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當年告誡淘寶的一段話:寶可不淘、信不能棄

金庸當年告誡淘寶的一段話:寶可不淘、信不能棄

10月30日下午,金庸去世,享年94歲。噩耗傳來,「轟」一聲,不知多少人感受到了無形的震晃,在一瞬間意識到了某個空間裡正在逐漸崩塌的世界。任我行說:「只要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而金庸的影響力滲透進了每個行業,甚至不少企業家是金庸先生的粉絲,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以「風清揚」在阿里公司內部為別名的中國首富馬雲。

影響了一代人的金庸

  金庸本名查良鏞,1924年3月10日生於浙江海寧,1948年移居香港, 金庸是新派武俠小說最傑出的代表作家,香港著名的政論家、企業家、報人,與黃霑、蔡瀾、倪匡並稱“香港四大才子”。從20世紀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金庸共寫武俠小說15部,取其中14部作品名稱的字首,可概括為“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外加一部《越女劍》。

金庸當年告誡淘寶的一段話:寶可不淘、信不能棄

「為國為民,俠之大者」在楊過力敵金輪法王,並在酒樓上與亂石陣中救了黃蓉、郭芙和武氏兄弟後,郭靖告訴了他這八個字,希望他日後在名揚天下後成為受萬民敬仰的真正大俠。

這段關於「大俠」的討論,出現《神雕俠侶》第二十回。故事中,郭靖用百餘字感染了楊過,告訴了他「行俠仗義、濟人困厄」的俠之小者與「為國為民」的俠之大者的價值觀。

故事外,金庸用了15部小說、1427個人物、約1000萬字構建了一個充滿了豪氣柔情、愛恨情仇的武俠江湖,成為數代人俠客情結的啟蒙者。而這個猶如平行世界般存在的武俠江湖,承載了多少躁動難熬的青春和掙扎孤獨的中年。

 

馬雲:「男人一定要看金庸小說」

在阿里巴巴有一份「花名冊」,核心團隊的每個成員都有一個「花名」。馬雲的花名就叫風清揚。對就是那個指點令狐沖「獨孤九劍」,出場沒多久就一直活在台詞中的的華山派劍宗高手。

金庸當年告誡淘寶的一段話:寶可不淘、信不能棄

(馬雲與金庸合影)

逍遙子、鐵木真、郭靖、行癲、東邪等「花名」在阿里巴巴核心團隊成員又分別對應了張勇、陸兆禧、邵曉鋒、張建鋒、吳泳銘。

甚至連會議室、廁所都以賦有武俠氣息的名字命名,比如聽雨軒、觀瀑亭對應的是女廁和男廁,「光明頂」是會議室,而「桃花島」則是馬雲的辦公室。就連阿里的價值體系,被馬雲稱之為「獨孤九劍」和「六脈神劍」。

「獨孤九劍」是指:群策群力、教學相長、質量、簡易、激情、開放、創新、專注、服務與尊重,而「六脈神劍」則是:客戶第一、團隊合作、擁抱變化、誠信、激情、敬業。

1999年,馬雲事業遭遇低谷決定從北京撤回杭州。創辦阿里巴巴便是受了《天龍八部》中虛竹破解「珍瓏棋局」的啟發——置之死地而後生。

而這也只是停留在「器物層」或制度戰略層的「俠文化」。

18年前,馬雲幹了一件事,這件事讓中國網路產業江湖化、浪漫化。2000年7月29日,馬雲與金庸有過一面之緣。也因為這一面之緣,馬雲給老爺子留下了良好的印象,甚至金庸親自為馬雲書寫「神交以久,一見如故」,成為一對名副其實的忘年交。

幾週後,馬雲忐忑地打電話想請金庸坐鎮主持一場網路科技業的「華山論劍」——西湖論劍,沒想到金庸痛快答應。

9月10日這天,74歲的金庸來到西子湖畔,前來赴會的有新浪的王志東、搜狐的張朝陽、網易的丁磊、8848的王峻濤、加拿大駐華大使、英國駐滬總領事及50多家國際跨國公司在華代表。

第一次「西湖論劍」,不僅奠定了馬雲在中國IT業的影響力,同時也擴展了阿里巴巴的品牌效應。從2000年第一屆「西湖論劍」開始,此會議便慢慢成為一個在業內有影響力的公共事件。

2016年3月10日,金庸先生92歲壽辰。淘寶眾籌公佈了一段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特別錄製的祝壽影片。馬雲說,金庸武俠精神對自己及阿里企業文化影響深刻,覺得男人一定要看金庸小說。

「剛創業的時候,我們18個阿里巴巴的創始人,十六七個都對金庸小說特別喜歡,金庸的小說充滿想像力,充滿浪漫主義和俠義精神。尤其是俠義精神,替天行道,剷平人間不平之事。」

金庸當年告誡淘寶的一段話:寶可不淘、信不能棄

(圖片來自淘寶網官方微博)

 

馬雲說,「金庸小說裡的很多人物我都特別喜歡,但最喜歡的是俠客行裡的石破天,他簡單,他執著;另外比較喜歡的風清揚,他是個優秀的老師」。

3 0日晚,企業文化深受金庸武俠小說影響的阿里巴巴通過官方微博發文悼念:江湖仍在,永失我愛。

金庸當年告誡淘寶的一段話:寶可不淘、信不能棄

 

  • 本文轉載自36k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