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蓄電池」有些大,澳洲要建抽水蓄電站

這個「蓄電池」有些大,澳洲要建抽水蓄電站

為了有效解決能源安全問題,澳洲政府正在塔斯馬尼亞開展試點,將塞薩納大壩(Cethana dam)和其他沿運河修建的大壩改造成抽水蓄電站。然而,這一舉措能否順利推行還有待於其成本效益。

克里斯‧格溫(Chris Gwynne)站在塔斯馬尼亞荒野一座高聳大壩下面的峽谷裡,思索著這座巨大的混凝土結構能否經受住政府考驗,而政府恰恰能夠在澳洲清潔能源的未來發展中發揮關鍵作用。

這個「蓄電池」有些大,澳洲要建抽水蓄電站

正當一些議員試圖延長澳洲對煤炭發電的依賴時,格溫和他的僱主塔斯馬尼亞水利公司(Hydro Tasmania)提出了一項50億澳元(約合1131億台幣)的投資,以將塞薩納大壩(Cethana dam)和其他沿運河修建的大壩改造成巨型儲能電站。這項專案試圖利用多餘的電力將水從低處泵到較高的地方,當電力需求高、需要更多的電力供應時,這些儲存起來的水就可以用於發電。

所謂的抽水蓄能電站(pump hydro)是淵源已久,它曾被提議用於拉斯維加斯郊外的胡佛水壩(Hoover Dam)。在過去10年中,澳洲在太陽能和風能專案上投入了400億美元,以取代即將退役的燃煤發電機組。但為了在需求高峰期保證充足的電力供應,依舊需要建立儲能系統。

能源安全

儘管每千瓦的水力發電成本高於煤炭或太陽能發電,但其依賴於更為安全的可再生能源,這使其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此外抽水蓄能電站的壽命較長,意味著這些專案可以在一個世紀或更長時間內獲得投資回報,相比之下其他能源需要在幾十年內收回初始投資。

對於塔斯馬尼亞島而言,抽水蓄能電站有望使該島的清潔能源容量增加一倍,從而達到5千兆瓦,並透過一根規劃中的海底電纜為處於困境中的國家電網提供更多電力。儘管如此,在兩年前一根現有的海底電纜斷裂後,人們仍對該專案的經濟可行性表示懷疑。

抽水蓄能是大規模儲能的首選技術。國有水電塔斯馬尼亞專案總監Gwynne表示,「在私人市場上,沒有人願意去建造新的燃煤發電機。但事實上,我們的政府中仍有一些人認為化石燃料是未來的發展方向,這使得我們依舊在爭論水電的可行性。」

其他國家的做法

隨著間歇性可再生能源的迅速普及,中國、瑞士、以色列和法國都修建了抽水蓄能電站。彭博新能源財經(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 2017年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2016年,全球約有6.2千兆瓦的抽水蓄能電站投入使用,相比之下全球鋰離子電池的儲能總量僅為688兆瓦。

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就是抽水蓄能電站的強有力支持者之一。這位前高盛銀行家支持將塔斯馬尼亞多達14座老舊水電站改造為現代化的抽水蓄能電站。此前,一系列備受關注的停電事件和不斷上漲的電費激怒了澳洲民眾。 

據美國能源部全球能源存儲資料庫(DOE Global Energy storage Database)的資料,實施這些擬議中的專案將使澳洲抽水蓄能電站的裝機容量增加四倍以上,達到11.5千兆瓦,位居世界第四。它還將為平衡國家電網風能和太陽能供應的不穩定性提供重要緩衝。

利用水池蓄電

對於澳洲來說,抽水蓄能電站或將成為管理電網可靠性的很好選擇。愛丁堡能源諮詢公司Wood Mackenzie的研究主管Bikal Pokharel表示,「然而,抽水蓄能水電的可行性將取決於電站的經濟效益。這與為電池充電的成本類似,把水抽上去也是有代價的。」

此外,想要利用塔斯馬尼亞島儲存的電能,還需要在巴斯海峽(Bass Strait)下方鋪設一條370公里長的電纜,這將使得從塔斯馬尼亞島到澳大利亞工業中心維多利亞州的傳輸能力提高四倍。目前還沒有就如何或由誰來資助這個10億澳元的專案達成協議。作為該州的電力運營商,塔斯馬尼亞水電公司預計,一旦可行性前期工作明年完成後,融資將變得更加清晰。

但包括前總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在內的很多人仍然對燃煤發電廠唸唸不忘。老舊燃煤發電機的退役和新燃煤發電機的匱乏意味著,化石燃料對澳洲能源供應的貢獻從過去二十年的90%下降到65%。

這個「蓄電池」有些大,澳洲要建抽水蓄電站

 

資料來源:How to Transform a Wilderness Into a Giant Battery

本文授權轉載自網易科技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