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900904ae969f904c29239355ba7e6946 隨機的閃電不時落在一個荒涼的懸崖上,有一名神祕的女士穿著全身白衣……這是 Netflix 最新的原創影片《Meridian》(本文暫譯:子午線),故事怪異、令人費解,而且只有 12 分鐘之久。雖然《子午線》可在該公司全球串流服務上取得,但它不只是為了服務 Netflix 的 8,300 萬客戶,更是為了方便程式設計師們測試演算法而製作。 

 該 公司的內容合夥營運總監 Chris Fetner 解釋:「這是一個針對一大串工程需求而量身製作的奇怪故事。」Netflix 公司把自製的《子午線》用做測試素材,來評估影片編碼解碼器(encoder, decoder)的性能,目的是為了讓 Netflix 的串流看起來像 4K 電視。

外稿

而現在,該公司更把此影片免費奉送,讓別人──無論是硬體製造商、編碼解碼器開發者,甚至是競爭對手如亞馬遜和 Hulu,都可以用它來給自家產品進行測試。Netflix 是用共創 CC 授權(Creative Commons)的許可證來發表《子午線》,這對於不習慣分享資源的影視工業而言,是很新穎的事情。Fetner 說:「他們習慣做利用內容的生意,而非放棄生意。」

但對於 Netflix 公司,它只是進程的一部分。由於自身的矽谷 DNA,Netflix 公司在諸多聚焦雲端運算的開放原始碼專案上,有長期與其他公司合作的經驗。現在,它要稍微推好萊塢一把,也來做一樣的事情,而《子午線》僅僅只是個開始。

 

為何 Netflix 公司要發表也能幫到對手 iTunes 的工具?

上周,Netflix 公司還把一套工具組也以開放原始碼釋出了,這是用來解決影像工作室和影片服務共通的惱人問題。

好 萊塢在進行全球媒體生意時,經常要為每部電影製作數打的不同版本。不只是在不同的市場需要不同的字幕,還有給飛機上的版本要剪片掉「高風險」場景(譯註: 在某些國家飛機上的影片,「炸彈」、「恐怖」等字眼會被消音甚至被剪片),以及地區化要求,如在日本所有的正面全裸需要打馬賽克,此外還有重新配音版本 等。

維護這種種的版本不僅得集中大量資源,還很容易引發錯誤──最近 Netflix 公司自身也才出了個紕漏,他們以為準備好了一部電影給德國的觀眾,Fetner 說:「標示是德國版。」但事後經仔細檢查,卻是用葡萄牙語配音的巴西版。 他調侃著說:「對於我們的德國同事而言,這應該不是啥好經驗。」

Fetner 解釋,這個閃失不是一個單獨事件,還有更多像這樣的天翻地覆。只是處理流水線上的一點小錯誤,就可能導致影像工作室目錄上的影片大範圍集體出錯。

Netflix 公司希望用互動性母帶格式 IMF(Interoperable Master Format)來解決這個問題,這是一項新標準,用來在工作室和像 Netflix 一類的服務商之間交換母帶檔。本質上,IMF 結合了原始影片與一串指令,來告訴 Netflix,它在哪些國家區域需要跳過哪些片段(相當於剪片),以及需要什麼音檔(譯註:地區配音或者放上消音的逼聲)。這就好像我們在街頭買茶飲 時,可以方便地選擇糖量跟冰的多少,甚至加其他配料,Fetner 說: 「有了 IMF,我們得到了所有的配料。」而且《子午線》的製作就帶有示範與實驗 IMF 的目的,這支才短短 12 分鐘的影片有可能就此改變影視工業發表影片的方式。

IMF 已經被發展成美國電影電視工程師協會( SMPTE)的標準,有些影像工作室也已經開始用好幾個月了。然而 Fetner 承認,這只佔提供給 Netflix 的所有電影中「一個小小的百分比」。部分原因是,還沒有廣泛的工具支持這個格式,這就是為什麼 Netflix 公司除了示範影片外,還要打造工具而且加以開源釋出,即使這些努力也有利於競爭對手。

舉個例子:Netflix 公司現正發布一個工具,來幫助工作室將 IMF 母帶檔轉換成適用於蘋果 iTunes 的檔案格式。Fetner 說:「把內容提交給我們的工作室,其實還有很多其他業務問題要解決。」他認為即使這意味著額外也幫到 iTunes,幫助工作室整合 IMF 到工作流程中,最終還是有利於 Netflix 公司。 他說:「如今,蘋果尚未支援 IMF,然而內容持有者,還是得做蘋果的生意。」

