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創優品MINISO在中國近千家門市停業,但恐怕並非只是因為疫情影響

這幾年來以號稱「日本快時尚」的中國「名創優品」MINISO快速在世界各地展店,擴張速度十分迅猛,但發展一直毀譽參半。引發爭議的包括商品品質問題、設計涉嫌抄襲等。截止2019年,名創優品在全球86個國家的門店已經超過3600家。其中國內門市店有2000多家,2018年年營收已達180億。今年1月,在疫情來襲時,名創優品門店堅持營業,不過從2月1日開始,接到相關部門通知,門市店陸續停業,至今在中國關閉的門市已經超過一千多家,並且要求員工調薪減薪。不過,這些真的只是單純的受到疫情影響嗎?

👉 歡迎加入T客邦telegram  ( https://t.me/TechbangNEWS )

「共體時艱倡議書」要求員工留職停薪,選項只有「同意」

最近有些名創優品的員工在中國社群上爆料,名創優品開始要求員工「主動辭職」,一名商品設計的員工表示在2月26日收到部門主管的微信電話,要求她「主動辭職」。

「如果不辭職的話,一月份工資只發放80%,二月份只發70%,三月份開始停薪留職,沒有賠償。如果申請自動離職,1-2月份工資正常發放。」

另外,也有員工收到了「被留職停薪」的通知書:

「由於疫情影響,集團經營受到巨大衝擊,庫存積壓,產品開發速度放緩,工作不飽和,經過艱難商議決定,安排你在3月1日起停薪留職,不再安排新工作,所以目前手頭工作,請務必在今日內處理完畢,在停薪留職期間,社保正常購買,若個人繳納部分不足以抵扣,差額部分由公司承擔。薪資按照稅前應發部分的30%發放,希望支持和理解。」

其實早在2月21日,名創優品就在企業微信上向員工發了「共體時艱倡議書」,內容是關於員工共體時艱的倡議,提出工資打折發放和員工停薪留職兩個倡議。倡議書最後,要求員工在2月23日24點前完成確認。許多員工發現,員工能夠選擇的只有同意。

名創優品「停薪減薪」風波背後 

名創優品員工在各大社群平台曝光了公司行為。但是隨後,部分言論又被「主動」刪除了。一名員工表示,在此期間他曾受到公司的威脅恐嚇。「部門負責人打來微信語音電話,說要告我侵權還是誹謗來著,沒有聽清。要是不刪除,半小時內報警。另外,公司說離職後的背景調查也不會說好話。」為求自保,該員工不得不刪除了社群平台上的言論。

名創優品方面則表示,「『恐嚇威脅員工刪帖』的行為絕非公司層面的行為,也絕非是由公司示意或默許『部門主管』做出的行為。歡迎提供『部門主管』的信息,我們會展開內部調查,如果確實有『部門主管』做出相關行為,我們將做嚴肅處理。」另外公司未來發展情勢樂觀,此時不會主動裁員。

名創優品並且聲稱此次「調薪」的主要原因也是因為疫情緣故經營受損。

名創優品「受災」情況如何?

那麼名創優品的受災程度究竟如何呢?

2013年11月,名創優品在廣州開出第一家門店,不過6年多時間,變成擁有3600多家門店,30000多名員工的零售企業,擴張速度驚人。

名創優品的快速發展,離不開加盟商與供應商的助力。

名創優品的擴張的本質,是基於標準化的大規模複製。名創優品的主要銷售渠道線上下,線下承接銷售需求的載體就是門店。疫情期間,名創優品的門店有2/3處於關閉狀態,名創優品的銷售業績下滑也十分明顯。根據倡議書所寫,一月份業績下滑30%,二月份三分之二門店關停,開業門店銷售額同比下降超過95%。

而更重要的是,名創優品自創的一套運營模式,對公司的流動資金要求很高。

名創優品MINISO在中國近千家門市停業,但恐怕並非只是因為疫情影響

名創優品開店有兩種模式,一種是合作店,雙方按照1:1出資比例成立合作公司,共同開拓某個市場(中國海外一般採用這種合作方式),另一種是加盟模式(中國國內一般採用這種合作方式),以「品牌使用費+貨品保證金制度+次日分帳」合作。

