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奧斯卡獲得大獎的《羅馬》,你可能無法在電影院看到它上映

2019 年奧斯卡為數不多的亮點是《羅馬》:十項提名,五項獲獎,包括最佳導演和最佳外語片。Netflix 所作所為已經脫離了單純的投資意味,不僅為遊說奧斯卡獎額外花費 2000 萬美元——此前它在這部電影上已投入超過 1500 萬美元;還「破例允許」電影按照奧斯卡規定,在評獎前三週在電影院展映。

這次破例已經是 Netflix 為衝擊奧斯卡做出的最大妥協。要知道,由於一直堅持自己出品的電影至少要在線上和線下同時上映,它甚至還退出了 2018 年的坎城影展評選;這家公司也因這一原則跟美國大院線的關係搞得很僵,受爭議頗多。而且,這次即便做了一點讓步,讓《羅馬》在幾個小院線象徵性而短暫地公映三週後,Netflix 仍會將它收回到自己網站上僅供會員觀看。

拍電影,賺票房收入,看似天經地義,由於投資巨大、風險不可控,多增加一些通路播放,往往可以更快收回成本。為什麼 Netflix 不願擴大收入規模,偏要與人為敵呢?主要有三個因素:

1.會員

截至 2018年,Netflix 付費會員總數達到 1.39 億,這是它最大的財富。而維護這個會員體系的方式不僅內容要大而全,更要不斷增添優質、差異化的內容,作為吸引用戶的「餌」。一部風格小眾、口碑頗佳的奧斯卡獲獎影片自然是個不錯的選擇。會員制是 Netflix 最基礎的商業模式,現階段,比起盡快盈利,它更看重會員數的增長。

2.控制權

儘管有著龐大用戶和巨大資本,但 Netflix 在電影方面還是新兵,在傳統發行與院線環節並沒太多話語權,遵循傳統規則難免遭遇阻礙。如果一直是別人生產、Netflix 花大價錢購買,它就永遠無法參與遊戲規則制定。Netflix 此舉是意在用優秀內容迫使傳統規則發生有利於自己的變化。

3.創作者

與 Netflix 合作的不少電影人,都是在特效大片橫行的好萊塢體系裡的「失意者」,他們擁有天賦才能,卻被票房數字和大片工業攔在門外。Netflix 則不以票房為衡量標準,願意給他們更多創作空間,而這些創作者,也可以增強 Netflix 在上游製作的實力。或許在以後的某部 Netflix 電視劇裡,我們便能看到他們的名字。

不過,Netflix與傳統影視業也並非全然敵對。這家公司新近加入了美國電影協會,成為好萊塢第「七大」,成為可以制定遊戲規則的玩家之一。而為了應對 Netflix帶來的衝擊,傳統影視公司也決定變成 Netflix。迪士尼、環球、華納等影視巨頭都在規劃自己的串流服務,可以想見,Netflix 開創的新發行策略,也將被這些公司拿去借鑑。

在未來,首週末票房也不再是發行公司最重要的指標,觀眾將可以自由選擇觀看的內容、時間與場合,內容生產者則可以更專注於內容本身,電視和影院之間的界限將越發模糊。挑戰者和被挑戰者之間也將互相接納,建立新的商業模式,這就是商業。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