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能真正阻擋Google,但至少DuckDuckGo 一直在嘗試

在網路如此發達的今天,我們對使用者隱私訊息的關注卻微乎其微。2018年,我們經歷了眾多網路行業巨頭涉嫌訊息洩漏的事故。這些事故,也讓我們進一步反思使用者資料訊息的安全問題。這篇翻譯自Drew Millard的文章,作者採訪了DuckDuckGo瀏覽器的創始人Gabriel Weinberg,並介紹了DuckDuckGo是如何從保護使用者隱私角度出發,進而參與到這場與網路巨頭競爭的事業當中。

去年11月,國際酒店巨頭萬豪官方發布消息稱,有大約5億曾在該酒店預定的客戶訊息或被洩漏。就在萬豪發布官方消息的前一天,著名速食連鎖品牌Dunkin'的客戶積分獎勵計劃也出現了駭客入侵事件。而在這不久的兩週前,也有消息爆料稱,著名的兩步驗證服務供應商也遭受了訊息洩漏事故,有上百萬客戶的臨時帳戶密碼和重置到Google、Amazon、Yahoo!以及Microsoft等網站的連結訊息都被駭客攻擊。

這些事故只是2018年各種訊息洩漏事故中的冰山一角。除此之外,愛迪達、梅西百貨(Macy's)、安德瑪(Under Armour)、Forever 21、線上票務網站Ticketfly、達美航空(Delta)、著名麵包連鎖店Panera Bread以及百思買(Best Buy)等公司都牽涉到訊息洩漏事故。

人們也逐漸意識到,大型科技巨頭都開始與使用者「反目為仇」。Amazon控制了線上購物行業的諸多領域,以至於立法者不得不考慮重新修改反壟斷法來更好地管控。Google也草率地打起了「不作惡」這張牌,在向中國政府推出審查版搜尋引擎的同時,又向五角大樓提供無人機人工智慧技術服務,但卻遭到了不少Google員工的抗議。

此外,我們也知道,Facebook 在未經使用者同意的前提下收集了大量個人隱私訊息,並據稱透過第三方協議,讓Spotify和Netflix這類公司能夠查看使用者的私人聊天記錄;並透過各種假消息幫助川普得以成功當選總統。

在過去的2018年中,民眾對這些公司的強烈反對聲音幾乎暫居了各大頭條新聞。歐盟也在採取相應的打擊措施,應對AmazonGoogle的反壟斷經營。Facebook和Twitter也輪流被請進國會聽證會,正面少許困惑又極度憤怒的立法者,並回答資料訊息的披露和管理等方面的問題。

出於對訊息洩漏的擔憂,無論是紐約時報等媒體,還是一般使用者,就連Facebook旗下的聊天軟體WhatsApp聯合創始人Brian Acton都開始呼籲人們把Facebook帳號刪除。而透過Facebook的使用者增長資料顯示,一般使用者的確是在這麼做。

對專注隱私的搜尋引擎DuckDuckGo的創始人及CEO 加布里艾爾·魏堡(Gabriel Weinberg)而言,人們對科技的這種懷疑態度可以追溯到1900年。當時,在美國著名現實主義小說家厄普頓·辛克萊(Upton Sinclair)的小說《屠場》(The Jungle)中,厄普頓揭露了肉類加工行業的可怕事件。在他的小說中,

從歷史角度來看,工業產業都經歷過因未曾被揭露而帶來的歡喜,但人們最終還是認識到了這些香腸到底是怎麼生產出來的。

從這個角度,就有了DuckDuckGo的創業主張:「大型科技公司都在利用你的個人資料,而我們堅決不會這樣。」事實上,這算是一種反推銷的推銷口號。在為數不多的增長快速又志向遠大的小公司當中,DuckDuckGo算是最實力的一家公司。

不像之前的專注使用者隱私的產品(比如洋蔥瀏覽器Tor或匿名爆料平台SecureDrop),DuckDuckGo操作非常簡單,使用者類型也不拘一格,不僅有政治活躍分子,還有網路安全研究員,甚至還有偏執狂等等。

