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的超高標金1,380億元到底該怎麼用:是要提撥給電信業者補助5G建設,或是通通收入國庫?

5G第一階段頻譜競標落幕,總標金飆破新台幣1,380億元。但是這筆超高的標金對於政府、電信業者、民眾到底是好還是壞,恐怕需要好好思考一下。而這筆1,380億元最後會交給誰、用在哪裡?也是值得思考的地方。

5G 首波數量競標結果台灣五電信業者各自取得了不同頻段,其中中華電信取得最高頻寬,3.5GHz 和 28GHz 各有 90MHz / 600MHz、遠傳電信也分別有 80MHz / 400MHz、台灣大哥大則有 60MHz / 200MHz。

其實羊毛出在羊身上,電信業者用了過高的標金取得頻寬之後,下一步還要建置基地台、架構相關的5G設施,那些要付出的成本更高,因此勢必這些付出的錢最後都會轉嫁到消費者的身上,但是對於消費者而言,如果5G的價格太高昂,勢必會對於進入5G持觀望的態度,也影響到相關產品的銷售。如此惡性循環的話,對於政府、電信業者、消費者來說三方面其實也都不是好事。

那麼,這1,380億元到底該怎麼用?

原先對於5G的競標,NCC設定總標金約新台幣440億元,但由於5家業者勢在必得,使得最後總標金衝到1,380億8,100萬元,為世界第三高。而這筆標金政府到底該怎麼用?不同的單位其實有不同的看法以及建議。

1.電信業者:標金直接提撥 1/2 標金協助電信業者進行

以電信業者來說,昨天競標結束後,遠傳電信總經理井琪就呼籲政府能效仿美國成立「5G 基金」來協助電信業者進行 5G 建設和服務。她的觀點是『全球最高5G頻率標金』不僅造成業者成本大幅增加,對消費者權益產生重大影響,也必然會對產業發展產生負面衝擊,並影響國家寬頻產業的國際競爭力。

她建議政府能參考美國,成立『5G 基金』,自本次頻譜競標標金中直接提撥 1/2 標金協助電信業者進行 5G 建設與創新應用服務,這樣可以協助 5G 網路快速佈建,實質降低業者成本,方可讓消費者以較合理價格取得服務,毋須透過政府行政干預市場價格,並讓上下游產業能加速發展。

2.NCC:4G標金也被批評標金過高會導致基礎建設不足,事實證明並非如此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代理主委陳耀祥則是承認,「5G金額確實是國際高標,每個業者有不同的商業考量、產業策略和方向。」不過他也表示,過去4G標金也被批評標金過高,導致基礎建設會不足,事實證明並非如此。

台灣電信屬於「充分競爭」環境,而5G頻譜規則中,原先就有開放共頻、共網的合作,但各業者之間的聯盟是否出現,要看第二階段結束後繳交的「事業計劃書」才會更清楚。NCC也將秉持4G「價廉值優」原則,透過政策工具關注5G資費變化。

 

3.學者:不能只以消費者為考量,應用來加強電信技術實力

根據台灣大學電機系教授林宗男接受採訪表示,若以單位頻寬價格來看,台灣的標金為世界第一,但我國GDP卻非數一數二,由於標金相當於是電信稅金,在5G未普及前就收取這麼高的稅金,對國家、產業及民眾都有害。 

林宗男建議政府要善用標金,除了用來加速5G建設普及,尤其偏鄉建設外,還要推展相關的加值應用,同時,標金也應用在未來電信技術研發。他表示,在推行我國電信發展時,不能只以消費者為考量。還要考慮加強我國的電信技術實力,必須要有一定比例的投入技術的研發,因爲電信實力就是一個國力的象徵。

 

 

4.行政院表示:用於5G基礎公共建設、縮短偏鄉數位落差

根據今天行政院發言人谷辣斯.尤達卡(Kolas Yotaka)受訪表示,5G首階段的釋照競標結束後,NCC預估第1階段標金約440億元,不料卻飆出1380.81億元,未來多出來的900多億元標金進入國庫後,將用於5G基礎公共建設、縮短偏鄉數位落差、推廣數位公益活動等3大用途,以服務廣大民眾。

她表示,多出來的標金進入國庫後,明年若相關部會提出以上各類型縮短數位落差的計畫,政府就會編預算給該部會。

多出來的標金也將用於5G基礎公共建設,例如可能會用於協助業者建置偏遠地區的基地台,比方說像是玉山山頂,業者或許評估較不符合經濟效益,但政府可能認為有必要興建以作為山難緊急搜救之用,但是這些都仍待行政院進一步討論細節。

 

 

想看小編精選的3C科技情報&實用評測文,快來加入《T客邦》LINE@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