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陣特攻》新英雄是「裸足」角色,但背後卻隱含對精神病患的歧視

近日,《鬥陣特攻》加入了一位新的英雄席格馬。在設定中,他曾是一位優秀的天體物理學家,在一次實驗事故中,暴露在小型黑洞之下,受到了嚴重的精神損傷,之後受到囚禁,直至被「利爪」救出。我們此前也報導了「相比於席格馬在遊戲中的能力,人們反倒更關心他在設定中沒有穿鞋」這件事情,有的人忙著給他穿鞋,有的人則討論他赤腳的原因。

不過這兩天當玩家與席格馬的概念設計師 Qiu Fang 聊起此事時,Qiu Fang 給出了這樣的回答:「我們決定讓他保持赤足,是為了讓他看起來更『瘋人院』一點(to sell the 'asylum' look);在很多精神病院裡,病患都不被允許穿鞋,因為他們可能會用鞋帶來傷害自己。雖然席格馬並不一定處於這種危險中,但我們依然覺得不穿鞋可以描繪出他與瘋狂的關聯。我們也有幾版他穿著鞋的設計,但看起來就平庸了不少,所以我們決定讓他光著腳好了。」

也許在設計層面看來這是一個很誠懇的回答,但沒想到這段話卻引發了不少玩家的不滿。

《鬥陣特攻》新英雄是「裸足」角色,玩家雖興奮但設計師的想法卻令人錯愕

尤其是一些患有心理疾病,或對心理疾病治療有接觸的玩家,認為設計者和暴雪在傳遞一種錯誤的理解和認識。

因為不穿鞋和約束衣、禁閉室一樣,是大眾對精神病治療的刻板印像中的一種。

尤其是 Qiu Fang 使用的「asylum」這個詞,更是刻板印象的集中體現。

《鬥陣特攻》新英雄是「裸足」角色,玩家雖興奮但設計師的想法卻令人錯愕

Asylums 特指人們集體安置精神病患者的老式瘋人院,是一個被時代拋棄了的詞。在過去,人們對待精神病患者的方法,是將他們收到瘋人院集中看管和拘禁,與外界隔離。那時的瘋人院環境惡劣、缺乏監管,經常還會對病人進行殘忍的、非人道的「治療」,也發生過很多駭人聽聞的慘劇。不少恐怖故事都喜歡將老式瘋人院作為背景,也進一步加深了人們對瘋人院和精神病患者的恐懼。

《鬥陣特攻》新英雄是「裸足」角色,玩家雖興奮但設計師的想法卻令人錯愕

因此 asylums 這個詞,自然的帶有一種負面、壓抑的色彩,也代表了人們在過去對於精神病人的歧視和誤解。

實際上,多數精神病患者並沒有對於他人的暴力傾向。現代醫學對精神疾病的治療取代了過時、單一的隔離法,採用藥物和更科學的治療方法,幫助精神病患者回歸正常生活。

作為區分,現代精神病院一般被稱為 psychiatric hospital 或 mental hospitals,而不再使用 asylums 一詞。

考慮到《鬥陣特攻》的世界觀是科技更加發達的未來,對於精神病應該有更加妥善的治療方法,但在席格馬的背景故事中,精神病患者受到的依然是拘束和看管,一些玩家認為這是一種不恰當的設計,更是一種刻板印象的體現。

而精神病患者自然不願意讓這樣一個角色來代表自己。

《鬥陣特攻》新英雄是「裸足」角色,玩家雖興奮但設計師的想法卻令人錯愕

遊戲製作人 Jennifer Scheurle 認為,一款多人競技的射擊遊戲也許不適合作為探討複雜問題的地方。如果真的想在人物設定中加入精神疾病的設定,最好先對它有足夠的了解,還要考慮自己的遊戲是否能夠對其作出一個完整的展示。

但她也指出,想要單純通過人物設計來表現出角色是一個精神病患者,同時又不觸及大眾的刻板印像是很困難的。如果加入一些人們不了解的設計(比如精神病患者不穿鞋子),反而會給人們造成混亂。

在人物設定方面,《鬥陣特攻》曾被很多人認為是一個「思想進步」的遊戲,因為其中加入了各種國籍、膚色、體型、取向的角色。

有些人懷疑,這次席格馬的爭議,是暴雪在追求「思想進步」時用力過猛造成的。

但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鬥陣特攻》首席編劇 Michael Chu 間接否定了這種猜測,她說:「雖然玩家們都認定席格馬是一個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但實際我們在設計人物時,從來沒有想過讓去他代表精神病患者人群。他反應的只是他自己的經歷,表現出他的身體和精神在科學事故中受到了嚴重的創傷。」

《鬥陣特攻》新英雄是「裸足」角色,玩家雖興奮但設計師的想法卻令人錯愕

而談到席格馬赤腳的原因,Michael Chu 則給出了另一種答案,她說首席設計師 Jeff Kaplan 在和自己商量時覺得席格馬既然是漂浮的,就不需要鞋,而且 Jeff 認為赤腳也會成為角色的一個特點,事實也確實如此。

對於席格馬的爭議,更多玩家是覺得惋惜。其實設計師的給出理由並不重要,即使是說自己就是喜歡這樣,也不會有人怪罪。

但他在所有備選的回答中,選擇了最差的那個。

一旦將設定和精神疾病這樣嚴肅又敏感的話題聯繫起來,它的性質就發生了改變。

《鬥陣特攻》新英雄是「裸足」角色,玩家雖興奮但設計師的想法卻令人錯愕

其實藝術作品中的刻板印象並不少常見,比如中國姑娘就一定得有個包子頭、日本角色非得是忍者、美國牛仔必須得有頂帽子……它們未必出自不好的價值觀,有些只是為方便觀眾快速理解人物。

但刻板印像也是個定時炸彈,一旦涉及嚴肅的問題時,就需要更加謹慎的對待。如果不能在表現力和真實性之間找到一個平衡,也許迴避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