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痛批 Spotify 剝削音樂創作者,但他對音樂產業的理解大錯特錯 本週,馬斯克發表了對一個熱門話題的看法:藝術家們遭受例如 Spotify 和 Apple Music 之類的串流媒體巨頭剝削了嗎?他認為是的。

馬斯克的論點值得注意,尤其是當我們知道——其實至少在某個階段——特斯拉曾經考慮過打造自己的音樂媒體服務

而 VentureBeat 的記者 Sefi Keller 分析了他的說法,認為馬斯克的說法是錯誤的;因為大多數藝術家們微薄的收入並不是被串流媒體公司「剝削」造成的。

馬斯克痛批 Spotify 剝削音樂創作者,但他對音樂產業的理解大錯特錯

馬斯克在 twitter 上表示,這張圖展示了唱片公司和藝術家從串流媒體那裡獲得的分潤少得誇張。

拿馬斯克的新女友 Grimes 舉例。Grimes 是一名加拿大音樂歌手。她的歌曲「Kill V.Maim」自2015年11月在 Spotify 上線以來,一共播放了2215萬次。正如馬斯克所指出的,Grimes 和她的唱片公司從這首歌的每次播放中獲得了0.00397美元。這意味著過去三年總計收入不過85000美元。這的確不是一筆可觀的收入。

但是,Spotify 應該為此背黑鍋麼?

Spotify 的商業模式其實非常簡單。他們打造了一款優秀的音樂分發工具,幫助藝術家觸達他們的聽眾。為此,Spotify 從平台上每一筆流水中抽取30%作為服務費。可是,即便 Spotify 抽取0元服務費並且不合常理地將其全部收入全部都分給唱片公司和藝術家,Grimes 和公司也只能從每次播放中拿到0.00567美元。與之前相比,雖然是有所提高;但是,這可能和藝術家的期望收入還差得很遠。

所以,並不是 Spotify 搶走了藝術家的收入。

或者說,其實沒有任何一個人造成了這種結果。因為,市場上願意付給這些音樂的錢本來就不多。

現在,人們不願意每月支付10美元,來換取幾乎所有唱片的播放權利。如果 Spotify 把價格抬高一些(並且事實上,它也正在嘗試這麼做),看似或許可以讓音樂家以及他們的收入增加,但是有可能會有更多用戶流失轉向盜版音樂。如果這樣,Grimes 不會從盜版音樂那裡獲得一分錢收入。

這就是市場的現實,而非公司的貪婪。

馬斯克的 twitter 不僅對串流媒體不公平,也讓我們忽略了更根本的問題——問題在於市場總量的瓶頸,而非利益分潤的方式。只有意識到這一點,我們才能將注意力放在增加整個音樂市場的收入上。

只有更多人願意為音樂訂閱付費的時候,市場才會變大,Grimes 的收入也才會增加。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