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2474e46e0f7270089deca414b28f5afd 2013 年 7 月,當年Nike的 FuelBand 手環特殊顧問 Jay Blanhnik 加入蘋果,之後這位全球知名的健身專家把他的 LinkedIn 的職位改成了:Special Projects at Apple。

事實上, Jay Blanhnik 真實的身份是蘋果健身與健康技術總監。他加入蘋果不久,一項志願者招募計畫就在蘋果內部發起,對於一家總部主要進行技術研發的公司而言,內部測試招募是件再不尋常的事。

可讓這些踴躍參與的員工沒有想到的是,這項工作是件徹頭徹尾的「苦差事」——在一間秘密實驗室進行封閉的「訓練」,跑步、騎車、划船、瑜伽……至於目的是什麼,志願者並不清楚。

os_watchos3-fitness-02

▲Jay Blanhnik 在今年 WWDC 上介紹 watchOS 3(圖片來自:healthcare

連這些員工自己都不知道,他們成為了傳說中 Apple Watch 的數據提供者,他們更不知道,測試時綁在他們身上的奇奇怪怪的裝置裡,就藏匿著尚未發佈的 Apple Watch 原型機。

 

蘋果機密實驗室究竟藏著什麼秘密?

apple headquarters

▲蘋果總部方圓 3 公里到處都是豎著蘋果的招牌來「宣示主權」

這座佔地 2300 平方英呎的 Apple Watch 健身實驗室,就位於距離蘋果總部 Infinite Loop 五分鐘路程。在過去兩年,只有幾個蘋果以外的人士得以進入這間實驗室。

「我們在這個秘密實驗室測試了兩年,這個地方可能是這個城鎮最不起眼的地方了。我們的目的,就是不讓別人發現我們。」

Apple Apple Watch Fitness Lab Still Shoot - 04.04.2016

走進最大的一個房間:牆上貼著激勵性的照片,近 20 個志願者跟著音樂的鼓點在跑步機、自行車、橢圓機、划船機等健身器材上大汗漓淋……如果非要跟健身房找出一點什麼不同,那就是每個健身志願者都佩戴著呼吸面罩。

一位體型健碩、「全副武裝」的志願者在登山機上氣喘吁吁,顯然他已經爬了不少的「樓層」,除了呼吸面罩,他身上還背著一個特殊的行動裝置,資料傳輸線纏繞於腰間。

Apple Apple Watch Fitness Lab Still Shoot - 04.04.2016

他的身邊站著一名身著白色上衣的生理學家和一名身穿黑色上衣的護士,他們手持 iPad,時刻監測來自呼吸面罩的數據,時不時對他們進行指導和調整。

蘋果為每一個志願者配備了單獨的房間,志願者可以根據自己的時間參與運動測試,常常會有人在工作間隙跑來運動以後,然後在浴室沖個澡返回工作。但在開始運動之前,他們必須接受護士的身體檢查和問卷調查。

比方說有一間名為「Faster」(更快)實驗室,外門為金屬大門,走進去猶如身處冰天雪地,一名志願者就這樣的「冰窖」裡跑步。Blanhnik 表示,不同的溫度和濕度環境,會引起身體變化,因此影響卡路里的消耗,蘋果需要模擬的不同的外界環境。

另外兩間小房間,一間氣溫高達 攝氏36.67 ,另一間則是攝氏30.56 度,分別代表高溫和常溫,這兩個房間名字叫「Higher」(更高)和「Stronger」(更強)。

 

蘋果健康實驗室究竟在做什麼?

呼吸面罩是實驗室裡最常見的監測裝置,在醫療業裡,它被稱為代謝監測儀(metabolic cart)。為此,蘋果成為了意大利公司 Cosmed K4b 面罩最大的採購商,這種在學校和運動研究機構只有若干台的專業裝置,光在蘋果實驗室裡就有 50 台。