在我採訪加布里艾爾的當天,DuckDuckGo搜尋引擎的詞條數量打破了以往的資料,增至33,626,258條。據加布里艾爾稱,透過其對外開放的流量資料訊息顯示,自2014年以來,DuckDuckGo的使用者流量基本上以年增長率50%的速度在增長。

加布里艾爾說,「沒有監視的商業模式,就像我們的產品一樣,照樣也能帶來盈利。」如果他的說法能夠被證實的話,在當前一般使用者對大型科技企業的強烈反對聲音下, DuckDuckGo在融資方面會有很大的優勢,並且很快就可以在資料隱私領域鶴立雞群。但如果他的說法站不住腳的話,那他的公司就更像是在監視資本主義時代到來之前的最後一批還在拼命喘氣的公司罷了。

沒有人能真正阻擋Google,但至少DuckDuckGo 一直在嘗試

DuckDuckGo的總部設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城市佩奧利(Paoli)。其創始人及CEO加布里艾爾·魏堡今年39歲,他整個人看起來非常有活力,和藹可親,也並不像傳統意義上的科技型CEO。

加布里艾爾2001年畢業於麻省理工大學。大學畢業後,他嘗試了一系列創業,但都沒有做出大的成績。他的第一個創業項目是一個教育軟體專案,他把這個軟體取名為Learnection。在那之後,他還作為聯合創始人創立了一家名叫Opobox的社群媒體公司,公司名下沒有其他員工,所有的程式碼都是他一個人獨立完成的。「可以說,Facebook完完全全地戰勝了Opobox,」加布里艾爾如是說。不過,他最後成功地以1000萬美元成交價將Opobox轉讓給了社群網站Classmates.com的母公司。

就是在那個時候,加布里艾爾萌生了DuckDuckGo這個項目。那個時候,Google還沒有完全佔領網路搜尋引擎的市場占有率,而加布里艾爾認為,他應該可以透過創建一個瀏覽器外掛,來幫助過濾甚至消除掉其它搜尋引擎中的垃圾訊息。

加布里艾爾首次推出DuckDuckGo是在2008年。產品名稱的創意來自一款叫作Duck Duck Goose的遊戲,在遊戲裡,遊戲者為了命中目標完成任務,必須要跳過錯誤的選項。DuckDuckGo瀏覽器,和當時市面上其它瀏覽器的不同點主要在於:對於一些基礎性的問題可以立即搜尋出答案,同時還可以過濾掉垃圾訊息,此外還可以根據使用者偏好設置自定義搜尋結果。「這些功能,都是早期使用者非常青睞的部分。」加布里艾爾如是說。

在那個時候,使用者隱私問題還並沒有受到廣泛關注。2009年時,他決定不再收集使用者的搜尋訊息。相比於之前存儲每個使用者的巨量搜尋訊息並以此有針對性地向使用者推廣,DuckDuckGo只想透過搜尋關鍵詞來增加廣告收入。後來,產品的大部分收入都是從這方面來獲得的。系統並不是透過目標廣告來變現,但據加布里艾爾說,「我覺得,在盡可能獲取更多的利潤和在不犧牲社會利益的前提下做出道德選擇之間,肯定有一個中間方案。 」

知道2011年,加布里艾爾都是單打獨鬥,他是公司裡唯一的員工。那一年,他想進一步擴大公司的業務。他在Google的後院舊金山租了一塊廣告牌,並且高調地宣傳,「Google會追蹤你的上網記錄,但我們不會。」這樣的做法見效非常快,DuckDuckGo的日均流量迅速倍增。

加布里艾爾開始尋求風險投資,最後把公司的一小部分股份轉讓給了投資過音訊平台SoundCloud、比特幣公司Coinbase、群眾募資平台Kickstarter以及線上支付服務商Stripe的合廣投資(Union Square Ventures)。同年秋,加布里艾爾就開始招聘了公司裡的第一個全職員工。也正是從那個時候,DuckDuckGo的辦公地址就從加布里艾爾的家中正式搬到了其現在的所在地。

