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41a6d7358bdad89417faaadb4450c3ef 席德梅爾是少數幾個遊戲設計師的名字會出現在遊戲盒子上的遊戲設計大師,甚至可以說他永遠改變了策略遊戲。尤其是他的文明帝國系列,更是影響了現代所有的策略遊戲。而今年,更是第一代《文明》推出至今25週年。

不過,作為《文明》系列的開創者,席德·梅爾表示他自己玩《文明》的功力只是「一般」。當他承認這件事的時候,並不是故作謙遜,而是想闡明一下自己玩遊戲的風格。

「要玩好《文明》,你必須找出並利用遊戲中的弱點,」 梅爾說,「我不會做那種事。在玩遊戲的時候,我會遵循設定好的規則,扮演特定角色……其它玩家可能會說,『哦,我發現戰車的能力超強,因此,我要造出一大堆的戰車。我的競爭心不強,因此,我不能說自己玩的很好。」

最近,《文明6》即將發佈之際,席德·梅爾接受 Ars Technica 網站採訪,談到《文明》系列開發的一些事情。

civ-1

(《文明1》,圖片來自 venturebeat

從《文明1》以來,這個系列經歷了許多變革。在梅爾的心中,《文明 1》佔據了一個特別的位置。「我與它一起度過了一年半的時間。基本上,那部遊戲是我與 Bruce Shelly 兩個人做出來的。至於其它的《文明》系列遊戲,雖然我會參與其中,但是參與的時間都不長,然後就去忙其它事情了。」

在接下來的《文明》遊戲中,梅爾轉變成指導者,向開發人員提供歷史知識、建議和支援。「設計師們的自尊心都很強,很容易受傷。製作遊戲的過程會充滿痛苦。我的部分任務是鼓勵他們。如果某個想法不行,再試試其他的想法。」

chair

(梅爾辦公室裡的沙發。當開發者諮詢問題的時候,會坐在上面。)

因此,梅爾並不去做微管理。他不在意新遊戲的純粹性或者傳承,「我發現,最好的做法是放開手,讓他們嘗試新想法……設計師們理解《文明》的核心部分。他們是遊戲的粉絲,因此,他們不會把《文明》變成第一人稱的射擊遊戲。我的工作不是去否定他們的想法,而是告訴他們那些想法是合適的。最終,只有試過某些東西,你才知道它是否真的合適。」

作為一款模擬人類社會的遊戲,《文明》系列必然涉及到政治問題。梅爾說,多年的遊戲設計讓他更加理解現實政治了。「批評政治家、領導者、你的老闆,或者某個處於領導職位的人,那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我認為,《文明》會讓你發現,政治並非想像的那麼容易。一切都是交換。你在某個地方取得了成功,卻要在另一個地方付出代價。」

civ-6

(《文明6》,圖片來自 gamespot)

不過,由於遊戲強調趣味性,並以玩家為主題,它不會宣揚什麼政治觀點。唯一的例外是《文明1》。「我比較驕傲的是,《文明1》涉及到了全球變暖問題。當時,那是非常超前的想法,」 梅爾回憶說,「它是遊戲機制的一部分。回顧《文明1》是件有趣的事情。不過,整體來說,它裡面的許多話題都已經過時了……」

另外,雖然《文明》系列展現了歷史事件,但是,遊戲首先強調的仍是趣味性。「我們內部有個玩笑,『研究總在遊戲開發完成後,』 」 他說,「在製作遊戲的過程中,我們會使用一些人們熟悉的歷史事件。然後,要證實某件事情時,我們才會回頭去翻歷史書,找找真實的事件。我們會給你一些基本的要素,但不會重現歷史。一個事件總會存在許多變數,因此,遊戲才可有重玩的價值。」

最後,梅爾談到了遊戲的創新。「25 年前,我們的優勢是,幾乎一切事情都是新的、沒人做過的。如今,一切事情都有人做過。但是,我仍然樂於尋求新主意。我曾提到一個恐龍遊戲。那是我一直想要做的,但從未搞清楚如何去做,因此,有些想法還是讓我很感興趣。」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