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推出3年以來,對一些人來說,《寶可夢GO》已經成為了一種生活方式。幾天前,來自新加坡的布蘭登(Brandon Tan)降落在了雅加達機場,這是他第一次來印尼。原因就是為了寶可夢。

印尼的這一天很熱,布蘭登叫了一輛計程車。在和司機的寒暄中,他提到自己是為了玩一款叫做《寶可夢GO》的遊戲才來到印尼的。司機以為布蘭登在開玩笑,用笑聲作了回應。

司機不知道的是,布蘭登說的並不假,他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寶可夢旅行家」。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這位來自新加坡的Youtuber從一個國家來到另一個國家,只為體驗在不同國度玩《寶可夢Go》的快樂。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下了車沒多久,布蘭登就開始為了捕捉幾隻寶可夢而東奔西走,全然忘記自己身在異國他鄉。像他這樣的人,只是如今《寶可夢Go》玩家中「寶可夢旅行家」的一位。

在推出3年後,這個或許很多人都已經遺忘的遊戲裡,訓練師們的旅程仍在繼續。

 

旅行者們

和去印尼玩寶可夢的布蘭登一樣,有一些玩家在為了《寶可夢GO》而四處雲遊。對這些這些寶可夢旅行家們而言,哪裡有寶可夢的足跡,路就在哪裡。布蘭登的Youtube簡介或許是對他們生活最好的詮釋——「《寶可夢GO》是一種生活方式」。

一天下午,尼克動動手指,扔出精靈球,螢幕上顯示,他捉到了一隻燈籠魚。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這一幕沒什麼稀奇,甚至有些乏味。唯一特殊的是,尼克位於紐西蘭湯加里羅國家公園,腳下踏著一座蠢蠢欲動,隨時可能噴發的活火山。

為了爬到這座火山上,尼克經歷了一路顛簸:駕車,步行,攀爬…而他也幾乎只有一個期望:在火山上捉點寶可夢——如果是火系的就再好不過。

從兩年前開始,尼克就帶著《寶可夢GO》去過不少地方,幾天前的他就剛剛到達了德國,火山只是他的小小一站。

再來看看另外一位「DX1」,剛剛帶著《寶可夢Go》抵達芝加哥,在此之前,他到訪過台灣,洛杉磯,佛羅里達,日本……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PokeGirl7」,登上了維京山,是她攜《寶可夢Go》旅行的第二年。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的旅程都這麼波瀾壯闊,在危險、遙遠之地捉小精靈也並不是這群人最獨特的一面。他們只是在繼續著旅程,沒有停止。

從火山頂端到海洋中央,在異域風情和壯闊美景面前,這些玩家們和周圍人一樣掏出手機,只不過他們選擇的不是拍照——而是滑動螢幕,擲出精靈球,去捉一隻寶可夢。

 

訓練師家族們

作為3個孩子的母親,艾莉莎‧辛德勒被孩子們帶出門玩起了《寶可夢GO》,沒過多久她在路上遇到了一隻胖丁。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艾莉莎覺得螢幕上粉紅色氣球一樣的生物挺奇怪,但還是繞圈子捕捉它。當她最終在孩子們的教導下把胖丁捉到手時,一股欣喜莫名湧上了心頭:

「我不敢相信我會這麼說,但這的確是一個美好的下午。我們捕獲了精靈。我們鍛鍊了!我看著我的孩子們微笑著互相鼓勵,而不是嬉鬧打架。這是一個我們都很享受的家庭出遊。」

在一部分家庭裡,《寶可夢Go》變成了一個有趣的家庭活動——它老少皆宜,鼓勵出行。每天有大量的《寶可夢Go》影片被上傳到Youtube上,其中很多是來自一些粉絲數量並不龐大的賬號。他們通過這個遊戲,記錄自己和家人生活中的一點一滴。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而遊戲中的紀念也同樣有著非凡的意義。不久前,一位已成祖母的玩家不幸過世。這位高齡寶可夢訓練師在過去的幾年裡做了無數場手術,但仍然熱衷於玩《寶可夢Go》——她40級,贏了5000場戰鬥,抓了近5萬隻精靈,走了3000公里。

在過世前的一段時間前,她仍然沒有忘記在遊戲裡送給孫子一個禮物。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這個孩子收到禮物時,還沒有從悲痛中走出。這個來自過去的禮物對他而言就像另一個世界的奶奶發來的安慰。他在論壇上發帖說:「如果在人生之後還有什麼,我希望她有她想要的每一個寶可夢。」

 

