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賭 VR,HTC 的執著是一種遠見或是執迷不悟? 2017 年,HTC 公司公佈了一項和 Google 的重要合作。按照合作協議——HTC 公司內原參與製造 Google Pixel 手機的員工將加入 Google,HTC 將其知識產權非專屬授權 Google 使用。而 HTC 將拿到 11 億美元,藉以協助新技術部門的發展。

這一年,也是 HTC 這間公司 20 歲的生日,一切都像是輪迴和命中注定——這家公司在 1997 年成立,幾經發展,和巨頭 Google 一起開啟了輝煌的行動時代,卻又突然面臨急劇下墜的銷量,將最核心的手機部門全權託付給了這家合作夥伴。

2018 年初,HTC 公司內部傳出了重要的架構和人事變動——將由 5 位區域總經理在美洲、歐洲、台灣、北亞、中國等區域各自兼管智慧手機與 VIVE 虛擬現實事業,手機和 VR 業務合併,以便在產品及策略面採取一致的做法。

王雪紅強調,由單一區域總經理兼管兩項事業,可望在推出智慧手機和 VR 產品上採取一致的做法,也能全球業務變得更具策略性、更靈活且成功,有助於 HTC 整體成長並為消費者帶來新世代的技術。

今天來看,2014 年的MWC上的 HTC 中階機Desire 8 系列,這應該是人們最後一次以一家「手機公司」的視角看待 HTC。

2015 年,HTC 和遊戲公司 Valve 合作推出 Vive 虛擬實境眼鏡開始,HTC 這家公司就埋下了一個新的註腳——VR。在進入這一領域之後,HTC Vive 對行動平台展開的策略,他們希望借此來挽救公司下滑的趨勢,並搶佔下一個未來。

 

HTC 的 MWC 2018

也許是沒趕在一個合適的時間點,自去年 11 月份在台北發佈 HTC U11+ 和今年 1 月份在北京發佈 HTC U11 EYEs 之後,在MWC 2018 上,HTC 在手機和 Vive 方面都沒什麼要特別宣佈的。

不過,MWC 2018 上的 HTC Vive 會場,也和其他幾年沒什麼區別——依然包下了不小的場館,展台依然人氣滿滿,在這裡 VR 體驗被體驗者圍個水洩不通,不過,相對來說 HTC 手機會場的門前就……

HTC Vive 在會場放置了接近 10 個體驗區,提供幾十個不同內容給前來的記者、供應商、新的合作夥伴體驗。有趣的是,這些工作人員的大部分都是來自於 HTC Vive 的合作夥伴,HTC Vive 扶持的內容創作團隊,並非是 HTC 自己的工作人員。

在這幾個體驗內容當中,有一個內容排隊最長,新鮮度最高的活動,就是這個——

豪賭 VR,HTC 的執著是一種遠見或是執迷不悟?豪賭 VR,HTC 的執著是一種遠見或是執迷不悟?

這是一個熱氣球的體驗活動,體驗者需要走進這個實體的熱氣球裝置中,其中座椅和其下面的氣罐都是道具,頂部的開關裝置則被改造,透過頂端開關可以控制熱氣球的上升,否則熱氣球就會在空中漂流。在整個體驗過程中,這個熱氣球裝置會被懸吊起來,旁邊甚至還配備了一個鼓風機,不時的工作人員還會隨著你體驗的內容在旁邊幫你搖晃一下……

有一些前來體驗的人士將其稱為「混合現實」。

從體驗者的反應來看,大家都為這個體驗活動叫好,大家說這個裝置非常的真實,甚至有一些體驗者會有很強烈的「懼高症」反應。

這個「熱氣球的遊戲體驗」其實就代表所有的那些你在遊樂場見到的大型 VR 遊戲機台,是一種強調「周邊體驗」的豪華裝置。在VR體驗的過程中,VR 眼鏡只是其中一部分,其最重要的觸覺體驗,則還需要透過其他更多更昂貴的裝置實現…..

