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享單車沒落、用戶紛紛要求曾是業界王者的ofo退押金,有人從2018年等到2019年底

中國曾經的共享單車王者ofo,從去年底曝出資金鏈緊張、帳面只剩數億元之後,進而引發瘋狂搶退押金風波。如今已經過去了接近一年。但ofo雖然在市場上還活著,但是「押金難退」已經出了名,畢竟1500萬使用者的押金足足有十數億之巨,如果真的退了,ofo就徹底破滅了。因此,ofo一年裡變出了無數種號稱是「退押金」卻實際上根本沒退的花樣,有很多人一年申請了要退押金,至今仍在排隊。

 

01 押金風波起

去年,2018年9月起,部分使用者發現 ofo 客戶端退押金難退。原定的統一共享單車業內退款時間由0-7個工作日變成了10個工作日,再到後來變成了15個工作日。

在10月份時,押金退款時間只是逐步變長,多路媒體人親測都可以在短時間內退出押金。但是明顯關於 ofo 押金難退的風聲已經漸起。甚至 ofo 的公關經理在接受採訪時聲稱:退押金時間變長了,但是在期限內是一定可以退的。

難到手的ofo押金:為了不還錢,小黃車想盡了辦法

隨後在11月份,ofo 所說了官方回應:由於近期 ofo 部分伺服器需要進行短時遷移,導致押金退款週期暫時性延長,但是對於總體退款不構成影響。等待相關工作完成,退押金週期會恢復正常。

只是這個週期再也沒有回覆到正常。

進入12月後,ofo 資金進一步吃緊,很多使用者反應線上申請退押金超過期限後仍然了無音訊,等不及的一些使用者開始奔向 ofo 北京總部大廈去現場辦理退押金。在現場申請退押金很快就得以辦結,加之彼時 ofo 曝出經營不善已經在破產邊緣,擔心自己的押金再也取不出來的使用者們開始成群結隊地湧向 ofo 辦公地點。

12月17日,ofo 的北京總部 Internet 金融中心門外排起了長隊。

難到手的ofo押金:為了不還錢,小黃車想盡了辦法

「聽說直接過來辦理退款可以秒到帳,就來排隊了。」當時一位排隊者如是說。有的人在看到小黃車可能要跑路的消息後甚至半夜兩點就來排隊。

恰逢 ofo 發佈退押金新政:所有申請線上退押金的需要先填寫支付寶帳號然後排隊等候退款;而到現場申請辦理退押金的將會按照申請時間的順序併入線上序列排隊。

其實與線上相比,線下退押金流程明顯是輕鬆許多。沒有線上上申請的都可以直接退款,甚至帳戶內餘額也可以退。

現場退押金的隊伍排起了一條長龍,而線上的申請人數在不斷打破紀錄。

受到負面消息影響,在短短48小時內,ofo 退押金系統人數就在不斷飆升。據相關統計,退押金系統排隊人數在12月18日早上突破了100萬,隨即在晚上八點突破了1000萬。

難到手的ofo押金:為了不還錢,小黃車想盡了辦法

大規模的退押金風波引起了中國官方的關注。12月21日,中國交通運輸部新聞發言人表示,會正督促 ofo 暢通退押通路,優化退押流程,加快線上退押進度,切實保障使用者權益。並將持續關注此事。

只是就連中國的「國家保證」也沒能讓 ofo 掏出這一份錢來。

02 押金花樣多

ofo 的押金風波轉眼過去了一年,退押金排隊人數已經從當初的1000萬出頭增長到了1500萬之多。這筆錢,隨著時間的發展,似乎越來越難以取出,並且大眾的關注度顯然已經不復以往。

自打從去年 ofo 開始曝出各類負面消息後,現金流資金困難的 ofo 就把目光打向了巨額使用者押金。使出「渾身解數」,只為能夠延緩抑或是阻礙使用者退押金。

去年12月,有使用者發現,原本 ofo 的App裡醒目的退押金按鈕變成灰色,無法點擊。 ofo 官方對此回應稱:只是正常的挽留客戶的設置,實際按鈕功能依舊。但是事後才發現,雖然按鈕顏色變為灰色,實際上點擊進入依然沒有問題,只是 ofo 在軟體介面玩了一個小把戲。

不僅如此,ofo 在客服方面也下了一番「功夫」。在剛開始出現押金風波時,彼時的 ofo 客服遵循的尚是「拖字訣」,每次致電客服得到的答覆都是「會在期限內退款」,但是掛斷電話後長久的等待,就再也了無音訊。

