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紅白機正紅時,這家廠商不但「魔改」紅白機、還開發「勇者鬥色龍」18禁遊戲挑戰任天堂極限 任天堂的法務部門在科技界可以說是遠近馳名,只要旗下的產品或是內容稍微有被侵權的可能,不管是商業用途或是玩家自己弄著玩的,幾乎都會收到他們法務部門的警告信件。那麼,任天堂近年來靠著家用主機起家的紅白機,當年是不是也對山寨遊戲機有這麼嚴格的保護呢?

(本文授權轉載自游研社原文連結

當年在FC如日中天的時候,日本有這麼一家廠商,直接販賣改造版的FC主機,甚至大張旗鼓地自己發行遊戲卡帶。而在有一段時間內,甚至連任天堂法務部也對他們無可奈何。這台改造版的主機叫Hacker Junior,很少有人聽說過,相關資料也很少,今天我們來聊聊它的故事。

1980年代,日本正處於泡沫經濟繁盛期的頂點。眾多日本玩具廠商在經歷了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的各種嘗試之後,隨著1983年任天堂FC的正式上市,第一次家用主機戰爭正式拉開了序幕。

短短兩三年的時間,FC就變成了一股猛烈的旋風席捲了日本全島。商業利益讓人眼饞,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雖然任天堂制定了嚴格的第三方廠商准入制度,並對通路採取高壓把控,但在巨大商機的誘惑之下,總有那麼一些人能夠找到鑽漏洞的機會。

在當時的日本遊戲市場上,既有諸如二手卡帶交換、磁碟拷貝等這種還算合法的生意,也有一些做批發生意的年輕人利用各種管道打聽軟體廠商的遊戲出貨數,在經過研究判斷髮現某款遊戲會滯銷的時候便看準機會去低價收購,之後再倒賣出去的勾當。

在那個各種行政法規還不是那麼完善的時代,有不少人利用遊走於灰色地帶的買賣發了大財。任天堂對此也是抱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畢竟,想要給FC開發遊戲的廠商滿街都是,我只要賺夠就好,哪管他人死活。再說,任天堂法務部也不是吃白飯的。

前面說了一大堆,說到底都是軟體上的事情,但還有一些人,敢公然吃任天堂的豆腐——直接販賣改造版FC主機。

1986年,在某本遊戲雜誌上出現了下面這張略微奇怪的廣告:

當年紅白機正紅時,這家廠商不但「魔改」紅白機、還開發「勇者鬥色龍」18禁遊戲挑戰任天堂極限

如果不看廣告下面的生產商資訊的話,可能有不少玩家會以為這是任天堂出的什麼新玩意。但仔細一看,我們才發現這是一家名叫Hacker International的公司推出的產品。

很多從小玩著改版紅白機長大的玩家可能不知道,原版的FC,其實在主機功能設定上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比如說搖桿沒有連射機能、畫面輸出只有RF端子、沒有立體聲等等。針對這些不足,這台名叫「Hacker Junior」的主機提出了4大改造方向:

當年紅白機正紅時,這家廠商不但「魔改」紅白機、還開發「勇者鬥色龍」18禁遊戲挑戰任天堂極限

  1. 添加高速連射機能
  2. 增加影像輸出AV端子
  3. 增加立體聲輸出端子
  4. 添加慢動作模式及強制暫停機能

此外,除了直接購買改造過的全新FC主機之外,生產商還為玩家提供了多種購買方式,甚至可以直接拿自己正在用的主機來改造或者直接加錢以舊換新,並且價格要比買全新的便宜不少。動手能力強的人還可以買了改裝套件回家自己動手,如此全面的服務可以說是很貼心了。

當年紅白機正紅時,這家廠商不但「魔改」紅白機、還開發「勇者鬥色龍」18禁遊戲挑戰任天堂極限

那麼,這個武裝強化的黑化FC到底是怎麼來的呢?它背後那家公司又是什麼來頭?雖然網上沒有什麼詳細的介紹,但一篇刊載於《任天堂通信》(現在的Fami通)1993年3月12號上的漫畫《Hacker的幕後推手》為我們揭開了其神秘面紗的一角。

當年紅白機正紅時,這家廠商不但「魔改」紅白機、還開發「勇者鬥色龍」18禁遊戲挑戰任天堂極限

根據當時Hacker International社長萩原曉的談話,和當時大多數老牌遊戲廠商不同,Hacker Junior主機是他首次嘗試的遊戲業生意。除了改造主機之外,公司也在同時開發FC的小黃油(色情遊戲),這些都是未經過任天堂授權的。

正如文章開頭所說,那個時候的任天堂正處於對遊戲圈絕對霸者的地位,Hacker International這種行為幾乎和踩老虎尾巴無異。但奇怪的是,任天堂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並沒有採取什麼行動,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在同年3月19號刊載的《Hacker的幕後推手》後篇我們道出了其中的緣由:

首先,CPU是不存在著作權的,並且FC裡面用的6502CPU也不是任天堂獨創的;其次,在FC主機上開發軟體這個行為本身並不違法。那麼問題來了:如果可以不給任天堂交授權費就能自己開發軟體的話,為什麼其他廠商不這麼幹呢?

