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分析,發現中國官方對新冠病毒與非洲豬瘟的應對作法有驚人相似的模式

路透社分析,發現中國官方對新冠病毒與非洲豬瘟的應對作法有驚人相似的模式

在這次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之初,中國官方對疫情反應遲鈍,封鎖消息,打壓洩露真相者,在危急時刻不能向公眾發出警示,導致疫情後來快速大面積擴散。但是,路透社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其實,這一切只不過是2018年到2019年中國大陸發生的非洲豬瘟疫情過程的重演,中國在兩次重大疫情採取的做法驚人相似。

👉 歡迎加入T客邦telegram  ( https://t.me/TechbangNEWS ) 

這次新冠病毒疫情初期的應對失誤,讓中國民眾在三個月不到的時間裡付出了3000多條生命的代價,大部分都集中在武漢和武漢所在湖北省。

而在2018年到2019年爆發的豬瘟疫情中,中國的生豬業遭到了滅頂之災,4.4億頭生豬存欄被消滅過半,全球生豬市場縮小了1/4,導致全球豬肉價格大幅度上漲,食品通脹上漲到8年來的最高水平。

路透社說,像這次新冠病毒襲擊中國之後又陸續攻陷世界許多國家一樣,兩年前發生那次豬瘟也突破了中國國界,蔓延到亞洲10個國家。

 

疫情爆發初期:極力壓制新聞

非洲豬瘟疫情之所以得以迅速蔓延至全國,主要原因是中國官方一開始極力壓制消息、疫情上報機制不暢通。

路透社引用常駐北京的獸醫專家韋恩‧約翰森的話說,可靠信息的缺乏讓農民、行業和政府無法瞭解疫情擴散的方式和迅速擴散的原因,更無從制定有效的防控措施。約翰森管理著一家農業技術諮詢公司。

疫情上報機制失靈在兩次疫情之初表現的非常突出。

武漢最早發現新冠病毒是在2019年12月,地方官員和國家衛生系統官員出於各種原因都遲遲不願意向公眾發出警訊,喪失了早期防控的最佳時機。

對於及時發現疫情並向社會發出警示的眼科醫生李文亮等八人,公安部門對他們採取了封口措施,致使病毒在人們毫無警覺的情況得以廣泛傳播。

而當年的豬瘟最早來自俄羅斯,中宣部一開始也是極力壓制這條消息。不過,走入鄉間到處可以看見拉起封鎖線的穿白色衣服檢疫人員,瘟疫蔓延消息先是在民間不脛而走,然後漸漸從東北、內蒙、甘肅、新疆向南方擴散,22個省市的生豬養殖業被波及,包括浙江溫州、福建、雲南,廣東。

這些也導致農民無法在第一時間警覺、反應。

 

疫情通報機制失靈

中國農業部當時在回應路透社詢問的時候表示,在非洲豬瘟爆發的時候,農業部跟各地區就疫情發展進行了及時反覆的溝通,並明確表示,對隱瞞和拖延疫情的行為絕不容忍。

但是,路透社說,接受採訪的許多農民反映,他們的確向當地政府報告了疫情,但他們報告的情況從來沒有能夠轉送北京。

路透社說,從對農民和企業主管的採訪獲得的信息看,地方官員出於對上報疫情可能帶來的政治後果的恐懼而無視農民反映的情況,即便是在知道生豬大批死亡的消息後也不進行病毒測檢。

路透特別報告:中共對應新冠病毒的防護模式與非洲豬瘟的過程驚人相似

河南一位姓趙的農戶在接受路透社採訪的時候說,地方官員拒絕接受他反映的有關他的養豬場有很多豬死亡的說法。這個農民轉述這位官員的話說,

「我們這裡沒有一例非洲豬瘟病例,如果(你)報了,我們就有一例了。」

結果,病毒擴散,這位姓趙的農戶養的所有的豬都死了。

 