 

漲潮舉眾船

外稿

這 種思惟對好萊塢相當新潮。在矽谷,許多公司早就意識到,一個漲潮可以「舉起」所有的船隻。開放原碼已經成為大部分科技產業的關鍵商業慣例,當然 Netflix 一直參與其中,已經分享許多點子和源碼很長一段時間了。多年來,Netflix 公司已經發布了 150 多項開源計畫。其中很大比例是以雲端運算為中心,Netflix 長期在雲端運行大多數業務,並隨著時間的推移將該公司對資料分析、優化雲端伺服器性能,甚至監控公司雲端基礎設施安全的程式予以開放原始碼分享出來。

值 得注意的是,在開源世界裡,並非每個人都喜歡 Netflix。開源社群裡的「基本教義派」就不喜歡 Netflix 把 DRM 用在其串流媒體服務上,例如自由軟體基金會( FSF)就一度要求其支持者抵制這家公司。但產業界則是擁抱了 Netflix 的開源計畫,根基於 Netflix 的開源碼軟體,已經被 Yelp、Yahoo、IBM、微軟等大公司所採用。

今 年 6 月,Netflix 公司把一項名為影像多方法融合式評估的演算法(Video Multi-Method Assessment Fusion  縮寫為 VMAF)發表成一個開放原始碼專案。 VMAF 過去幫助 Netflix 公司,找出哪些影片編解碼器最適用於他們的服務(基於真實世界的實際觀影測試)。現在該公司想要幫助其他公司也能做到一樣的事,進而以更多的資料來改善這 個工具,這也影響越來越多的公司把同樣的精神帶到好萊塢。

 

無人機不夠力,所以 Netflix 公司租了一架直升機

回 到一開始提到的《子午線》,這其實是 Netflix 公司第三次自製的測試素材,也是迄今最有野心的一次。《子午線》的影片規格是一部 4K 高動態範圍(HDR)的影片,每秒有 60 幀影格、亮度峰值達 4000 nit、音訊採杜比全景聲(Dolby Atmos)。換句話說,這影片在各方面的規格都用到最頂級,並很故意地做進了許多為難編碼器的視覺特效。例如老舊、顆粒狀還帶有噪訊的素材,以及雪茄的 煙、霧、在背景移動的物體、其他視覺雜訊。

外稿 外稿

在 拍攝上,Netflix 公司與包括 Sony、杜比、Red Studio 在內的多家合夥公司聯手的《子午線》,沒有採取任何拍片捷徑,例如有一個場景,該公司試圖用無人機來拍攝一輛汽車的行駛,但成果不太對勁,所以 Netflix 公司就改用傳統的直升機來拍攝。影像演算法總監的安妮亞倫(Anne Aaron)說:「測試的內容必須要有代表性,一定要如實呈現今日電影是怎麼拍的。」

影 像工業在很大程度上依賴著很少的測試素材聖典,亞倫說,如果你要測試的是影像編碼解碼器與其他軟體在處理上萬部電影的表現時,這可就是一大問題了。現存的 一些開放授權素材不但少,而且很大部分上是由動畫軟體製作成的動畫,用來測試會導致一些盲點,亞倫解釋說:「比方說編碼器可以為 3D 動畫『Big Bucks Bunny』高度特別調校編碼行為。」(譯注:作弊的意思)

▲ Big Bucks Bunny 的影片。

即 使《子午線》是為了考驗演算法的角度而生的,但 Netflix 的訂閱戶仍然可以享受這部影片本身。該公司已經把所有測試影片放在其正規的影片目錄裡且從此成為常態,用來觀察在現實世界裡觀眾的反應。目前來說,觀眾似 乎真的喜歡這件事,還在評論上開玩笑地把一些老影片片段來跟經典電影「大國民」比較,此外,也對那些工程師用來進行播放測試的影片感到有趣。

外稿

對於亞倫來說,她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看到 Netflix 的觀眾對《子午線》將有什麼回應。她開玩笑地說:「如果反應良好的話,要有第二季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該片也只有一集啊,筆者其實也看完了《子午線》,反倒希望 NetFlix 是不是能先把第一季拍完呢?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