萩原的回答暴露出了他以及Hacker International公司之所以能挖任天堂牆角,對方還拿他沒什麼辦法的理由:

  1. 大多數第三方廠商銷售遊戲需要依靠任天堂的銷售通路,但Hacker International則不需要;

  2. FC的卡帶外形以及主機上的關聯設計申請了專利,想要繞過沒那麼容易;

  3. 在後來NEC推出PCE的CD-ROM主機之後,Hacker International花費了兩年的時間去研究它的構造和相關特性,以找出可以迴避專利,減少法律風險的辦法;

  4. 在經過成本試算之後,與其自己折騰獨立開發,不如直接加入主機廠商的開發陣營,那樣獲得的利潤更高。

當年紅白機正紅時,這家廠商不但「魔改」紅白機、還開發「勇者鬥色龍」18禁遊戲挑戰任天堂極限

為了迴避FC的卡帶設計以及不能用主機上的移動滑桿彈出卡帶(這兩個都是有專利的),Hacker International的FC遊戲卡帶變成了上面這個樣子

萩原在進入遊戲圈之前是做出版生意的,除了擁有一些有技術的人才和獨立的流通通路(當時的任天堂之所以能把第三方廠商牢牢把控在手裡,除了FC的超高市場佔有率之外,擁有遍佈全日本的流通通路也是要因之一)之外,對各種版權專利法規的熟悉也是他和他的團隊最大的優勢。

在成立Hacker International之後,無論是改造主機還是各種無授權開發的FC遊戲,這些事都讓號稱不敗之王的任天堂法務部恨得咬牙切齒,但一時間又拿他沒什麼辦法,而對於和任天堂的關係,萩原曾經說過一句頗有黑色幽默感的話:

我們之間的關係沒大家想像的那麼緊張啦,大家在法庭上早就是老熟人了~

但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雖然Hacker International事前做足了功課,但百密一疏,最終,任天堂法務部還是找到了漏洞。這就是後來作為知名判例揚名日本律師圈的「Nintendo事件」。

當年紅白機正紅時,這家廠商不但「魔改」紅白機、還開發「勇者鬥色龍」18禁遊戲挑戰任天堂極限

1992年5月27日,法院判決Hacker International所銷售的改造FC主機侵犯了任天堂的註冊商標權,前者須賠償後者經濟損失共計106萬7040日元,這個數字是由總共賣出的585台改造FC乘以單體售價22800日元再乘以8%算出來的。但除了這點之外,主機的硬體改造、改造套件販賣以及開發FC遊戲等行為均被判合法。

這次判決也是Hacker International短短的一生中吃過的唯一一次敗仗,在FC逐漸失勢,PCE異軍突起的時候,這家公司又用同樣的手法繼續著自己的擦邊球生意,在經歷了對任天堂的失敗之後,他們更加謹慎的研究PCE硬軟體設計的各種細節,這回,終於沒人再能告贏他了。

除了硬體之外,軟體上的擦邊球他們也做了不少。比如他們在FC磁碟機上發售的一款「借鑑」某知名國民RPG的遊戲,名為《Bodycon Quest》至於「借鑑」對象是誰,自然是《勇者鬥惡龍》(Dragon Quest)了。

當年紅白機正紅時,這家廠商不但「魔改」紅白機、還開發「勇者鬥色龍」18禁遊戲挑戰任天堂極限

另一個日本知名RPG系列也沒能倖免,比如下圖是傳說中的脫衣版《太空戰士 5》——《Hi-Leg Fantasy》。為了讓玩家看得更準,連遊戲標題的字體都一模一樣。

當年紅白機正紅時,這家廠商不但「魔改」紅白機、還開發「勇者鬥色龍」18禁遊戲挑戰任天堂極限

在2001年推出最後一款遊戲之後,Hacker International正式關門大吉,原本屬於門外漢入行的萩原對遊戲失去了興趣,轉行去幹別的了。雖然那些形形色色的「借鑑」遊戲還有不少在市場上流通,但僅僅賣出了585台的Hacker Junior,卻猶如水滴入海般銷聲匿跡。如今,我們只能偶爾在日本的電商網站上看到有人高價出售。

當年紅白機正紅時,這家廠商不但「魔改」紅白機、還開發「勇者鬥色龍」18禁遊戲挑戰任天堂極限

雖然Hacker International的種種行為沒什麼好懷念的,但假如由三巨頭充當主角的漫長家用主機史是一本小說的話,Hacker Junior和它背後的那些故事無疑是一段奇妙的外傳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