初期通報,高層根本不當一回事

中國發現第一例非洲豬瘟病例是在2018年8月1日,地點是遼寧瀋陽附近的一個農場。兩週後,在1000多公里以外的黑龍江又出現了一例。那裡的肉類加工企業萬州國際在購買的生豬中發現了病豬。

獸醫專家約翰森說,中國政府又等了兩個星期才採取措施,停止了這個地區的豬肉出口。

路透社說,在豬瘟疫情爆發的頭四個月裡,北京幾乎每天通報豬瘟病例,而與此同時,病毒卻大行其道,從東北南下到華中地區,向西進入四川,而在2018年底進入廣東。

病毒傳播途徑是長途運輸,生豬把病毒從一個地方傳播到另一個地方。另外,病毒在車輛和工具上可以存活兩個星期,接觸者都有可能感染。

路透社說,中國在記錄疫情發展方面,工作做的非常粗糙,好幾個養豬大省,如河北、山東和河南,竟然沒有疫情記錄。

河南有六個養豬場告訴路透社,他們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都上報過疫情,但負責官員從來沒有前來做過病毒測檢。

 

制度造成「不上報」

路透社的研究發現,地方政府不願意上報疫情跟國家制定的相關政策有關。

2015年頒布的豬瘟應對條例規定,凡是發現有病毒的養豬場以及該豬場周圍3公里以內的所有豬場,所有生豬都必須殺掉。

規定的補償辦法是:每殺死一頭豬,補償800到1200元人民幣。其中40%至80%由國家支付,其餘根據各地情況,由地方支付。

但實際上,很多農戶反映,他們從來都沒有收到規定的補償金。這個情況,路透社說,迫使很多農民都不願意在第一時間上報,而是等到病毒症狀明顯的時候才上報。這自然也就給病毒蔓延提供了充足的時間。

 

控制網路輿論,將責任推給國外

在非洲豬瘟肆虐對中國生豬造成滅絕性殺傷、導致中國豬肉供應難以為繼、豬肉價格飛升之際,中共當局就開始動用其絕對權力控制網路、控制輿論以逃避承擔責任。這正是中共統治中國大陸70年來始終一貫的做法。

紐約城市大學亨特學院兼任教授滕彪表示,「中共的政治體制決定了出現了問題它不承擔責任,因為沒有政府問責制度,幾乎也沒有政府高官引咎辭職的事情。因為政府不是選民選票選上來的,所以它也就不對選民負責,出了什麼事情之後要么是壓制言論,壓制新聞,不准人討論;要么就是逃避責任,把責任推給天災,推給民眾,推給外國,(推給它打倒的政敵)。總之它沒有責任,它永遠是偉大、光榮、正確。」

以習近平為絕對領導的中共當局,其政策決定不容媒體和百姓置疑。當初為了跟美國打貿易戰,拒絕進口美國豬肉轉而從俄羅斯進口豬肉,結果因而引發豬瘟,這對中國的生豬造成毀滅性殺傷,導致中國豬肉供應緊張,價格大漲。

而當年這個發展還有一個插曲,這就是,因為加拿大執行跟美國的司法互助協議,按照美國的要求逮捕了中國電信設備製造業巨頭華為公司的首席財務長孟晚舟,中國隨即對加拿大採取種種報復措施,其中包括以加拿大政府簽發輸華肉產品衛生證書無法確保產品的安全為由停止從加拿大進口豬肉。

而在非洲豬瘟升級導致中國豬肉供應不足、豬肉價格越來越高之際,中共當局隨後宣布,中國將恢復接受加拿大政府簽發的輸華肉產品衛生證書,恢復從加拿大進口豬肉。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當時在宣布這一消息時說,「加方能夠做到有錯就改,中方對此還是要予以肯定的。」

總之所有的問題都不在中國身上。就算是有求於人,也是對方「有錯就改」。拿來看這次的疫情事件,你不難看到許多事情從非洲豬瘟的處理過程中,都有跡可尋。

👉 歡迎加入T客邦telegram  ( https://t.me/TechbangNEWS )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