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用1.5倍速度播放聲音和影片,這對你的大腦好嗎?

很多人都喜歡用1.5倍速的方式看Netflix或是其它線上、本地端影片,或是有些人聽有聲書時,會提高到可以辨識出內容的速度加速……加速播放這種功能已經十分廣泛,但它真的可以幫助你學習的效率嗎?

👉 歡迎加入T客邦telegram  ( https://t.me/TechbangNEWS )

瑪姬(Meggie)不管看什麼都用1.5倍速。這個習慣起初是因為她被迫在谷歌上觀看工作培訓影片和會議記錄,後來她開始把上下班兩個小時途中收聽的Podcast和有聲讀物的速度也調快了。按照這種方式,她估計自己一周能聽十個小時的音訊,這樣一個月就能聽完好幾本書。

 她說:「我可以通過加快速度來閱讀更多的書,也就能吸收更多知識。」

YouTube、有聲讀物(Audible)、Podcast軟體以及網飛(Netflix)現在都有倍速播放功能。支持者認為,影片或者音訊用1.25、1.5甚至2倍速度播放可以提高效率,節省寶貴的時間,讓你做更多事。但是按照這個速度,你從這次經歷中接收到的還是同樣的訊息嗎?更不用說享受了。

儘管這看起來像是網路時代的一個特徵,但事實上「速聽」的概念起源於20世紀60年代,當時科學家發現我們閱讀的速度大約是說話速度的兩倍。

總是用1.5倍速度播放聲音和影片,這對你的大腦好嗎?

北卡羅萊納大學威爾明頓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Wilmington)教育技術、基礎和中等教育系的助理教授,雷蒙德·帕斯托雷(Raymond Pastore)說:「成年人閱讀的平均速度是一分鐘275個單詞,而講話的速度是每分鐘150個詞,所以你能看到兩者之間是存在差異的。但我們處理這兩種訊息的方式十分相似,所以理論上,我們聽的速度可以像閱讀一樣快。」

在一些研究中,帕斯托雷已經證明了當音訊時間被壓縮25%時,學生的理解沒有受到影響,對應為1.33倍加速。其他研究者也發表過類似的結果,在1.5和1.8倍速度下人們的理解能力沒有差別。超過這個速度,我們的理解力就會急劇下降,因為大多數人無法辨識以2倍速度呈現的單詞,更不用說理解一個句子的意思了。

 「速聽」的概念起源於20世紀60年代,當時科學家發現我們閱讀的速度大約是說話速度的兩倍。

帕斯托雷說,雖然人們能理解以更快速度呈現的內容,但最佳的速度似乎是1.25倍——每分鐘190個單詞。他說:「無論是娛樂還是學習,人們都更青睞1.25倍速度、壓縮10%到25%的東西。很多人不喜歡1.5倍速,即使這個速度下他們也能接收訊息。」

然而,理解一段話和把這段話記到腦子裡是不一樣的。德克薩斯基督教大學(Texas Christian University)的通訊研究教授保羅·金(Paul King)發現,雖然當音訊加速時人們能跟著對話或者重複一串數字,也就是說他們的理解能力和短期記憶與正常速度下是一樣的,但快速呈現內容時,長期記憶顯著下降。他認為這是由於壓縮呈現時間導致人們不能以一種有意義的方式處理訊息。

總是用1.5倍速度播放聲音和影片,這對你的大腦好嗎?

「我們把一些東西轉化為長期記憶的方式是深度處理,因為我們必須在新接收的訊息與已知的事物之間建立聯繫,」他說,「你需要思考它,比較它,完全理解它,鑑別它,看看它與什麼相關。」

此外,金還發現,當內容呈現速度加快時,人們會感到更加焦慮,享受的內容減少。「人們實際上開始討厭高速聽音訊,」他說,「即使他們能做到,這也給了他們很大壓力。」

如果你專注於快速聽音訊,所有的內容都不會丟失。研究表明你可以投入更多的大腦空間來訓練自己處理快速的語音。德國的科學家用了六個月時間訓練人們處理快速語音(每分鐘300個詞,也就是2倍速)和超快語音(每分鐘600個詞,4倍速),結果發現大腦中更多的區域被誘發了,包括兩個與內部獨白和學習新的運動任務相關的區域。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有些視力受損的人能以每分鐘825個單詞的速度理解語音,因為他們大腦中處理視覺的區域被用來處理聽覺訊息了。

儘管你可以加快媒體播放速度,這並不意味著你應該這麼做。當網飛宣布加入了加速播放的功能時,導演和演員們憤怒了,他們說這會導致失去一部分藝術性。我的朋友瑪姬也認為,加快電視和電影的播放速度應該是一條不可逾越的底線。她說:「加速播放感覺像是一種侵犯,因為我知道這些電影電視是特意設計的,它會以一種特定速度顯示出來。」

不過諷刺的是,美國一些電視台和廣播電台多年來一直會把歌曲和內容提高5%速度播放,以便留出更多時間投放廣告。看來有些東西比藝術更重要。

👉 歡迎加入T客邦telegram  ( https://t.me/TechbangNEWS )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