2013年,數位隱私話題迅速上了各大頭條新聞。那一年,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外包技術員愛德華·史諾登(Edward Snowden)向英國《衛報》和美國《華盛頓郵報》解密了一系列文件,公開了美國國家安全局的棱鏡( PRISM)監聽項目,使得公眾了解到,他們可以透過秘密通道可以從Google、Yahoo!、Facebook、Apple以及主流網路科技公司的伺服器上「直接」獲取上百萬美國民眾的個人訊息。

雖然Google表示對此並不知情,但其名譽仍然受損嚴重。DuckDuckGo則正好迅速搶占了各大媒體報導,藉此機會向驚恐憤怒的使用者介紹了其專注資料隱私保護的產品方案。

「晝夜之間,我們就出名了。」加布里艾爾說。第二年,DuckDuckGo就開始盈利了。沒過多久,加布里艾爾也真正地開始給自己發薪水了。

沒有人能真正阻擋Google,但至少DuckDuckGo 一直在嘗試

如今,DuckDuckGo一共有55名全職員工,大部分員工來自世界各地,他們都可以做到在家辦公(在我去他們公司採訪的當天,我最多只看到5個員工,再加一隻狗)。今年,他們開啟了第二輪風險投資,從加拿大養老金公司OMERS獲得了一筆1000萬美元的風險投資。

加布里艾爾堅信,合廣投資和OMERS都對使用者隱私非常感興趣,並致力於非壟斷行業的投資服務。在隨後的往來郵件中,加布里艾爾拒絕透露現有的收入情況,但DuckDuckGo在2018年的總收入超過了2500萬美元。他們之所以選擇公佈了這個數字,是為了符合當年剛剛通過的《加州消費者隱私法案》(California Consumer Privacy Act)的相關規定。

根據新通過的《加州消費者隱私法案》,使用者有權知道為其提供產品和服務的公司是如何處理他們的個人訊息的,包括到底什麼訊息被收集了,以及這些訊息是如何傳播的。

借助於從OMERS獲得的風險投資,DuckDuckGo在2018年1月推了一款全新的瀏覽器App。這款小容量瀏覽器主要基於DuckDuckGo原有的搜尋引擎來開發,適用於iOS和Andriod客戶端,同時也可以在Google Chrome外掛中找到。

在你使用這款瀏覽器瀏覽網頁時,它將會根據該網站的隱私政策為你顯示其隱私等級評分(A - F),並且會告訴你它攔截了哪些隱形跟蹤器(通常都是來自於Google、Facebook或Comscore等網站),顯示一直跟蹤你的主要網路,一邊讓你追蹤跟蹤方。在結束瀏覽後,你還可以透過滅火按鈕一鍵清除所有的標籤和瀏覽資料。

風投資金除了大部分用於產品開發,剩下的都花在了「向使用者解釋DuckDuckGo的使命」,加布里艾爾補充說,「這是我們所關注的,畢竟大部分使用者都不知道,還有DuckDuckGo這樣的簡單產品來幫他們解決線上瀏覽資料。」

基於此,DuckDuckGo也一直在更新一個名叫「傳播隱私」(Spread Privacy)的科普部落格,向使用者介紹如何在網路上更好地保護自己的隱私,同時也會分享一些關於網路監視的一些評論和分析。

對加布里艾爾而言,目前DuckDuckGo最大的挑戰,仍然是品牌辨識度不高。品牌辨識度對所有提供專注數位1隱私服務的創業公司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戰。畢竟,這場挑戰中,有許多像Google、Apple和Facebook這樣的強勁競爭對手。從某種角度而言,這也是市場中的一塊新領域。

「從傳統角度來談,隱私並不是一種產品,它更像是一種最佳實踐,」 DuckDuckGo的首席產品長大衛·泰姆金(David Temkin)說,「你可以想像一下把這種最佳實踐當作一種產品來經營,這就是我們未來的發展方向。」

對大衛來說,他更致力於讓人們的意識回歸到個人電腦時代初期的那種本著良心的態度。「我認為,要做到對一般使用者來說,隱私對他們而言就不再是需要特別關注的事物,也不必再讓他們感到恐慌。」大衛說。

