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實境技術讓媽媽和和去世的女兒一起過生日

虛擬實境技術讓媽媽和和去世的女兒一起過生日

人死不能復生。但如果已經離去的人重新站在你的眼前,聲音依舊,相貌依舊,並笑著向你伸出雙手時,你是否能夠回以擁抱呢?

智星(Ji-sung音譯)是一個擁有三個孩子的韓國母親。

兒子今年十五歲了,進入青春期後,和兩個妹妹的相處開始讓他感到有些不自在。但他並沒有因此懈怠自己身為哥哥的職責,只五六歲的小妹正是貪睡的年紀,而他則會毫不留情地一抱枕把她砸起床。

在虛擬現實裡,復活女兒的母親

年紀稍小一些的大女兒只比哥哥少兩歲,卻要更加爭強好勝。不僅是和小妹搶手機吵鬧毫不含糊,即便是和媽媽在一起,也總想要分出個高低。

在虛擬現實裡,復活女兒的母親

照顧孩子這麼多年,智星磨練出一身不差的廚藝。看著他們在餐桌前端著碗嬉笑打鬧,她每次想要出聲教訓,卻終究板不住臉。

和孩子們相處的時光大多都溫馨美好,令人忍不住嘴角上揚,但也不完全是這樣。在開車接送孩子上學,不經意抬頭看到天上的雲的時候,在給孩子疊衣服的時候,在把頭貼到小女兒小小的身體上的時候,很多很多像這樣的時候,智星會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個過早和她告別的小姑娘。

在虛擬現實裡,復活女兒的母親

娜蓮(Nayeon音譯)是智星的次女。2016年,在罹患白血病後,年僅7歲的她沒能撐住幾個月,就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個小姑娘是如此惹人憐愛,以至於她留下的痕跡是如此難以磨滅。智星把她的名字和生日紋在手臂上,把她的小搓骨灰裝進骨灰項鍊日夜戴在頸前,就好像她還在自己身邊一樣。但智星也知道,那個小生命確確實實是離開了,她再難在夢以外的地方見到這個常掛著笑容的小天使——直到去年韓國文化廣播公司MBC找上門來。

在虛擬現實裡,復活女兒的母親

他們為智星帶來了一個機會,一個與病逝的女兒再見一面的機會。在徵得智星的同意之後,MBC聯繫到一家VR技術團隊,耗時8個月後,他們終於將一場跨越生死的重逢帶進了現實,或者說虛擬實境。

為了盡可能還原出娜蓮的聲音,他們以早先拍攝的家庭錄影帶中娜蓮的聲音為基礎,又請來五名同齡孩子分別錄製了800多段錄音作為補充。

在虛擬現實裡,復活女兒的母親

為了讓娜蓮的形象更逼真,他們不僅細心打磨娜蓮的五官,還要求動作捕捉演員多多益善地學習娜蓮的特有肢體語言——智星珍藏有大量娜蓮的照片和影片,這為VR技術團隊模擬出更真實的「娜蓮」提供了方便。

在虛擬現實裡,復活女兒的母親

2020年的2月6日,MBC電視台播出的特別紀錄片《遇見你》中,熬過漫長的等待,戴上VR眼鏡和触控手套,站在節目組搭建好的綠幕區,一隻白蝴蝶翩翩落下,智星做好了準備,要去見她永遠留在七歲的女兒。

2

場景在一處戶外森林公園展開。

戴上VR眼鏡之前,面對鏡頭,智星曾表示「沒事的,只是想再和她見一面」,但當娜蓮的身影跳躍著來到她的眼前時,她的聲音還是在第一時間顫抖了起來。

——媽媽!媽媽?媽媽你在哪兒?
——我?我一直都在……
——媽媽,你有想我嗎?
——每天每天都想。
——媽媽,我好想你
——我也好想你。我的娜蓮,娜蓮……你過得好嗎?媽媽一直在想你。娜蓮過得好嗎?我的娜蓮,媽媽想抱一下娜蓮,媽媽一直想跟你再見一次。
——媽媽,媽媽我可愛嗎?
——我的娜蓮是最可愛的……

