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898e02c9f58a4c321b63067cf7a8c91f 如果 AI 能用來做助理、下圍棋的話,消滅蚊子當然也不在話下。Alphabet 子公司 Verily 這幾年一直投入精力在研究如何除蟲(Debug Project),目的是為了減少一種叫做「埃及斑蚊」的物種,這種蚊子傳播了登革熱、黃熱病、茲卡等病毒。

埃及斑蚊主要在熱帶地區叮咬傳播,9 月 28 日,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宣佈在美國已經有 3625 個案例,而在邊界地區則有 22069 例,大部分在波多黎各。控制這些蚊子的傳播已經變得刻不容緩,Verily 團隊正努力研究的是如何讓這些蚊子不孕不育,從而大量消滅這種生物。

 

傳統做法:殺蚊之前要先養蚊

目前比較流行的方法是將不能生殖的雄性蚊子釋放到野外跟雌性交配,然後生下的蟲卵就無法孵化。這種方法簡單、耗時較短,而且只需要交配一次,所以用來控制蚊蟲種類上效果最銘心啊。

但從經濟角度考慮,如果成本能進一步下降,才能大規模推行這種方法。

Verily 的副總裁 Linus Upson 說重新培育這些雄性蚊子成本太高:「這種方法需要大量的雄性蚊子,一個試點至少需要 100 個雄性蚊子。」

因此 Verily 更青睞另一種方案,那就是向現有的雄性蚊子注射一種名為沃爾巴克體(Wolbachia)的天然細菌,這種生殖寄生蟲細菌會使得蚊子不孕。這種方法較為成熟,算是一種「生物殺蟲劑」,位於肯塔基的公司 Mosquito Mate 已經在洛杉磯試驗過,用沃爾巴克體試驗於相關的蚊子——白紋斑蚊,從環境保護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獲得批准後。

另一方面,Verily 還利用 AI 技術用戶辨別蚊子的性別。在之前的實驗中,研究者通常透過人工分離蚊子,這種做法成本高而且容易出錯,將放置了病毒的雌性蚊子放出去很危險,因為雌性蚊子會依賴吸血為生,而雄性蚊子靠植物花蜜。

在部落格中,Verily 向公眾分享了自動飼養和釋放這種雄性蚊子的產品原型,以及追蹤蚊子種類種群的新型感測器。

賓州州立大學昆蟲學和疾病流行病學副教授 Jason L. Rasgon 認為如果 Verily 能夠在學術論文裡展示這項技術,能夠幫助 Wolbachia 技術更廣泛地應用:「任何自動的、增加精確性的,而不會意外釋放雌性蚊子的方法都是好方法。」

Verily 在原型階段就宣佈了,並且尚未找到任何商業方法,曾經負責過 Chrome 瀏覽器開發的 Upson 解釋,因為這項技術需要找到地點來測試:「如果我們要將這些蚊子釋放到現實世界中,我們需要跟社區溝通。這跟發佈一個消費者網路服務不一樣。」


科技能解決一切問題?

矽谷的科技公司都喜歡透過技術來解決這些影響足夠大的公共衛生問題,上個月,馬克·祖克柏就宣佈捐出 30 億美元在 100 年內解決「所有疾病」,而之前比爾·蓋茲支援的基金已經花了 4000 萬美元在里約熱內盧、麥德林、哥倫比亞地區的消除登革熱計畫上。

Verily 跟智慧家庭公司 Nest、光纖公司 Fiber,是 Alphabet 眾多獨立子公司裡為數不多的能夠提供收入的公司之一,不過 Upson 則坦白說他也不知道除蟲計劃要怎麼盈利,但是因為蚊子傳播的疾病給社會造成了很大的經濟負擔,「總會有一個可持續的方法,將這個變成一個生意。」

 Verily 公司原本屬於 Google X 實驗室,今年獨立出來成為了 Alphabet 的子公司,目前經營的計畫包括:能檢測糖尿病指標的智慧隱形眼鏡、供給帕金遜患者使用的 Liftware Spoon 智慧勺子,以及為了建立健康人體的圖譜,從人群中抽取遺傳和分子訊息的 Baseline Study 研究、健康檢測手環等。

不過這些產品可能只是 PPT 概念產品。六月份,Vanity Fair引用一份來自健康和醫藥領域的出版物 Stat 的報導,認為這些計畫的研發都出現了問題,原型產品不能用,而原本負責血糖監測產品的 Babak Parviz 更在去年跳槽去了亞馬遜。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