期間,加盟商需要承擔的是水電費、店租、員工工資、貨品保證金等等,而營運及品牌管理都由名創優品來管理,包括人員管理。對於加盟商來說,管理輕鬆,再看看名創優品店舖內排隊的人流,就十分有誘惑力。與供應商合作採用以量制價,買斷定製,不壓貨款的方式,與供應商進行談判。大規模定製買斷,15-21天的回款週期,對於供應商來說具有很強的吸引力。

對名創優品的加盟商和供應商,這樣的經營可以算是「輕運營」。反過來,減輕供應商和渠道商的資金庫存壓力,也就意味著作為中間鏈的名創優品需要負重前行。

門店基數擴大之後,名創優品的訂貨與補貨週期變長。暢銷產品不是下單了供應商馬上就能供貨。前期備貨過程可能需要3個月甚至半年。供應商交貨,根據協議,名創優品就得在15-21天付貨款。

疫情出現,銷售通路基本上就暫停,供貨通路卻還在出舊款,並且名創優品出新品的速度是一週,最後這些就都變成了一時間難以周轉的庫存。這就好比高速公路上,突然一輛車急踩剎車,接下來就是一長串的追撞。 

名創優品業績下滑的原因,僅僅是因為受到疫情影響嗎?

然而,名創優品業績下滑的原因,僅僅是因為受到疫情影響嗎?

一名門店員工透露,門市店是在2月1日才正式關閉,而1月份完全是正常營業的狀態。門店營業狀況是透明的,一月份並未受到影響,不願意接受減薪的倡議。但在名創優品的倡議書中,聲明公司1月份的業績下滑了30%。

名創優品創始人葉國富曾經表示,名創優品的銷售毛利僅為8%。不過業內人士直言,名創優品這些年的套路,無非就是「薄利多銷、圈地攤大餅」。而要想支撐起這種「薄利多銷」的模式,名創優品需要做到兩個業務目標:

第一是繼續開店、開足夠多的店;第二是讓消費者多買、多花錢。

但是這兩個業務目標,彼此有內在邏輯上的矛盾。隨著門店規模數量的不斷擴大,門店數量的增加攤薄了目標人群總量,名創優品可能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尷尬情境裡。

名創優品MINISO在中國近千家門市停業,但恐怕並非只是因為疫情影響

近兩年,名創優品也傳出了IPO和融資的消息。

2018年年初,名創優品傳出正在準備IPO上市的消息。2019年4月,名創優品與騰訊和高瓴資本,簽署關於合共10億元人民幣的戰略投資協議,而此前網 傳的融資金額為20億。

這也讓人不禁懷疑,此次名創優品應對疫情「共體時艱」的倡議,不僅僅是因為疫情的「時艱」。

另外,雖然名創優品的擴張速度十分迅猛,但發展一直毀譽參半。公司在發展過程伴隨著種種問題,引發爭議的包括商品品質問題、設計涉嫌抄襲等。

企查查數據顯示,名創優品經營方(廣東葆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目前已註銷)涉及68起法律訴訟,包括涉及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20個、侵害商標權糾紛4個、侵害作品信息網路傳播權糾紛19個。曼秀雷敦、樂扣樂扣都曾起訴名創優品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

此外,研發製造的化妝品也屢次曝光品質不過關。2018年至今,名創優品有三款化妝品被要求「責令改正」。

2018年,名創優品還深陷「名創優品搶注NOME商標」糾紛。名創優品創始人揚言收購諾米家居,遭到諾米家居創始人陳浩的回懟。

企業人士認為,降低員工工資,可以降低企業暫時的運營資金壓力。然而對於需要大量人才輸送的企業來說,一刀切式降薪,如不能與員工良性溝通,並做好安撫善後工作,難免會讓員工心寒,不利於企業長遠發展。

👉 歡迎加入T客邦telegram  ( https://t.me/TechbangNEWS )

  • 本文轉載自36k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