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第二總部「慘敗」的幕後故事:一切源自貝佐斯對馬斯克的妒忌

Amazon在2年前啟動的第二總部的招標項目曾經是新聞頭條的常客,為了把這個能創造大量就業和投資機會的金主吸引過來,北美有多達200多座城市參與了角逐。紐約和維吉尼亞成為了最後的入圍選手。但前者在最後一刻卻翻車了。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亞馬遜第二總部「慘敗」的幕後故事:一切源自貝佐斯對馬斯克的妒忌

為什麼馬斯克領到的補助比我家多?

2014年,當伊隆·馬斯克從內華達州拿到了13億美元的保障來設立一家新的超級電池廠時,傑夫·貝佐斯注意到了。在會議上,這位Amazon的CEO對馬斯克表達了自己的嫉妒,羨慕他是如何讓西部的5個州在成千上萬個製造業就業機會的競爭拼得頭破血流的。他想知道為什麼Amazon建立設施時,當地政府給的「激勵措施」相比之下為何這麼微不足道。據四位知情人士透露,這是貝佐斯經常會談到主題。

然後在2017年,一名Amazon高層發來了一封祝賀郵件,表示他的團隊拿到了4000萬美元的政府激勵來鼓勵Amazon辛辛那提附近設立一個價值15億美元的航空貨運中心。據說這點「小錢」激怒了貝佐斯,讓他試試新做法的決心變得更加堅定。

因此,2017年9月,當Amazon啟動第二總部的招標時,該公司明確表示正在尋求政府補助以換取投資50億美元並僱用50000名員工的承諾。這場引人矚目的真人秀風格的競賽引發了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吸引到北美238座城市的角逐,最後Amazon決定把所謂的HQ2分設置紐約和維吉尼亞兩地。但隨後進步派政客對紐約提供的30億美元激勵措施進行抨擊,貝佐斯退出了。

 

過於自傲的HQ2第二總部宣傳團隊

Amazon因向紐約政客獻殷勤失敗而備受奚落。為了了解為什麼會這樣,彭博社採訪了12位熟悉Amazon該項目的12名人士。這是他們故事的首次呈現,這是一支成為自身傲慢犧牲品的團隊。

貝佐斯認為政府的資助微不足道並對此感到沮喪,這促使Amazon的高層摒棄了過去幾年學到的經驗教訓,而是用毫無悔意的方式呼籲政府提供稅費減免等激勵措施。

有過在全美範圍交易談判經驗的員工已經預料這樣會出問題,但那些急於用新的指導手冊奪取大勝來取悅貝佐斯人無視了他們發出的危險信號。知情人士稱,HQ2團隊成員總是秘密行事,獨來獨往,到頭條新聞去大肆宣傳,並自欺欺人地認為Amazon在任何地方都會受到歡迎。

知情人士說,這種心胸狹隘的假設時至今日仍引起共鳴,尤其是整個北美感覺受到Amazon操縱的市政官員的共鳴。與此同時,一個跨黨派的國會議員團體正在考慮發起一項互不侵犯協議,以製止在HQ2競標過程中發動的那種稅收激勵逐底戰。一位知情人士說:「這整件事情就是一次自負的行動讓貝佐斯狠狠地摔了一大跟頭。」

Amazon在一封電子郵件聲明中表示,該公司已在40個州投資了2700億美元,並透過具有競爭力的工資、福利及員工培訓創造了500000多個工作崗位。「我們跟美國的數百個社區合作,為他們帶來新的就業崗位和投資。跟眾多其他公司一樣,我們有資格獲得各州、市為吸引投資者而製定和監管的激勵計劃——因為他們知道,這些投資會以就業、新的經濟機會及增加稅收的形式支付長期股息。」

Amazon創始人兼首席執行長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

從親切的外來者變成傲慢高調的建設者

多年以來,Amazon的經濟發展團隊一直遵循的是所謂的「歡迎禮車」的工作流程,這是一個隨著該公司在美國各地擴建倉儲的實踐過程中形成的流程,其目的是為了消除對交通、工作條件以及會對當地夫妻店構成競爭的擔憂,主管會舉辦通氣會,邀請當地居民和利益相關者提問。有時候,Amazon會安排官員去其他城市親自參觀自己建設的倉儲,並與員工和當地領袖對話。Amazon的公關團隊跟願意告訴媒體為什麼自己支持該項目的倡導者始終保持著聯繫。

康乃狄格州溫莎市市長Don Trinks回憶起Amazon當年是怎麼緩解了自己所在的哈特福德附近小鎮的焦慮,然後在2016年在該市設立起倉儲的。該項目的消息傳出後,當地居民對貨運交通感到恐慌。於是Amazon到鎮上舉行會議,回答了大家的所有關切。擔任市長近20年並擁有一家小餐館的Trinks 說:「公眾的看法是,Amazon這樣的大公司要進來碾壓我們的小鎮了,但事實並非如此。他們的宣傳令人印象深刻。他們預先考慮到了所有的棘手問題。」