 

優秀的產品,遇上不景氣的行業

在很多從業人士的眼中,HTC Vive 是目前可以買到消費等級最優秀的 VR 裝置。

HTC Vive 在硬體這條道路上走的最深,也最紮實。隔壁 PlayStation VR 則是利用遊戲內容來推動成長,但硬體規格相對較低,消費市場也不溫不火;Oculus Rift 在定位上採取不同的技術,但人們認為 HTC Vive 和 Valve 合作的 Lighthouse 更精準。

HTC Vive 強調走高階的產品路線,迄今為止已經有三款產品——Vive Focus 是針對 VR 大眾消費者市場的產品,它是一台一體機;Vive 則是針對 VR 愛好者市場,它是 PC 上使用的 VR 眼鏡;第三個則是在 CES 上剛剛亮相的旗艦產品,Vive Pro,規格更高,針對專業/職業級 VR 市場。

除了拿的出手的硬體,HTC Vive 還在努力推廣 VR 內容創業。

HTC Vive 自 2016 年 4 月就開啟了 Vive X 加速器計畫,目前為止三期計畫投資了超過 90 個 VR 生態鏈上的團隊,這些投資分佈在技術、硬體、內容等多個部分。

對比其他幾家產品,HTC Vive 上的內容已經算很多,而且保證了各個方向的內容都有。而根據 HTC 之前發佈的資料,目前在 Vive 應用程式商店 Viveport 上的應用程式,也已超過了 1100 款。

HTC Vive 打算扶持更多的內容,來促進硬體的銷售,希望能出現一款殺手級應用,然後讓旗下的硬體可以普及推廣到消費者市場。

不過,儘管 HTC Vive 軟硬體產品都算得上是優秀,但和優秀的產品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市場的不景氣與未知的大眾市場。

根據網路上的一篇分析報告顯示——2015 年第四季度 VR 投資達到巔峰,此後便開始出現下降退潮趨勢;2017 年第一季,全球 VR/AR 的風險投資額只有兩億美元(共有 26 家公司獲得投資),相比去年同期的 10 億美元(29 家公司融資),暴跌八成。

對於普羅大眾來說,他們也其實不清楚自己在 VR 影片上能夠看點什麼,以及必須看點什麼。HTC Vive 強調 IP 化的內容和運營,HTC Viveport 宣佈已經談好了優質資源——即將上映的好萊塢電影《一級玩家》,以此來提高使用 VR 的用戶。

當然,除去內容外,老百姓們還是在抱怨 VR 太貴,這多少和 HTC Vive 的高階策略產生了衝突。

但 HTC Vive 還是在堅持高階,試圖說服消費者便宜的 VR 眼鏡並不能帶來好的效果,HTC Vive 認為,當下,要獲得好的效果就得付出更多的錢。

或許我們可以理解 HTC Vive 的高階策略,既然 HTC Vive 已經 All in VR,HTC 是衝著VR 的未來去的,那技術路線和高階策略就不得不走。眼下的消費者市場,還是先放放吧。 

 

是遠見,或是執迷不悟?

在這次的 MWC 2018 上的媒體採訪室裡,HTC Vive 中國區總經理汪叢青背後懸掛的是 HTC U11+ 全新旗艦手機的廣告,但全程採訪環節也沒提到太多關於手機的問題,對公司內部架構的變動、是否全面負責中國區的 VR+手機業務的提問也不置可否。

汪叢青認為,VR 的繁榮要像智慧手機一樣也需要依賴通信技術的發展,比如如果 VR 擁有 5G 技術,不光是內容還有硬體方面,都可以為用戶提供更好的低延遲、高清晰度的內容。

對於未來,汪叢青經常向媒體提到的是——如果擁有了 5G 技術,它和 VR 產品結合,它就會像一個眼鏡一樣戴到外面去,我們就不需要和電腦連接了。

VR/AR 是一個最自然的互動方式,你跳就跳好了,你扣扳機就扣扳機。不需要教。

汪叢青提到的場面或許真的會存在,已經有特別多的大公司在驗證這一道路——Google 最早就有 Google Glass,微軟有 Hololens,盛傳蘋果也在研發自己的 AR 產品,不少創業公司也在研究這一類產品。HTC 也算是先行者了。

但這類產品還需要一定的時間,眼下也只能是針對非常小眾的工業市場。

HTC All in VR,從現在的表現來看,或許他們已經做好了長期抗戰的準備,他們選擇了最難、也是唯一的一條路上一走到底。

豪賭 VR,HTC 的執著是一種遠見或是執迷不悟?豪賭 VR,HTC 的執著是一種遠見或是執迷不悟?

2018 年,HTC 董事長王雪紅登上了 MWC 官方 Keynote ,給這次的參展定調——她沒有再提手機,提出了 Vive Reality 的設想,以此來映射 VR 這個單詞。言下之意,VR/AR 的未來將由 HTC Vive 來定義。

而 8 年前的 2010 年,王雪紅定義的 HTC 幾乎可以代表 Android 手機與蘋果分庭抗禮。

VR 可能是 HTC 最後的救命稻草了。既然抓住了,那就走下去吧。科技業往往都是這樣,堅持到最後才能證明你是對的。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