想再抱你一次。

娜蓮穿著漂亮的紫色連衣裙和她最愛的綠色涼鞋,斜挎一個粉紅的小包,面向媽媽時眉眼間滿是笑意。而在另一邊,一滴滴淚水從黑色的、包裹嚴實的VR眼鏡中擠出,啪嗒啪嗒落在腳下綠色的幕布上。

智星伸出手想要抱抱女兒,但娜蓮只是微笑著看她。「對著空氣揮手自言自語,看起來瘋瘋癲癲的那個就是我。」 智星事後自嘲道。她不知道,在場每個人都注視著她「瘋瘋癲癲」的動作濕了眼眶。

「媽媽,跟著我的手這樣做。」「這樣做可以去天國。」 智星聽從女兒的話,低下腰,伸出手掌,和女兒掌心對掌心。兩人緩緩地漂浮起來,地面上的一切開始變小。

——媽媽,你怕嗎?
——一點也不。

天上是娜蓮的新家。這裡有娜蓮的新朋友彩虹小馬,有一棵掛著鞦韆的大樹,有一張裝飾著氣球的漂漂亮亮的小床,還有一張擺放了生日蛋糕的桌子。

在虛擬現實裡,復活女兒的母親

在虛擬現實裡,復活女兒的母親

智星和娜蓮在桌子的兩邊坐下。智星在生日蛋糕上插滿了7根蠟燭,娜蓮舉起相機為媽媽拍照,智星哽咽著舉起手,喊了一聲「Cheese」。

蛋糕旁是叫做「一口吞」的糕點,每個都只一點點大小,有粉色有白色,糕點裡有糖水,那是娜蓮生前的最愛。她曾提過病好了離開醫院就要一起去野餐,如今這個願望只能在她的新家實現。

在虛擬現實裡,復活女兒的母親

「該許願啦,不要再讓爸爸抽煙啦,哥哥姐姐不要再打架啦,小妹不要再生病啦,還有……嗯,媽媽不要再哭啦。」「媽媽做的海帶湯永遠都是最好喝的。」「媽媽,那裡開花啦!」「媽媽看到了嗎?我已經一點都不痛了。」「媽媽在傷心嗎?媽媽再也不要哭了。」

智星一聲聲應著女兒的問話,她告訴娜蓮,不會再哭了,不會想念她,而是更加,更加地愛她。

娜蓮趴到床上,從枕頭下抽出了一封寫給媽媽的信。

媽媽,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對不對?
我們下次再見的時候一定要一起玩。
我一定會記住媽媽你的。

這是智星見過的最浪漫的三行情詩。她答應了娜蓮:「等必須完成的事處理好,我就去找你,我們會永遠開開心心在一起,我愛你。」

側臥在床上的娜蓮終於泛起了睡意。

——媽媽,我有點想睡了。你一定要在我身邊哦。再見,媽媽。我愛你,媽媽。
——我也愛你……你先睡吧,再見。

一隻白蝴蝶落在娜蓮的身上,然後翩翩飛起,智星轉眼間回到了戶外森林公園,白蝴蝶在她眼前撲閃了兩下翅膀,然後就飛遠了。

在虛擬現實裡,復活女兒的母親

3

從紀錄片播出到第二天早上,超過20萬人湧入了智星的部落格。各個社群媒體上,蜂擁而至的人們向智星表達著他們的關切與感動。

而在這樣的基調中,也出現了不少爭執的聲音。有人認為這是在向智星的傷口上撒鹽,MBC節目組不過是在吃人血饅頭。這樣的「重逢」無法讓她真正走出來,反而會讓她更深地陷入過去。

VR到底是溫暖還是殘忍,人們正在得出截然不同的結論。但世間事物本來就不是非黑即白的,就像智星自己,她一邊想要不再思念娜蓮,一邊又希望更多的人在看過紀錄片後記住娜蓮。

有無數人正在試圖用言語的力量安慰智星,但在被問到「為何願意在眾目睽睽之下揭開傷疤?」這個問題時,她回答說:

「為了安慰像我一樣失去了孩子,或是兄弟姐妹和父母的人。」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