但貝佐斯決定對HQ2要換種建法。讓他對拿到更多政府補貼念念不忘的不僅僅是馬斯克在內華達的經驗。他還看到波音在2013年也從華盛頓州那裡贏得了87億美元的援助——而「代價」卻是在接下來的幾年了縮減了員工數量。

相比之下,儘管Amazon僱用的員工成千上萬,但卻沒有拿到州政府的任何補助,而且還跟西雅圖市議會糾纏不休,因為後者指責該公司令這座城市的生活成本過於高昂。據知情人士透露,除了謀取政府為HQ2慷慨解囊外,貝佐斯還告訴他的團隊為其他Amazon項目尋求10億美元的稅費減免。這位知情人士說,這支經濟發展團隊在過去幾年裡均未實現其財務目標。(10億美元的減免目標是《華爾街日報》首先報導的。)Amazon的一位女發言人否認公司設定了政府激勵目標。

 

用20000名員工的機會與政府談判

一位知情人士說,第二總部的概念源自這樣一種認識,即這些年來Amazon在美國各地設立的衛星辦事處幾乎沒有任何條理。貝佐斯的高管們認為,最好能選擇一個可以滿足未來十年員工數需求的地點。知情人士說,Amazon一直在悄悄地搜尋城市,並已經確定了25座可容納約20000名員工的城市。該公司本可以進一步確定短名單,然後跟入圍終選的城市進行談判。但貝佐斯沒有這樣做,而是推動競標計劃。馬斯克曾誘使五個州展開競購戰。即便不大可能去加拿大或俄亥俄州哥倫布市設立第二總部,貝佐斯還是面向整個北美地區推出他的競購戰。

由房地產主管John Schoettler 等人組成的團隊草擬了一份招標書,招標要求重點列舉了類似有直飛西雅圖的機場以及具備一流大學等必備條件。招標書中「激勵措施」一詞出現了21次。一些團隊成員對此感到不安,擔心Amazon會因為因為貝佐斯的財富而給人留下不和諧的印象,更不用說還會引發關於收入不平等的全國大辯論了。他們知道無論如何讓官方都會提供減稅優惠的。而如果提出明確要求反而會讓Amazon面臨公司貪婪的指控。

但是反對者很快就被堵住口,被派往其他項目。該團隊剩下的人認為,任何影響都將是短暫的,會被Amazon巨大的投資規模所遮蓋。

在公共政策負責人Brian Huseman和經濟發展總監Holly Sullivan的帶領下,Amazon的HQ2團隊在華盛頓找了一個小辦公室,躲在一道遮住秘密的屏障後偷偷工作。一位知情人士說,那裡連窗戶都是遮住的,Huseman還警告非團隊成員任何人均不得進入房間內,否則將受到懲罰。訊息受到了嚴格的控制,以防止洩漏。

Tesla首席執行長伊隆· 馬斯克(Elon Musk)

2018年1月的一個晚上,團隊成員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命令他們第二天一早趕到辦公室匯報。是時候該給這份超過200的HQ2競選城市名單瘦身了。Huseman 提醒團隊,誰要是洩漏消息給媒體一經查出馬上解僱。他們每個人都拿到了一份要致電的城市名單,以及讓電話那頭的官員冷靜下來的說明,打電話的時候他們會先告訴對方你們給出的應標書很誘人。

據曾經打過這樣電話的人稱,跟求職申請的過程很像,洩氣的官員感謝Amazon把自己列入了考慮對象,同時設法想尋找為什麼他們沒有晉級的線索。

據知情人士稱,入圍終選的20座城市其實跟原先制定的25座潛在城市名單有著很高的重合度。據參與該項目的一位人士稱,名單把印第安納波利斯和哥倫布這樣規模較小的城市列進去,儘管團隊沒幾個人會重視,但此舉卻幫助Amazon傳達了一個訊息,即所有城市都有機會。

保持競爭白熱化這件事情的優先級高於進一步縮短名單,後者本來可以讓Amazon把注意力放在關係上。在裁減了數百個社區之後,HQ2團隊內部的普遍情緒是:這很難,但是必要。離完成搜尋又近了一步,團隊幾乎有如釋重負的感覺,開始在華盛頓辦公室的茶水間開始拿出啤酒和葡萄酒來慶祝。

儘管Amazon努力保持把招標的工作控制在內部,但其後果仍波及到其他部門。一位知情人士稱,市、州政府的官員曾私下向他們的Amazon聯繫人抱怨,說這一活動極大地浪費了公共資源。這位知情人士還說,那些市長和州長表示,其實還有其他企業對自己表達過真正的興趣,並對Amazon把整個北美都拉攏過來表示遺憾。