沒有人能真正阻擋Google,但至少DuckDuckGo 一直在嘗試

去年11月,我覺得把個人搜尋引擎換成DuckDuckGo,看看它是否可以用作我的日常搜尋工具。

但試驗初期,我很容易迷失方向。在那之前,我每天都使用Google搜尋引擎,是因為它用起來簡單方便。當我想要在網路上找某個東西時,它知道我想要什麼。此外,我還可以使用免費郵箱,並且和我使用的免費文字編輯器進行關聯,還可以和其它編輯同時在線即時編輯同一篇文章。它非常了解我。

只有當我想到我可能把我個人的數位訊息託付給了一家大型公司的時候,我才想起來數位監視所帶來的可怕後果。除此之外的話,它都是很好的。而這個原因,正是DuckDuckGo奮力說服其使用者使用其產品的原因。

使用DuckDuckGo的產品,就好比你學會跑步過後再回過頭重新去學走路的感覺。透過Google搜尋引擎搜尋Vape電子菸商店,你會搜尋出你所在區域附近的Vape電子菸商店訊息,並且附有地圖訊息。然而,透過DuckDuckGo搜尋的話,你只會搜尋出一系列供應商的列表訊息。而兩種結果的主要對比,則體現在資料:

Google知道我在北卡羅來納州的城市杜海姆(Durham),而對DuckDuckGo而言,我甚至可以說我在月球,但它並不知道我在哪裡。

當我問加布里艾爾他是否會把超越Google當作發展目標的時候,他說,「對比我並不會反對,但這並不是我們的目的,我也不期待會有這麼一天。」 在他看來,他覺得DuckDuckGo是除Google瀏覽器以外的首要替代選項。

雖然DuckDuckGo和Google的市場方向並不一致,其也並沒有打算挑戰Google瀏覽器的市場地位,但從長期發展來看,Google瀏覽器仍然是DuckDuckGo的最大競爭對手。過去十多年來,只要人們一提到搜尋引擎,基本上都會想到Google。而要想讓人們改變這種觀點,一點都不簡單。

此外,這兩個公司也在狠狠較勁。2010年,Google在收購Duck Co公司的時候,同時也獲得了duck.com這個域名的所有權。多年以來,這個域名一直都被跳轉至Google搜尋的主頁,而在瀏覽器地址欄種輸入DuckDuckGo的時候,會有部分使用者因輸入提示而進入duck.com而被跳轉至Google搜尋主頁的情況。因此,DuckDuckGo在過去十年中也一直在申訴。

在去年11月,Google終於將duck.com的域名所有權轉讓到了DuckDuckGo的名下。這次域名轉讓,對DuckDuckGo而言,是品牌推廣上的一個小勝利。

雖然Google最終同意轉讓域名所有權,但並不意味著這兩家公司的關係就變得更為友好。作為行業巨頭,Google可以快速削弱DuckDuckGo的整體商業佈局。

在過去的幾年裡,不少的主流公司也都在嘗試透過某些措施緩解使用者對隱私的顧慮。電信運營商Verizon 向使用者提供VPN服務;Facebook在紐約市中心某個一年一度的活動現場,擺了一個攤位,就使用者關心的隱私問題進行現場回答;而Microsoft則投入了大量時間和金錢在法庭上就國家監視問題進行起訴

對Google而言,只需要一些技術處理,就可以輕鬆地抄襲DuckDuckGo的營運模式,並以此打造一個其自有的專注使用者隱私的搜尋引擎。然而,由於Google在網際網路上快速成長,並作為網際網路基礎建設的核心部分卻參與到使用者資料洩露事件,即便Google決心改變,並致力於資料隱私的保護,使用者是否還會選擇相信Google,這個問題仍然有待觀察。

當我們提及網際網路的時候,信任很容易丟失,而重獲信任卻異常艱難。在某種程度上,只要網際網路出現了行業巨頭涉嫌洩漏使用者資料訊息的情況,隨之而來的混亂就算是DuckDuckGo進行免費推廣的時機。「整個世界並沒有朝著好的方向發展,所以人們就會出現『也許我該逃離出來,再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藏身。』這種想法」加布里艾爾說,「而這個時候,就是我們發揮價值的時候。」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