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B265826776837b15c6599b67c1a0401e 越看臉書越孤單、Line上面幾百個聯絡人卻找不到一個人一起吃晚餐----恐怕很多人都有這種感覺。那是因為,在讓人上癮這一點上,社群產品就像毒品。他們能帶給你一時的快感,但在這之後就會非常難受。除非你不停的吸食。

在美國,問題更加嚴重。以至於 Facebook 和 Google 的早期投資人都站了出來,感慨自己曾經幫助了現在的這些「惡魔公司」。

羅傑·麥克奈米(Roger McNamee)是風險投資公司 Elevation Partners(由英國搖滾樂隊U2 主唱波諾創立,麥克奈米同時也是一位音樂人)的聯合創始人和投資總監。近日他在《今日美國(USA Today)》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闡述了自己對「社群上癮」的看法。

以下是他的文章:

我很早就投資了 Google 和Facebook,那時候他們都還沒有賺錢。另外,我也是Facebook早期的顧問。但現在,看到這些Internet公司對人們造成的傷害,讓我非常痛心。

科技已經從各種方面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大部分都是朝好的方向改變。因為智慧手機的存在,我們從早上醒來到晚上睡著,一直被科技所影響。雖然我們隨時享受手機帶來的便利,但是一些本來用意很好的產品,卻開始給我們的健康和自由帶來了不可忽視的負面影響。

Facebook 和 Google 的主要收入都來自廣告,而要賣更多廣告,他們就需要用戶更久的停留在自己的產品裡,要不斷吸引用戶的注意力。事實上,Facebook 和 Google 等 Internet 巨頭一直在利用人性,讓人們對產品上癮,無論是查看是否有新消息、新通知,還是從新技術裡尋找身份認同。在利用人性這一點上,這些科技公司都是賭博業的學徒。

Facebook 和 Google 的人認為,給用戶更多他們想要的東西是一件值得驕傲,值得被人們稱頌的事。他們認為這並沒有什麼不對,因此也不應遭到譴責。但他們沒有意識到,其實最重要的是,他們的產品到底有沒有讓人們更開心、更成功。

你以为在刷微信,却不知道自己的大脑已经被“黑”▲一些 Internet 服務和毒品一樣會讓人上癮

賭博、尼古丁、酒精、海洛因,或者 Facebook 和 Google(主要是它旗下的 YouTube),都能讓人產生短暫的快感,但長期看,這些東西都會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大部分用戶根本意識不到自己已經上癮,除非他們的症狀已經到了幾乎不可救藥的程度。

我們每個人一天都只有24小時,科技公司都在爭搶這裡面的每一分鐘。影片流媒體公司 Netflix 的CEO 曾經表示,他們最大的競爭對手是睡眠。

這些公司到底有多讓人上癮呢?一份2013年的研究報告顯示,人們每天會看150次手機(按8小時睡眠,幾乎每6分鐘看一次,但有時候看一次手機時間很長,所以人們看手機的頻率其實遠遠大於每6分),現在這個數字可能更高了。

Facebook 的用戶每天要在上面花50分鐘,如果再算上 Snapchat,Instagram,Twitter 等社群應用,人們在網上社群花的時間更多。要記住,這些公司會利用每個用戶來賺錢:你的每次點贊、分享、搜尋、購物或者發照片都為會這些公司創造數據,讓他們能更精準的給你推廣告,最終轉化成這些公司的收入。

你以为在刷微信,却不知道自己的大脑已经被“黑”▲Facebook 和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股價圖

你如此重度使用 Internet 產品的結果就是,這些 Internet 公司比你自己還要懂你。這就讓他們有能力影響你,而且是不知不覺潛移默化的影響你,讓你做一些能為他們帶去更多經濟利益的事情。

Facebook 和 Google 的競爭其實就是用戶注意力的競爭,為了吸引用戶的注意力,他們可能會為給你那些你想看的東西,讓你深陷其中。意思是,你的思維和眼界會因此受限,你固有的偏見會得到增強。你無法接收到各種不同的想法和觀點,而只能看到和自己相同的觀點,因為這些是你最願意看的。

這種情況的危害會隨著時間越來越嚴重。

最近澳洲媒體爆出一個消息,一位 Facebook 的廣告銷售人員告訴客戶,他們有可能把廣告展示給難過或者開心的人,讓這些人更容易被廣告打動。在美國,Facebook 曾經也顯示過自己影響用戶心情的能力,透過在訊息流展示不同的內容,他們可以讓用戶更開心或者更難過。

雖然 Facebook 沒有把這些能力做到一個很直觀的產品裡,但可以確定的是,Facebook 每天都在影響著用戶的情緒(而用戶自己根本意識不到)。曾經在 Google 負責設計道德判斷的特裡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把這種現象稱為「駭進人們的大腦(brain hacking)」。

你以为在刷微信,却不知道自己的大脑已经被“黑”▲文章作者、Facebook 和 Google 的早期投資人羅傑·麥克奈米

要究根溯源的話,這些問題並不是搜尋或者社群網路所導致的。這些服務有巨大的價值。問題的根源其實是這些公司的商業模式,準確的說,是以廣告為核心的商業模式。這就使得他們必須想盡一切辦法吸引用戶的注意力,然後導致更深層的「駭進人們的大腦」。

我們來比較一下用戶數吧。Facebook 有20億用戶,Google 的 YouTube 有15億用戶。這幾乎和地球上的基督徒和伊斯蘭教徒數量相當。但這些服務的主要用戶都在發達國家,所以這給了 Facebook 和 Google 在發達國家裡更大的影響力。

其他服務,比如 Instagram,WhatsApp,SnapChat,Twitter ,用戶量也在1億到13億之間。這些服務並不是都會「駭進人們的大腦」,但全部都在那條路上,只是可能還沒達到「駭進去」的程度。而且,沒有人從這方面在做監管。

任何人,只要願意付錢,就能和 Facebook 和 YouTube 合作來觸達這些上癮的用戶。這裡面可不乏壞人。曾經有一家公司利用了 Facebook 的工具來監控部分美國公民。美國聯邦政府一家機構還曾質問 Facebook 為何向一些金融公司提供工具,讓他們能根據不同人種來左右房產市場。更別說,Facebook 還曾是散佈謠言的最佳平台。

這些公司要賺錢,所以我們無法寄希望於他們既做裁判員又做管理員。目的對於這一點,也沒有什麼政策法規,而且政府似乎也沒有動力去做點什麼。如果我們想要防止自己的大腦被"駭",我們能做的只有強烈要求 Facebook 和 Google 做出改變,比如創造新的盈利模式。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