在Amazon要求大幅度減稅的招標成為國際新聞之後,這種沮喪情緒蔓延到了整個北美。一位Amazon高層警告說,在公司試圖擴大業務的歐洲,官方正在詢問在貝佐斯什麼時候也會對歐洲提出如此要求。一位知情人士說,這些擔憂最後反饋到了AWS業務負責人Andy Jassy這樣的高層。

2018年9月,Amazon的高層決定將新總部一分為二,在紐約和維吉尼亞分別建設。

在公佈消息之前,Amazon就意識到,如果媒體收到風聲的話,當地的房地產價格可能會暴漲,所以他們悄悄地將這兩個地區的房地產交易跟政府協議捆綁在一起。保密優先於結盟的做法在紐約這裡最終被證明是致命的。

消息被洩漏後,議員Jimmy Van Bramer的電話響了。Van Bramer本來是支持Amazon進駐紐約的,但當他意識到Amazon、州長安德魯·庫莫(Andrew Cuomo)以及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把他和其他地方官員排除在談判過程以外時,迅速變成了項目的反對者。Van Bramer希望州長和市長做出澄清,但表示自己被誤導了。當得知項目沒有要尋求市議會批准的計劃時,他更加憤怒了。

2018年,示威者高舉旗幟抗議Amazon要在紐約皇后區長島市附近的設立總部。

Van Bramer說:「我很生氣,因為這麼重要的一件事情就這麼決定下來了,甚至都懶得通知地方民選官員或存在重大利害關係的其他人一聲。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已被排斥在外。」

當得知Amazon拿到的補助(包括幫助為新總部支付的5億美元政府撥款)情況之後,他更加惱火了。那個星期, Van Bramer前往波多黎各,在當地的El San Juan酒店大堂碰到了紐約州參議員Michael Gianaris。一杯Medalla啤酒下肚之後,發洩完怒火的兩人同意聯合反對該項目。他們爭取到了零售、批發及百貨商店聯盟的幫助,該聯盟長期以來一直都認為Amazon的在線購物業務自己的會員構成了威脅。而史坦頓島的一個新的Amazon倉庫的工人想成立工會組織更是令此事火上澆油。

Amazon的代表想跟紐約市政官員會晤,但Gianaris拒絕了, Van BRAMER 只跟他們見了一次面,據對此過程熟悉的一位Amazon高管說,Amazon不把市議會扯進去是因為項目要想獲批往往需要花費數年時間,同時也是考慮到重建哈德遜廣場之類的重大項目已經獲該州批准了。此外,這個人還說,Amazon代表去實地參觀期間也受到了熱烈歡迎。

 

滾蛋!老子是Amazon

直到2018年12月,但Huseman來到市議會接受質詢時,這種敵意的程度才開始顯現出來,他的發言遭到了嘲笑和打斷。西雅圖那邊看著直播的Amazon人一臉的不敢相信,相互發簡訊問Huseman怎麼感覺假得像個機器人一樣講話。

Huseman靠的只有就業數字和簽署金額,但是沒有賦予項目足夠的人性關懷。最後當他說如果員工要是組建工會公司將不會保持中立時,局勢終於爆發了。他似乎沒有註意到紐約的政治氛圍,在紐約這裡,工會看門人和工人的孩子被選為城市的管理者。Amazon的談判策略在內部可以用一句話概括:「滾蛋!老子是Amazon。」但這次他們碰壁了。

預示結局的先兆是Gianaris被推薦紐約州公共機構控制委員會席位的那一刻。這個委員會有權去影響這筆交易。Gianaris的提名從未獲批,但對他的提名改變了局勢。Gianaris 說自己要求任命是因為「Amazon項目落戶在我的選區,我認為這是對即將發生的事情可以產生影響的唯一工具。」

最後一刻曾經進行過一些試圖彌合分歧的會議,甚至有小道消息說Amazon都已經妥協並同意在員工的工會運動中保持中立。Amazon把分手的新聞留到了情人節那天,稱:「一些州和地方的政客明確表示反對我們的出現,說不會跟我們合作,建立推進該項目所需的那種關係。」

回想起來,一些Amazon員工表示,他們不應該盲目地認為Amazon世界各地都會受到歡迎,但從維吉尼亞州25000個工作職位以及田納西納什維爾的5000個崗位上仍然能看到取得成功的跡象。參與這一過程的其他人則說,高管優先考慮保密而不是搞好關係其實是自縛手腳。其中一位說:「激勵措施方面的談判其實不難。難的是贏得人心,但Amazon沒有做任何事情去換取人心。」

儘管如此,貝佐斯依然可以從HQ2的薩迦中得到一絲的慰籍。根據監察組織Good Jobs First的數據,由於維吉尼亞提供了7.62億美元的補貼,Amazon拿到的補助金額僅比Tesla總共到手的24億美元少了1億。

使用 Facebook 留言

Leon
1人給推

1.  Leon (發表於 2020年2月22日 11:29)
標題很吸引人
但是內文翻得很差
上外稿時最好還是看一下品質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