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開除CEO止血!從大受歡迎的737 MAX客機變成恐怖「危機」,原因來自於「節省成本」

曾經是世界上最受歡迎單走道客機的737 MAX,卻在連續兩起空難中,奪走346條人命,甚至危及整條「波音產業鏈」,讓歐洲勁敵空中巴士(Airbus)蠶食鯨吞市場。

事件發生以來,波音因為軟體設計瑕疵無法修復,本月初宣布全面停產737 MAX。距離第一起空難發生至今,已經超過一年時間,波音高層始終無法搞定這場危機,就在聖誕節前夕,波音公司宣布執行長米倫伯格(Dennis A. Muilenburg )遭到撤換,2020年1月13日正式生效,將由現任董事會成員卡爾洪(David L. Calhoun)接任。

這項人事命令,真能帶領波音,走出這場創業103年以來最嚴峻的危機嗎?

只向利潤看齊,公司文化種下悲劇惡果

今年三月以來,波音股價已經下跌超過20%、損失超過90億美元(約2,700億新台幣),執行長米倫伯格(Dennis A. Muilenburg)因為無法解決737 MAX 的爛攤子,在本周正式遭到撤換。

回顧2019年,波音公司整體表現深受737 Max 影響,在這份人事異動聲明中,波音表示,為了恢復各界對於公司的信心,以及加強組織內部溝通與透明度,期待透過調整高層人事撥亂反正,公司仍對於737 MAX 重返服務,充滿信心。

過去一年,執行長米倫伯格(Dennis A. Muilenburg)承受各界許多的指責,他是這整起災難中,萬夫所指的關鍵人物。若要探究波音這場災難,跟波音長期控制營運成本的內部文化,脫離不了關係。

▲波音執行長米倫伯格(Dennis A. Muilenburg )因為無法解決737 MAX 的爛攤子,在本周正式遭到撤換。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737MAX這款機型,是在上一任執行長詹姆斯·麥克納尼(James McNerney)任內打造的產品,來自通用資本(GE Capital)的他擁有深厚金融背景,是第一位沒有航空製造業背景的執行長,非常知道如何幫公司賺錢,在2005年就任時,波音的銷售淨利潤不到5%,在他的帶領下,讓波音的投資收益率從20%提升到50%,股價也穩定上漲。

麥克納尼的目標:股東利潤最大化,這樣的文化就成為管理者與第一線工程師,在工作上依循的準則。

為維持公司營運績效,波音開始竭盡所能節省成本開支,《彭博社》曾在報導中指出,波音把737 Max 的軟體系統,以時薪9美元,外包給印度工程師,負責軟體開發、測試。波音高層認為,自己已經是一家上百年歷史的飛機製造商,多數產品都已經成熟,不需要大量資深工程師,從2013年起,便陸續裁撤美國數千名工程師與技術人員,以此控制公司營運成本。

波音的競爭對手空中巴士(Airbus),在2010年推出新世代單走道客機 A320Neo,採用節能引擎 Leap,因為良好的燃油效率,成為許多航空公司購機首選,就連將開航的星宇航空,也採用同系列的客機 A321neo。(張國煒為何說A321neo是正確選擇,從波音財報看K董決策

▲新世代單走道客機 A320Neo,因為良好的燃油效率,成為許多航空公司購機首選,就連將開航的星宇航空,也是採用同系列的客機 A321neo。
圖片來源:星宇航空

波音當時為了不錯失市場機會、節省開發成本,麥克納尼決定用舊的737機型設計,直接搭配 Leap 引擎推出產品,但這當中有個大問題,舊的737機型並不完全適合 Leap 引擎。《彭博社》認為,種種節省成本的作法,都讓波音在研發飛機時,無法貼近實際需求。

宣布無限期停產737 MAX,波音產業鏈陷入危機

波音737是一款非常受業界喜愛的單走道客機,是波音專為中短途航程設計的產品,737 MAX 則是737家族的第四代機種,擁有高燃油效率、高載客彈性等特色,推出以來更成為公司金雞母,截至今年11月,訂單超過4,500架,生產線排程一路排到2026年,是波音力推的新世代機種。

▲波音當時為了不錯失市場機會、節省開發成本,麥克納尼決定用舊的737機型設計,直接搭配 Leap 引擎推出產品。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不過從去年(2018)10月開始,印尼獅子航空(Lion Air)、衣索比亞航空(Ethiopian Airlines)的737 MAX 相繼發生事故,導致346人不幸喪生,這款機型從今年三月起全球停飛,鑑識人員指出,事故的發生與「攻角感測器」、「自動防失速系統」的設計瑕疵拖不了關係。

這兩起致命空難,引爆「波音產業鏈」空前危機。

飛機生產需要時間較長,位於西雅圖南部的波音倫頓(Renton)工廠,累積訂單已經排到2026年,因為波音內部遲遲無法解決問題,攸關人命安全,航空公司不是選擇自主停飛,就是取消737 MAX 訂單,工廠累積大量無法交機的飛機,《數位時代》今年四月實地走訪波音倫頓(Renton)工廠時,已經能看見許多等待塗裝的737 MAX 客機停在機坪上,生意更被競爭對手同類型客機 A320Neo 機型搶走。

▲《數位時代》今年四月實地走訪波音倫頓(Renton)工廠時,已經能看見許多等待塗裝的737 MAX 客機停在機坪上。
圖片來源:高敬原攝影

眼看著737 MAX問題遲遲無法修復,日前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 (FAA)對外表示,2020年不會核准復飛。這個月初,波音董事會做出決議,將從明年一月起,無限期暫停生產 737 MAX 系列客機。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穆迪(Moodys)認為,停產的決定將造成波音重大損失以及長期風險,隨即將波音的信用等級,從「A2」調降至「A3」。

波音目前在全球約有15萬名員工,光是去年整年的營收就高達1,011億美元(約3兆元新台幣),支撐飛機生產的全球供應商,更是超過600個,停工的決定不只影響波音本身,更牽動整條「波音產業鏈」無數的家庭生計。

波音強調,生產線停工只是過渡時期作法,737 MAX 生產線上的1萬2,000名員工,不會放無薪假,更不會被資遣。

▲波音目前在全球約有15萬名員工,光是去年整年的營收就高達1,011億美元(約3兆元新台幣),支撐飛機生產的全球供應商,更是超過600個。
圖片來源:高敬原攝影

民航機生產商的任何決定,都關乎成千上萬的人命,過度追求企業利潤,反而忽略最基本的細節,種種過度節省開支的策略,都是種下737 Max 悲劇,以及波音創業103年以來空前危機的惡果。《彭博社》評論,被撤換的執行長米倫伯格當然有必須負的責任,但更像是企業文化缺陷中的代罪羔羊。

新接任的卡爾洪(David L. Calhoun),過去曾擔任公司董事長達10年的時間,是管理階層中的老面孔,他是否能大力改革波音,外界都在看。

參考資料:BloombergBoeingCNBC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