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利用臉部辨識來購物的同時,你可能也出賣了自己的隱私

現在有很多廠商都透過臉部辨識的技術,提供了許多給消費者更有趣的購物經驗。國內也有飲料業者與便利商店合作,利用VR技術讓拿著飲料的自己身影在螢幕上變成卡通造型。但是,當你在提供你的「臉」讓廠商作行銷的同時,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的隱私是否也被出賣了呢?

在挪威的首都奧斯陸,Peppe's Pizza餐廳因為電子廣告看板出現故障,曝光了這個利用臉部辨識的電子廣告系統的程式碼。從這個程式碼可以看到,他們能夠記錄顧客的性別、年齡段、面部表情、是否戴眼鏡、以及觀看廣告牌的時間。

基於這個事件,都柏林的程式設計師Youssef Sarhan做了一些挖掘工作,並發現了類似的廣告看板。 他的想法反映了許多人的想法:

「你的注意力(以及與之相關的數據)在未經的許可或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轉交給廣告客戶,無法選擇退出。 這是問題的癥結所在。 這種公共廣告看板本身的設計沒有透明度,沒有明顯的通知,使用者也沒有辦法選擇退出不讓廣告看板記錄。這絕對是對一般消費者隱私的侵蝕。 我覺得這是不能接受的。」

人臉識別公司NTechLab的創始人Artem Kuharenko開發了以神經網路為基礎的人臉識別演算法,在2015年11月,他們贏得華盛頓大學Megaface面部識別挑戰賽,擊敗了包括Google的Facenet在內的其他90個團隊。

在這之後,他們推出了FindFace,允許任何人用智慧手機拍攝照片,上傳到伺服器中,並在不到一秒內找到照片中這個人的社群媒體帳戶。它幫助Twitter用戶找到失去聯繫的朋友和親戚,以及建立新的聯繫。FindFace還可以搜尋東歐最大的社群網路VK,它也被用於解決懸案、確定犯罪分子。

NTechLab最近宣佈,他們的技術現在可以檢測情緒、年齡、性別。他們認為「這將對零售和安全問題產生重大影響,其中包括允許閉路電視相機檢測潛在的罪犯和逃犯,如果他們表達恐懼,仇恨或緊張等情緒,就可以將其標記為可疑。」

關於使用嵌入人臉識別技術的電子廣告看板的想法,Kuharenko評論:

「我認為企業正在努力地瞭解客戶相關的行銷訊息,這一點是沒有錯的。 他們研究需求,人類史上一直都有人在做這件事情。過去,透過來自beacon和WiFi路由器的訊息,廠商彙集了大量個人訊息:你住在哪裡,說了什麼,你到過的地點。 分析你的網路資訊,透過大型聚合器收集有關你的偏好和興趣的所有訊息。 這種分析是現代世界中很常見的事情,並不是人臉辨識出現才有的。」

Kuharenko表示,他們的人臉辨識服務已經在一些商場被使用,以監測進出商場的人的情緒。 他進一步說:

「我們的使命是讓世界變得更安全,更舒適。 我們的產品策略和使用我們的技術實施的所有計畫都在實現這一目的。 任何技術都可以用來做壞事、也可以用來做好事。 我們認為這種技術全面實施的積極影響將遠超過負面影響。 你不妨想想,現在人類都已經可以進行私人太空旅行、我們有VR、進入數位經濟時代,但我們的個資透明度依然保持在50年前的水準。 人們需要重新思考隱私的概念。」

在利用臉部辨識來購物的同時,你可能也出賣了自己的隱私

安全 VS 隱私 VS 個性化的現實

問題的癥結,似乎是如何在不同使用情境下,找出一個平衡點。

絕大多數人們都選擇同意在公共場所讓鏡頭監控自己的隱私,包括在包括餐館和商場。出於安全的理由,甚至有些人覺得監控鏡頭還不夠,需要增加更多的監視器。但為什麼只要一提到「臉部辨識」,就會讓我們覺得隱私被侵犯?

從監控和臉部識別系統的角度出發,其實兩者的結合能夠幫助警方更快更有效地找到一個恐怖分子,確定一個罪犯並防止犯罪的發生。 全面監督的問題其實不在於如何引入,而是如何使用技術的問題,包括對執法機關的權力和對社會的控制。

在利用臉部辨識來購物的同時,你可能也出賣了自己的隱私

另一種犯罪檢測?

臉部識別技術如何應用取決於你的想像力,今天我們看到法國教育者利用這項技術來確定學生在遠程學習過程中是否受保持專注。  之前也報導過,北京天壇公園安裝了六台機器來監控公廁中的衛生紙。 據報導,旅遊景點經常有大量遊客將衛生紙帶回家,現在機器在分配固定長度的紙張之前掃瞄訪客的面孔。

雖然在公共場所預防和檢測犯罪中越來越多使用臉部識別技術是存在爭議的,但它的好處可以說勝於對隱私造成的影響。然而,針對行銷和零售目的的臉部識別技術,則並不那麼讓人覺得有必要性。

正如Youssef Sarhan所說:「這不是對技術的批評以及反對...相反地,這是一個機會,討論我們如何保護和維護我們在公共領域保持匿名和不被追蹤的自由。」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