這種情況在進入11月後變本加厲,有人發現 ofo 的電話客服就很難再接通。在搜索網站上以「 ofo 客服電話不通」為關鍵詞,即可搜索出多達600000條的結果。

難到手的ofo押金:為了不還錢,小黃車想盡了辦法

為了能夠避免密集的投訴,ofo 可謂在客服上費盡心思。電話客服永遠都是冰冷的機器提示音,多數人都是需要反覆撥打多達數十次才能有一次接通。並且在接通後客服並不會有任何實質性的建議,只是重複著聲明「將在期限內退還押金,需要使用者耐心等待。」

而對於網路客服,則更加「簡潔」。據稱,在App內點擊人工客服,顯示的永遠都是有數十人乃至數百人在你之前排隊,讓你無從下手找到客服。甚至有人在論壇發帖稱,碰到了排隊人數顯示超過千人的「壯觀」。

難到手的ofo押金:為了不還錢,小黃車想盡了辦法

在 App 介面上做手腳,在電話人工客服上設障礙,已經不是 ofo 僅有的招數了。在大規模退押金風波前,甚至曝出新聞 ofo 只接受線下退押金,線上的都會被無限期延時。

一邊是客服設關讓使用者過五關斬六將也無法找到,另一邊 ofo 也在加緊轉化押金為第三方合作通路。

2018年11月,ofo 使用者突然發現在客戶端出現了新提示:使用者可以選擇將押金升級為 P2P 平台PPmoney的理財金,並且享受福利,一個月後即可退出取出本息。

誰也沒有想到 ofo 已經困難到這種程度,在當時,中國的 P2P借貸平台正在經歷下滑期,ofo 為了能夠消化退押金的巨大流量無所不用其極。並且 ofo 針對此所說的官方回應是「正常的商業活動」。

迫於輿論壓力,ofo 和 PPmoney 隨後發佈聲明宣佈終止合作,「借殼P2P」止渴押金也就不了了之。

難到手的ofo押金:為了不還錢,小黃車想盡了辦法

進入2019年,ofo 的退押金招數頻繁出新。在2月份,ofo 的 App 端介面出現了一個新頁面。在這個名為「折扣商城」的頁面裡,使用者可以選擇將押金轉化成等價值金幣,進而在商城中購物。

難到手的ofo押金:為了不還錢,小黃車想盡了辦法

ofo 退押金遙遙無期,但是「轉行做電商」的趨勢卻是愈加明顯。

該折扣商城並非對所有使用者都開放,僅僅是針對申請退押金的使用者展示,目的在於將押金轉化為消費,進而擺脫押金的壓力。並且在使用者點擊升級領取後,彈出的使用者協議上明確說明,此舉將視為自動放棄對申請退押金的保有。

ofo 此舉的意圖十分明顯,相當於是草船借箭,只是它借的不是箭,而是使用者的押金。「高明」之處在於,哪怕使用者同意轉化為金幣購物,商城裡的商品只是可以用金幣抵消一部分,其餘仍需使用現金支付。

戴威曾經對退押金一事公開說道,自己絕不會拖欠一分使用者的錢,絕對會還清所有的欠款。只是為了達成這個目標,ofo 走出的路越來越偏。

一晃到了今年年底,年初的折扣商城悄無聲息下線之後,如今 ofo 又上馬了「天天返錢」活動。標語十分吸引人:無需排隊,直接退押金。跟折扣商城的套路如出一轍,使用者如果同意,就將放棄對押金的索取,全額轉換為該活動帳戶。

但是細究之下,ofo 的套路無疑更深。客戶的押金會以雙倍返現的模式積累在帳戶中,使用者必須要在天天返錢裡消費得到一定的返現後,才能將返現一併取出。而根據計算,使用者至多要消費1500元才能夠返現達到100元以上,也即把押金「連本帶利」取出來。

ofo 的危機還在繼續,但是吃相已經漸漸難看。

03 中國共享單車大潮褪去

截止到目前,ofo 的退押金排隊數已經到達1500萬。以當前的退款速度,仍需數年。

ofo 的落魄,背後映襯的,是整個中國共享單車行業的落魄。在2017年,共享單車還是中國最紅火的話題,ofo,小藍,酷騎,小鳴,悟空……一個個在中國冒起的共享單車品牌,如今不是沒落就是消失。

ofo 如今被押金壓得喘不過氣來;小藍單車在寒流中經歷了押金和供應商欠款,創始人跑路;而酷騎單車因為欠押金事件甚至登上了央視新聞。

中國的一線城市政府出策限制共享單車投放,二線城市及以下目前已經被獨大的哈囉單車以雄厚的實力和資金佔據了所有的市場。但是不論哈囉如今市場佔有率多少,反襯的,都是如今中國的共享單車,已經不再讓人趨之若鶩。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