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央行「斷直聯」,支付寶和微信躺著賺錢的日子結束了 中國的支付寶、微信等支付機制躺著賺錢的日子結束了。中國央行規定,從2018年6月30日起,微信、支付寶等支付機構受理的涉及銀行帳戶所有網路支付都必須「斷直聯」(用戶不能直接連接到支付寶、微信),必須要透過官方的「網聯支付平台」處理。

中國央行為何有此一舉?

無非是因為監管。

中國第三方支付市場用戶量和交易規模目前均為全球第一。根據《中國支付清算行業運行報告(2018)》,截至2017年底,全國共有非銀行支付機構243家;2017年非銀行支付機構互聯網支付和行動支付業務金額佔網路支付總業務金額的比重分別為26.9%和73.1%。根據易觀的資料,截至2017年上半年,第三方網路支付兩巨頭佔比合計 35.2%。

以支付寶和財付通為代表的大量第三方支付機構繞開了銀聯,形成了「直聯銀行」的模式。這種模式繞開了中國央行的清算系統,央行要監管線上交易,只能要求支付寶等支付機構報送資料。但即使收到報送,央行也無從核查資料的完整性和真實性,看不到完整的資金轉移鏈條。這給央行的反洗錢、金融監管、貨幣政策調節、金融資料分析等金融工作帶來了困難。

「斷直聯」一直被認為是中國政府整治第三方支付的核心。中國央行在去年8月4日就下達了「斷直聯」的正式文件,而早在2017年3月底,網聯就已經試運行了。網聯的股東出資明細表顯示,網聯核心圈子發起人共 45 家,其中央行下屬單位佔股37%,財付通和支付寶均持股9.61%,央行掌握著網聯的最大發言權。

中國央行「斷直聯」,支付寶和微信躺著賺錢的日子結束了

網聯相當於是第三方支付和銀行間的一堵「牆」。接入網聯後,在淘寶用支付寶綁定的銀行卡付款,支付流程將由「商戶→收單機構或聚合支付服務方→A/T→發卡行」,變成了:支付寶收到付款請求,向網聯發起協議支付→網聯把請求轉給相應銀行→該銀行在賬戶扣錢,告訴網聯已扣款成功→網聯告訴支付寶支付已成功。

接入網聯後,央行把第三方支付機構資金流向盡握手中,可以防範洗錢、挪用備付金等行為,也可以管控第三方支付行業的風險。

另一層影響在於,網聯相當於在支付寶和用戶間放了一個資料引流器,所有的支付清算資料,最終都透過網聯彙總到央行。巨頭們不能再壟斷金融、消費大資料了。 

中國央行「斷直聯」,支付寶和微信躺著賺錢的日子結束了

就在6月29日晚上,中國央行發佈通知,宣佈將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交存比例逐步提高至100%。所謂備付金是指網購時,客戶收到貨並確認之前,一直存放在支付機構賬上的資金。第三方支付平台正是利用這筆備付金產生的利息收入躺著賺錢。據每日經濟新聞報導,大型支付機構利息收入可以達到百億元。

改變清算方式、將備付金交存比例提高至 100%後,支付寶、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躺著賺錢的日子結束了。央行也正在逐步實現它的終極目的——將整個支付體系納入監管之下。

 

對消費者有何影響?

網聯並不直接服務於消費者,從消費者端也不會感受到線上支付步驟的增加。這種改變的好消息是,所有網路支付都歸網聯後,支付寶、財付通不再直接對接銀行,也就不能以銀行收取手續費為由收用戶的提現費了。

 

支付寶、微信之間互相轉帳也許將成為可能。之前,微信和支付寶都屬於第三方支付平台,沒有資金清算權限,彼此之間不能相互轉帳。網聯平台建立後,兩者相互轉帳的政策性限制已經解除。但能否實現,還要看兩家的態度。 

中國央行「斷直聯」,支付寶和微信躺著賺錢的日子結束了 

對支付機構的影響

對支付寶、財付通這兩家線上支付巨頭而言,它們之所以能夠覆蓋如此眾多的支付場合,倚靠的是和各家銀行的談判與合作以獲得較低費率,而費率直接影響著支付機構的成本和利潤;資金流和訊息流又可以衍生基於支付資料的大資料風控變現等「金融」服務。

當所有的第三方支付機構都能訊過網聯與各家銀行互聯時,大巨頭和小機構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支付寶和財付通的費率優勢就消失不見了。對中小第三方支付機構來說,網聯都可以節約其對接多個銀行的通路拓展、維護成本。

銀行這頭,以前還能透過與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合作撈手續費,現在別說沒了談判的發言權,連談判的機會都沒了。網聯的介入勢必干涉銀行和第三方支付之間的利益分割。

 

中國央行之所以要建立「網聯支付平台」,主要的目的還是在監管,尤其是對中國境外支付交易的監管。

 

不論是微信或是支付寶,這幾年來積極在中國境外拓展,不光是在台灣可以看到很多地方都可以「刷微信」,連去泰國、韓國、日本,也可以利用微信轉帳、支付寶刷單。而這些對於中國政府來說,都是查不到的。更別提如果有犯罪分子利用這個管道來洗錢的話,就有可能是一大漏洞。

因此,藉由將支付機構接入網聯後,這些中國境外的交易資料輕鬆的就納入了中國金融的監管體系,讓官方對於金錢流向的掌握更擁有直接的控制權。但是,他們也面臨了一些技術上的考驗,最直接的就是「雙十一」的交易量。

根據中國央行公佈的 2018年第一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網聯一季度處理業務57.75億筆,金額為2.02兆元。日均處理業務 6416.86 萬筆,金額224.68億元。

但這個資料吞吐量和「雙十一」相比實在算不上大。2017 年支付寶「雙十一」交易峰值132.5萬筆/秒、支付峰值 25.6 萬筆/秒——每秒交易數相當於網聯每半個小時的處理量。網聯的資料處理技術能力還需要經受「雙十一」這樣海量交易的考驗。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