Apple Apple Watch Fitness Lab Still Shoot - 04.04.2016

Jay Blanhnik 表示,「新陳代謝面罩可以計算出氧氣代謝量,這是計算卡路里最準確的方式。」 醫療機構測試人體卡路里消耗正是透過這種手段。

但綁在手腕上的可穿戴裝置自然沒法感知你的呼吸,它只能利用你輸入的身高體重估算出你的基礎代謝率,利用加速感應器追蹤你的方向和手臂運動,利用手錶背部閃著綠光的心率感應器監測心跳變化,估算你運動時體能消耗。

sensors

▲Apple Watch 透過閃動的 LED 燈監測心率

這就導致了可穿戴裝置普遍存在數據不精準的問題——一些無端動作產生的消耗值往往讓佩戴者產生誤解,以為自己的運動量已經足夠。Fitbit 的 Charge HR 和 Surge 因為這個問題甚至遭到消費者的起訴。

Apple Apple Watch Fitness Lab Still Shoot - 04.04.2016

這就是蘋果實驗室的工作——構建一套精準的算法。蘋果迫切需要搞清楚的問題就是,不同生理特質的人、不同類型的體能訓練,究竟會消耗了多少卡路里。

「其實你可以用到現成的計算方法,但如果這樣的話,我們能夠學習到的東西就非常有限。我們還是希望承襲蘋果的文化,從頭做起,哪怕摔出淤青。 」 Blanhnik 說。

在過去兩年,20 名全職護士和 15 名專家在這間實驗室裡累計測試了 16000 多次,時間長達 30000 小時。

在 Apple Watch 「體能訓練」的 app 中,包括「室內跑步」、「室內步行」、「室內單車」、「橢圓機」、「划船」、「踏步」在內的所有的室內測試數據,無不來自這間實驗室。

AppleApple Watch Fitness LabStill Shoot - 04.04.2016

▲蘋果要保證志願者的多樣性——膚色、年齡、體型等等

儘管所有實驗人員都來自蘋果內部,但蘋果仍需要保證數據樣本的多樣性——從不同膚色到不同年齡到不同體質,甚至包括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群體。實驗室裡面還有十分專業的志願者:

「我們有個志願者,在洛杉磯的馬拉松比賽中跑進了 2 小時 30 分鐘。」

健康正在成為 Apple Watch 最大的賣點

蘋果從未這樣強調 Apple Watch 的健身功能。要知道,在 2014 年的 Apple Watch 的發布會上,健身功能只是庫克給予這個全新產品線三大定位中的一個,另外兩個定位是——精準的腕錶、即時的通訊裝置。蘋果甚至把它瞄準了時尚市場。

apple watch

▲庫克在 2014 年發佈會上說,Apple Watch 是三種產品的結合體

蘋果希望把 Apple Watch 打造成為一個像 iPhone 一樣的大眾裝置,這是可以理解的:在 iPhone 的營收高達 65% 的今天,蘋果急需找到下一個金礦,彌補iPhone 營收一季 74 億美元的縮水。

但現在的情況可能沒有蘋果想像得那麼樂觀。從 IDC 的監測數據看,自從去年年底達到出貨量高峰之後,Apple Watch 的出貨量便一路下滑。今年二季,Apple Watch 同比下滑 55%,而即便如此,Apple Watch 仍然是智慧手錶市場份額的 NO.1。

在消費者對智慧手錶模糊的認知中,蘋果必須為 Apple Watch 主打一個賣點,而這個賣點就是運動和健康。

「Apple Watch 最重要的一個功能就是健身。」

在今年 WWDC 上,蘋果發佈的 watchOS 3 幾乎一半的新功能都與健身相關,除了增加了運動社群,蘋果還發佈了一個幫助你深呼吸的 app——breathe。為了照顧到更多用戶,蘋果還為輪椅使用者推出了「Time to roll」的健身功能

time-to-roll

▲「Time to roll」 功能能夠監測輪椅使用者的運動消耗

市場風向的轉變更多仍然是來自智慧手錶自身的問題,依附於智慧手機邏輯、羸弱的續航以及不夠清晰的定位,都暫時沒辦法讓它成為繼智慧手機之後下一個 big thing。

醞釀數年,從外部挖人到內部秘密測試,蘋果不惜耗資幾百萬美元開啟 Apple Watch 實驗室項目,只為了研究一套演算法。

可對於蘋果來說,聚焦於運動健身的 Apple Watch 未必會成為一個像 iPhone 一樣的大眾裝置,但當它成為運動健身市場上最出色的腕上裝置時,仍然不失為一個大生意。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