結構傷害了 Acorn 本身,這讓它不得不遠離 PC 市場。

“Wintel”(微軟的 Window 作業系統+英特爾的處理器)慢慢成為主流,而且你是不能在一台裝有 ARM 晶片的電腦上運行 Windows 的。Acorn 的規模不足以鼓勵其它開發者,會願意專門為這個平臺上搞開發應用。因此,ARM在技術上的大幅超前並沒有轉化成令人滿意的結果。

(Craig Barrett,90 年代末英特爾公司的 CEO 和主席。)

由此,Acorn 和 ARM 的命運開始變得不同。在接下來的 10 年裡,Acorn 做了非常多的嘗試。它製造了一款意圖替代報紙的觸控螢幕裝置;與蘋果合作,向英國學校提供電腦;還設計了一個機上盒一樣的「精簡型用戶端」——只有與後端的伺服器配合才能工作。

但是,到了 1998 年,Acorn幾乎每年損失 1000 萬英鎊,最終,主營業務也無法拯救自身:1999 年,在Acorn 公司名稱變為 Element 14 之後,它被一家私募股權公司全資收購。同年,它的全部收入來自於其在 ARM 保留下來的 24% 股份。

而在同一時期,ARM 卻變得越來越強,儘管它已經淡出了公眾視線。公司在設計低能耗處理器方面的特長使其能夠充分利用移動革命帶來的商業機會。首先,是與現在所說的「功能」手機合作,然後是後來的智慧手機。

2007 年,它與蘋果重新確立合作關係。第一代 iPhone 使用了三星製造、ARM 設計的晶片,而接下來的每一款 iPhone 同樣如此。在晶片設計上,蘋果往哪個方向引導,整個行業就往那個方向跟隨,就如其它方面一樣:因此,如今幾乎市場上的每款智慧手機都使用 ARM 晶片。

 

隱藏的業務

Acorn 曾在 Wintel 霸權面前跌倒,如今,情況翻轉了 。Windows 和英特爾試圖把技術核心轉移到滿足手機的低能耗需求上,而這正是 ARM 的地盤。

2007 年,英特爾停止了公司奔騰生產線的擴張——它耗能大,而且帶來的是不斷下滑的利潤率——轉向了自己的酷睿晶片。酷睿是一種低能耗的晶片,可用於筆記型電腦上。不過之後英特爾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來組建 Atom 移動處理器生產線。

ARM 很清楚自己的技術優勢,而且盡力向所有人展示這個事實。公司的策略行銷主管 Laurence Bryant 說,「如果你觀察 ARM 的歷史,就會發現,它專注於低能耗和移動性。那是我們的傳統和 DNA。」

「我們增強了晶片的計算能力,提升了與之相關的用戶體驗,同時,我們也沒有犧牲低能耗帶來的好處。低能耗能夠帶來更小和更輕的電池,讓你節省了用於溫度管理的空間並且摒棄了風扇。我相信,我們在這一方面會繼續保持成功。」

不過,公司將其成功歸結於其它地方。它強調了自己與製造商的合作關係,而不是把注意力僅僅集中在晶片的技術優勢上。公司的品牌行銷主管 Ed Gemmell 認為,公司的競爭優勢有兩個:低能耗的計算過程以及圍繞其晶片的生態系統。但是,這兩個優勢都取決於更高層次的做事方法:「我們不會告訴合作商,你們應該去做什麼東西。」

Gemmell 說:「我們提供了最好的行動處理器和處理單元。如何把這些東西組合起來取決於合作商自己。我們希望有一個廣泛而且存在差異化的合作商基礎。我的意思是, 其它公司不會這樣做。」

「在 PC 上,英特爾很大程度地控制著創新方向。他們留給 PC 製造商的空間很小,這些公司只要把晶片放到卡槽就好了。這不是一個健康的環境,創新的步伐會緩慢下來。」

ARM 不直接設計晶片,而是後退一步:它只做高度專業化的工作,那就是繪製中央處理器,然後將這些設計交給協力廠商。許多公司會採用本來的設計,做些小修小補,製造出所謂的「系統晶片」,但是其它一些公司,比如蘋果,會支付更多錢,以獲得修改初始設計的權力。

(ARM 驅動著大型科技公司的伺服器,比如 Paypal。)

這種合作方式帶來的優點讓 ARM 變得獨特。ARM 是大型競爭者敢於託付商業秘密的少數幾個公司之一。Nvidia 和英特爾都使用 ARM 技術,即使它們是競爭關係,同時,它們也與 ARM 存在競爭。因為他們知道,比如在終端使用者的眼中,ARM 甚至與他們沒有競爭關係。

你不會買到 ARM 製造的晶片,這也意味著,英特爾樂意與之合作。「如果合作者不信任我們,我們的工作就無法完成了。」Monika Biddulph 說。他在 ARM 承擔的工作是訓練客戶,教他們如何把設計應用到實際工作中。

但是,看起來 ARM 的成功關鍵是它把握世界上任何一種生意的目標:從同一件工作中獲得多次收入,而這件維持生計的工作就是晶片設計。它非常通用,以至於可以在不同情況下被多次使用。如今在智慧手機上的東西,十年後會控制高速寬頻上的路由,而 ARM 則會繼續從中獲得收入。這樣的結果就是,在 2014 年,公司的一半收入來自於 5 年前的設計。

面向未來,公司有著龐大的計畫。大多數 ARM 晶片已經不再用於手機——幾年前,這個比例是 40%——它的晶片規模已經上升到可以與英特爾在其領先的領域直接競爭了。ARM 目前已經驅動著一些公司的伺服器,比如 PayPal。而更具野心的是,它的物聯網部門意圖在智慧家居晶片的設計上取得統治地位。

當然,不要期望著 ARM 品牌的智慧冰箱或者恒溫器:承繼著自己的歷史,以及劍橋郊外的謙遜風格,ARM 的目標是盡可能地低調處事,同時默默驅動著我們每天使用的電子設備。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