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Ed48b3f3f2a9656d1b68b42bd62ec52f 在三年前,中國「快播」還是一個網路上正紅的網路服務,連過國內也有很多使用者在使用,甚至還有科技公司打算投資他們。不過,隨著中國的「掃黃行動」,快播一下子從雲端掉到谷底,CEO王欣也被抓去關。現在還記得「快播」這兩個字的人大概已經沒剩下多少人了。

2014年4月,中國舉行了一場大規模的「掃黃打非」大掃蕩,以掃黃之名在將中國的許多網路服務公司搞的天翻地覆,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當時原本聲勢如日中天的「快播」,該公司在當年一月份還被視為是明日之星,獲得大公司的投資,結果四月份就因為「掃黃打非」,幾乎被斬草除根。

而CEO王欣在逃亡一段時間之後,在同年八月被捕,而直到2016年一月份,這起案件進入法院公審。而在今年當時的公審上,王欣以及他的律師團還是維持他們一貫的傲氣,實話實說,而被封為「全中國最有種的男人」。

以下是今年一月份的報導摘要

在這次審判中,王欣以及他的辯護律師團隊舌戰不怎麼懂技術的法官,以及公訴人(類似台灣的檢察官),王欣以程式設計師直來直往的個性答覆,被網友稱為「全中國最有種的男人」,可以說透過這次的審判,獲得了中國網友超高的支持度。甚至許多經典對話已經在網路上開始廣為流傳。

實話實說:全中國最有種的男人

在這次的審判中,法院與王欣針對快播是否能在技術上偵測淫穢影片進行了許多精彩的論戰。 王欣在審問中表示,快播本身並不具備傳播屬性。而公訴人就質問他,為什麼在快播的伺服器中找到大量不良影片的內容?王欣表示他們的伺服器是緩衝伺服器,主要是用來儲存播放網路影片自動緩存的資料,這裡儲存的是片段的碎片,並非完整影片。

此外,公訴人還表示,「在查獲快播的伺服器中,淫穢影片內容的比例占超過70%」,詢問他快播伺服器中為什麼有這麼多淫穢影片。

王欣的回答則是「我也奇怪」,不明白怎麼會有這麼多淫穢色情文件。「要是真的這樣的話,就說明全國影片網站有70%是淫穢網站,這不符合常理,這個證據本身有問題。」

在審問中,曾經針對查扣的伺服器拿來當證據這件事,是否有效進行辯論。公訴人表示,在查獲的4台伺服器中,目前檢警已經鑑定出超過2萬部的淫穢影片。對此,快播的辯護律師表示:「假如一天工作24個小時,看兩萬部片子,我算了下伺服器被扣押的時間,平均一部片子只花了一分多鐘就鑒定完了,我想問法官,這合理嗎?」

令人拍案叫絕的論戰相當多,像是公訴人還問王欣:「你們明知自己的技術已經被線民利用,為什麼你們還不轉型?」王欣的辯護律師則答覆:「公訴人問為什麼不轉型,那麼中國的手機短信詐騙那麼盛行,為什麼不要求中國移動轉型啊?」

 

八個月後的態度大轉變

不過,就在八個月後,這個「中國最有種的男人」卻突然態度大轉變,包括所有快播團隊的其它涉案人也一樣。這中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或許就如王欣自己所說,「透過這麼長時間的思考,我覺得我有必要對自己深刻地反思」,因而當庭認罪。

根據中國媒體的報導,在昨天北京市人民法院再次開庭審理「快播」傳播淫穢物品牟利一案。快播公司辯護律師表示認罪。

快播公司CEO王欣當庭「認罪認罰」,並表示借這個機會向網友道歉,希望快播案例成為行業自律的警示。張克東、牛文舉表示自己真誠悔罪認錯,過去法律意識淡薄,希望能得到從輕處罰。

王欣坦承「在我第一次開庭的時候對證據我沒有否認過,只是說當時我的觀點是認為我們沒有主觀的違法犯罪行為,我偏執地認為我沒有犯罪。但是透過這麼長時間的思考,我覺得我有必要對自己深刻地反思。我認為在這個事情我們有一定的錯誤,傳播淫穢影片是不爭的事實,出現問題之後我們沒有採取更加有效的監管手段,特別是我也沒有對公司進行業務轉型,色情影片的傳播也是對公司有幫助的。我覺得我們在社會責任跟公司利益兩個問題上,我們更多的選擇了公司利益,這些淫穢色情內容對很多用戶造成了傷害,很多還是青少年,這也是一種失職,一種犯罪,如果一家公司違法,作為公司的CEO應該承擔這些責任。」

王欣辯護律師做罪輕辯護,提出三點:一是「王欣的明知不是主動的傳播,快播的技術不是為了淫穢影片而研發的」;二是「快播公司沒有直接的傳播行為」,「快播的獲利方式不屬於直接收取服務費」;三是王欣辯護人認為王欣有「自首行為」。王欣辯護人建議「對王欣三年左右量刑」。

 

新聞來源:36k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