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解決你的手機依賴症?這些是國外網路工作者提供的一些私房辦法 美國媒體 Recode 近日舉辦了一場同業交流會 Code Media,會上主辦方和多位創業者、投資人和媒體人討論了「減少科技上癮的責任在於科技公司還是個人消費者」這一話題。下面就是節錄其中一些人的意見。

數位行銷公司 Deep Focus 的創始人 Ian Schafer表示:

「我傾向於把手機放在離床比較遠的地方。這樣,我睡覺前最後做的一件事情絕不會是玩手機、早起後做的第一件事情也不會是玩手機。我珍惜這兩段不使用手機的時間。當然,我離開廣告工作之後,也能更加遠離科技;因為當你在服務業的時候,所有的事情幾乎都是緊急事件。」

 

影片製作平台 Wipster 的 CEO Rollo Wenlock 表示:

「我以前在鄉下有一個房子,由於離都市太遠了以至於沒有網路;但是我覺得這很棒。我以前經常帶著朋友們去哪那裡玩,大家都把手機放在車裡,並且把車停在停車場。我們會自己生火、跳進河裡玩,然後忘卻生活中各種各種的事情。

那個時候我就意識到,自己擁有網路時的生活像是不斷重複的短迴圈:不斷地查看-查看-查看;但是在鄉下,這個短迴圈變成長迴圈——和人們長時間地交談,並且思考更深層的東西。長迴圈對我來說非常有幫助。但是後來,我賣掉了那個房子,我的短迴圈又開始了。」

 

視訊社群平台 Convoz 的創始人 Chamillionaire 表示:

「我並不覺得我對科技很上癮——儘管這聽起來正像上癮的人會說的話。但實際上,我確實經常挑戰我自己。有次,我挑戰自己不吃紅肉;然後,我大概有10年都沒有吃紅肉。我挑戰自己不喝咖啡因——我過去可是總是在喝紅牛的——但是,我之後就再也沒喝過咖啡因。所以當我決定自己不要太依賴科技的時候,我總是能自我節制,然後在一段時間內不看手機。」

 

科技媒體 Recode 的資深記者 Johana Bhuiyan 表示:

「我這麼做已經很多年了……我設置了每晚10點鐘之後的自動勿打擾模式。事實上,這並不算是最好的做法,尤其是當老闆找我的時候;我的勿打擾時段是晚上10點到早上7點,而且我把手機放在離床、離我很遠的地方,我努力不去碰觸它。」

 

但不是每個人都能成功的,女性服飾銷售網站 Nasty Gal 的創始人 Sophia Amoruso 表示:

「我下載了一些記錄手機使用時間的 App。但是,沒有一個有用,它們完全沒有改變我的習慣。我幾乎永遠都在使用手機。我醒來,躺著玩手機,然後手機會掉在我臉上。我去廚房都要帶著手機,它就像我的安全毯一樣。」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