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9205668977ab215d4f3d4a8a06dae33e 1940 年代,美國科幻作家 Frederik Pohl 想寫一本以麥迪遜廣場為背景的小說,但是,他發現自己面對著一個很大的難題:他對廣告業一無所知。於是,他開始去廣告公司工作。結果,這段經歷讓他更加厭 惡廣告了。他認為,廣告就是操控人們購買自身不需要的商品。

最後,他與朋友 Cyril Kornbluth 共同撰寫了《The Space Merchants》這部科幻小說。在這部小說中,廣告商統治了世界,把一切東西都變成可以買賣的商品。

The Space Merchants

(圖片來自 cultureaddict)

雖然這部小說對於國內的讀者來說可能很陌生,如果不是科幻小說迷可能也沒有聽過這位作家,但這部小說已經成為西方科幻小說迷心目中的經典科幻作品。近日,在 Wired 網站的 Geek's Guide to the Galaxy 中,內布拉斯加大學的文學教授 Micheal R. Page 談論了 Frederik Pohl 在小說中展示的遠見。

「Pohl 是個寫科幻故事的小說家,」 他說,「隨著時間推移,他開始意識到,為什麼不把這個想法展現到未來呢?當廣告成為我們生活中無所不在的東西,未來會是什麼樣子的?」

在《The Space Merchants》中,學生們每日會得到定量的香煙,目的是讓他們早日染上煙癮。Micheal Page 認為,目前美國學校的速食行銷與小說描述的事情沒有太大區別。

「近些年來,我在學校裡看到了一些不尋常的現象,」 Page 說,「比薩店家設置了小亭子,每個走廊都有冰淇淋販賣機。沒錯,這種針對孩子的行銷,Pohl 和Kornbluth 早就預想到了。」

Ads everywhere

(圖片來自 journalism)

在這部小說中,過度消費導致了生態惡化,最終「淨水」和「木頭」成了高級奢侈品。在環境問題尚未引起關注之前,這本小說就已經談論這個問題了。 「《The Space Merchants》是最偉大的環保小說之一,」 他說,「科幻小說預見了這些不同的未來,它肯定會激發人們的想像,引導人們處理這些問題。」

儘管 Pohl 對消費主義和生態環境惡化提出了警示,但是,他並未喪失對人類未來的信心。「他說,他是短期的悲觀主義者,長期的樂觀主義者,」 Page 說,「他相信人類能夠克服自身的困境。我們能夠應對這些挑戰。我們是問題解決者。」

frederik pohl

(圖片來自 TheVerge)

在此次的訪談中,Michael Page 還談到其它一些話題。

 

關於未來科技的預測

如果我們回頭看,科幻作品預言了現在的一些科技,只是名稱不同或者沒有完全概念化。「《The Age of Pussyfoot》一書中出現了類似手機的東西,當然,它與現在的手機不同,不是能裝在口袋的裝置。實際上,它就像是個權杖,但它能實現智慧手機的許多功能。還有,你能帶著個人電腦四處行走,從這方面來說,Pohl 預言了無線接收器。」

關於人體冷凍法

Phol 曾經推崇過人體冷凍法,但是他本人並不想被冷凍,特別是到了老年的時候。「我覺得他說過,『我度過了一個完美的人生,我無法想像再去延長它了。』 但是,人體冷凍法出現在他的許多作品中。」

關於麥卡錫主義

「考慮到他的共產主義背景——儘管是很淺的背景——如果他是主流小說家,或許會受到某種程度的迫害。但是,麥卡錫或許理解不了科幻小說。這保護了科幻小說家,讓他們免受關注。實際上,James Gunn(美國科幻小說家)真的寫過一篇故事,直白地諷刺了麥卡錫。 但到了那個時候,我覺得麥卡錫的影響力已經不行了。」

題圖來自 kowaskiness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