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Boy 三十周年回顧:《俄羅斯方塊》是 Game Boy 第一個殺手級遊戲,但並不是唯一一個

電子遊戲市場本質上是一個軟體生意,用戶之所以會選擇購買一台遊戲主機,是因為他相信在這台主機上能夠玩到他喜歡的遊戲。所以,每一個成功的遊戲平台,背後都離不開傑出遊戲的支持。好比 紅白機上的《超級瑪利歐》,PS1 上的《太空戰士 7》,Xbox 上的《最後一戰》,乃至是 Switch 上的《曠野之息》,它們都可以視為是主機銷售的幕後推手。而在 Game Boy 的歷史中,第一個扮演這個角色的則是《俄羅斯方塊》。

1989 年 3 月,任天堂北美市場經理 Don Coyner 正在思索將 Game Boy 帶進本國市場的方案。當時,這款掌機剛在日本上市,下一步就是登陸美國,任天堂最初計畫是透過捆綁《超級瑪利歐樂園》遊戲的方式來進行推廣。

 Game Boy 三十周年回顧:《俄羅斯方塊》是 Game Boy 第一個殺手級遊戲,但並不是唯一一個

不過發行商 Bullet-Proof Software 的負責人亨克‧羅傑斯(Henk Rogers)卻抓住了這一機會,他希望將已經登上家用遊戲機市場的《俄羅斯方塊》遊戲也能帶進掌機世界。

在他看來,和強調動作和射擊類的遊戲不同,《俄羅斯方塊》中下落的方塊就算在小螢幕上也清晰可見,所以非常適合像 Game Boy 這樣的掌機設備。

加上遊戲本身上手門檻極低,就算你在等地鐵時也能拿出來玩兩局,打發下閒暇時間。

 Game Boy 三十周年回顧:《俄羅斯方塊》是 Game Boy 第一個殺手級遊戲,但並不是唯一一個

但當時《俄羅斯方塊》遊戲的版權問題十分複雜,它的創作者是來自前蘇聯的科學家阿列克謝·帕基特諾夫(Alexey Pajitnov),經銷權則由俄羅斯版權方 ELORG 統一負責。為了獲得掌機平台的授權,羅傑斯幾經周折後,還和任天堂北美分社社長荒川實一同飛往莫斯科討論合作。

但獲得授權後,羅傑斯並不滿足於只是發行遊戲,他還和荒川實討論說:

「荒川先生,我認為你應該將《俄羅斯方塊》和 Game Boy 進行捆綁銷售」

「我們有自己的瑪利歐,為什麼要捆綁《俄羅斯方塊》?」

「這麼說吧,如果你只想讓幾歲的小男生買 Game Boy,那麼可以選擇瑪利歐;但如果你想讓所有人都買 Game Boy,那麼就請捆綁《俄羅斯方塊》,之後您可以再繼續賣瑪利歐遊戲。」

最後荒川實同意了這一銷售策略。事實也證明奏效了。Game Boy 在北美地區上市後,銷量迅速上漲到百萬量級,成功吸引了一大批用戶。

 Game Boy 三十周年回顧:《俄羅斯方塊》是 Game Boy 第一個殺手級遊戲,但並不是唯一一個

三年後,Game Boy 在北美的銷量已經達到了 900 萬台,基本上每一個購買了 Game Boy 遊戲機的人,都擁有一張俄羅斯方塊的遊戲卡帶。

據統計,Game Boy 版本的《俄羅斯方塊》總銷量達到了 3000 萬份,是 Game Boy 賣得最好的遊戲之一。

 Game Boy 三十周年回顧:《俄羅斯方塊》是 Game Boy 第一個殺手級遊戲,但並不是唯一一個

《俄羅斯方塊》遊戲還成功讓 Game Boy 吸引了不少女性用戶的關注。根據任天堂於 1995 年的一項調查數據顯示,女性玩家在 Game Boy 總用戶量中佔據了近 46% 的比例,而在 Famicom 主機上僅為 29%。

此後,Game Boy 上的遊戲陣容逐漸豐富起來,我們所熟悉的《壞利歐》、《薩爾達傳說》、《太空戰士》、《大金剛》、《惡魔城》和《星之卡比》等遊戲系列,都曾在 Game Boy 上推出過相應的作品,進一步帶動了這股掌機遊戲的熱潮,也讓 Game Boy 成為了 90 年代的一個新的文化符號。

但沒有一款作品能夠像《精靈寶可夢》一樣做得那麼成功。(在當時應該叫神奇寶貝)

 Game Boy 三十周年回顧:《俄羅斯方塊》是 Game Boy 第一個殺手級遊戲,但並不是唯一一個

1996 年,任天堂正處於低迷期,經歷了 Game Boy 前期的爆發成長後,這個平台已經開始顯露出疲態。

在這個時候,來自 Game Freak 公司的《精靈寶可夢 紅‧綠》宣佈上市,這款遊戲早在 6 年前就已經立項,但很少有一款 Game Boy 遊戲需要那麼長的開發時間,這和公司屢次陷入開發資金短缺的窘況有關。

之所以想到要為 Game Boy 製作遊戲,起因源自於 Game Freak 的創始人田尻智,他自 Game Boy 上市之初就對這台設備產生了興趣。

對他來說,Game Boy 最吸引他的特性在於兩台設備可以透過數據線進行連接,這讓它想起小時候和朋友交換昆蟲的時光。

 Game Boy 三十周年回顧:《俄羅斯方塊》是 Game Boy 第一個殺手級遊戲,但並不是唯一一個

之後,「交換精靈」也成了寶可夢遊戲的核心理念之一,配合收集、升級進化和玩家對戰,初代《精靈寶可夢》就創造出一種全新的 RPG 玩法。

再加上同名漫畫的出爐,動畫的熱播,以及皮卡丘角色的大熱,迅速提升了《精靈寶可夢》在青少年群體之間的人氣,再次登上千萬級銷量的寶座。

事實上,在 20 世紀末,已經有一批新的掌機產品面世,如 Neo Geo Pocket,還有 Bandai 的 WonderSwan。這些產品都開始借鑑任天堂 Game Boy 的優點,但由於缺乏像《精靈寶可夢》這種可以引爆市場的遊戲,新競者們很快也被市場淘汰。

 Game Boy 三十周年回顧:《俄羅斯方塊》是 Game Boy 第一個殺手級遊戲,但並不是唯一一個

而如果沒有寶可夢系列為後期 Game Boy 帶來的一波新的銷量,以當時任天堂 N64 和 NGC 兩個家用遊戲機平台的持續低迷表現,以及索尼 PS 平台的強勢崛起,任天堂還能否堅持到之後的硬體推出都是未知數。

它不僅像懸崖勒馬一般止住了 Game Boy 一路下滑的態勢,還力道強勁地將 Game Boy 重新拉回成為玩家的最愛。

  • 本文授權轉載自:ifan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