走出家門

每天走5公里聽起來不像是個難事,但對部分人來說,如果沒有《寶可夢Go》的鼓勵,他們可能很難做到。

「elementsurvival」是Reddit上一位用戶,體重308磅,在家工作,沒朋友,但《寶可夢Go》改變了他的生活。

「《寶可夢Go》給了我一個離開椅子、走向世界的理由。我體重308磅,從2016年7月11日開始玩這個遊戲,從那時開始我就每天都走5公里,超過10,000步。我要感謝它改變了我的生活,激勵我起床,出去看世界,健身和減肥。」

靠《寶可夢Go》走出家門減肥的,並非只有這一個孤例。來自加拿大多倫多的攝影師羅伯托‧巴斯克斯(Roberto Vazquez)在北美捕獲了所有142只神奇寶貝,在途中還順便減掉了25磅體重。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儘管這只是一個手機遊戲,但的確能讓人出門,燃燒卡路里——它的功能也遠不止如此,尤其是對6歲的拉斐爾而言。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拉斐爾,6歲,患有自閉症。對他而言,社交是一種十分令人不適的活動,他難以和其他人進行目光接觸或是交談。但是在開始玩《寶可夢GO》的那天,這個男孩卻能夠逐漸開始接受其他孩子,甚至還變得能和同齡人一起玩。 

「他看起來更開心。他笑得更多了。他似乎更有信心。當他抓住一隻精靈時,他自豪地四處奔跑,並以最可愛的方式向人們吹噓」,拉斐爾的媽媽說。

沒人知道這些人是不是仍在靠著這款遊戲走出家門,拉斐爾是不是還在與朋友們一起追逐寶可夢。但至少螢幕中的這些精靈們,的確影響了人們的生活軌跡。

如今的拉斐爾

如今的拉斐爾

 

年長者們

任何遊戲都要經過一個退潮的過程,《寶可夢GO》也不例外,但令人驚訝的是,熱潮過後,留下來的不只是年輕人,還有年齡稍長的玩家們。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無疑是陳三元。這位年逾70的寶可夢訓練師帶著十幾台手機,騎著自行車,走遍街頭,成了台灣一景。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像他一樣較為年長的訓練師還有很多。

早已年過80的陳乃嬌有10位子孫。她基本上每天都去打太極,緊接著就去捉寶可夢。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寶可夢GO》已經成為這位老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她說自己每天睜開眼的時候會玩,晚餐後再玩一會兒,打完太極後還要去公園玩。

這些老年寶可夢訓練師們雖然像隱形的群體,但仍然不可忽視地存在著。根據東京的研究機構價值公司Values 的資料,在發售12個月之後,《寶可夢Go》年輕玩家數量從62%降至52%,與之相對的是,40歲以上的玩家增長到了48%。

「我在休假期間無所事事,」一位在神戶經營建築業務的老人在戶外玩著《寶可夢GO》:「走出門玩遊戲比呆在家裡更好」。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感恩節,和奶奶一起玩《寶可夢GO》」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我的曾祖母已經85歲了,她已經到了31級。由於額外的運動,她的健康狀況得到了很大改善。這不僅僅是一款遊戲。」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這些高齡玩家們玩家或許也比我們想像中的有毅力的多。陳三元仍然帶著《寶可夢Go》奔走於街頭,樂此不疲,甚至還成為華碩手機代言人,最近他好像連自行車都不太需要了。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更多的

寶可夢是一個簡單的遊戲。玩家需要做的基本上就是拿著手機,走出家門,然後用手指滑動螢幕,對著螢幕上的虛擬小精靈擲出精靈球,或是打打道館。

但對玩家的生活來說,它有時候又不僅僅是一個遊戲。

上週二,一位網友的父親去世了,他們過去常常一起玩《寶可夢GO》。為了紀念父親,他捉了無數隻卡比獸,將名字改成:「爸,我希望你能喜歡這次卡比獸活動。我要把它們全都捉住,只為你。我很想你,很愛你,從現在到永遠。」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另一位網友則有著令人敬佩的母親:「媽媽走了10公里,只為幫我身體殘疾的哥哥孵化這個傢伙。」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還有約好一起出去玩遊戲,卻意外捕捉到了訂婚鑽戒的情侶。

為寶可夢飛渡國境、跨越高山大海的那些寶可夢旅行家

很顯然,還有更多訓練師們有趣的旅程仍在繼續。

這並不是說《寶可夢Go》這個遊戲有多麼特殊,這個帶給人希望和快樂的遊戲可能是《薩爾達傳說》,是《魔物獵人》——它可能是任何遊戲。只不過對於訓練師們而言,螢幕裡的寶可夢世界是用以寄託感情的最好港灣。

無論是在異國的出租車上,還是他鄉零下六度的街頭,僅在螢幕中鮮活的寶可夢們讓訓練師們夜以繼日的追逐,他們抬手滑動,擲出精靈球,週而復始,這一切也可能不需要什麼理由——或許只是一種源自於寶可夢訓練師的堅持。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