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Telegram上恐怖的「N號房」:25歲高材生私訊拐騙76名少女、26萬「觀眾」共同圍觀參與

你能否想像出一場26萬人參與的性侵案?這應該已超出了絕大多數人的想像力。但在一海之隔的韓國,它卻正在真實地發生著——這就是近幾日爆出的「N號房間」事件。這可能是21世紀以來,最可怖的一樁網路上開始的性侵案。

👉 歡迎加入T客邦telegram  ( https://t.me/TechbangNEWS ) 

從2018年底到今年3月份,韓國的幾名男子利用各種手段騙取到的信息對女性進行恐嚇、威脅,一步步地對受害者進行折磨,逼迫她們提供裸照、性愛影片、甚至用刀子在身上刻下「奴隸」字樣、向下體塞進蟲子……而在這些受害者中,有相當一部分都是未成年人。

不僅如此,威脅者們還把受害人的照片、影片等資訊發佈到了社群軟體Telegram的線上聊天室裡,甚至打開直播供人觀賞。由於不只一個人經營,每個經營者名下也都有數個聊天室,因此它們得到了一個統一的稱呼:「N號房」。

N號房間裡的受害者

可想而知,這些聊天室湧入了大量圍觀者。

根據警方的調查,有26萬人曾經進入過這些直播間,甚至為它付費—而整個韓國的人口,也不過5000萬而已。這意味著,每100個男性中,就有一個人是「N號房」的會員。

不僅如此,他們中的相當一部分人還曾掏錢打賞,用行動支持性侵:警方在搜查其中一名經營者的房間時,發現了1.3億韓元的現金,這還只是其中一人的一部分贓款而已。

就這樣,幾個人的暴行,再加上26萬人的共謀,構成了一場持續兩年的荒謬罪惡。 

施虐者:潛伏在網路上的「博士」們

對於受害者們來說,噩夢的開端往往始於社群媒體上的一條簡訊。

根據韓媒報導,起初,N號房的經營者們會鎖定一些發佈過尺度較大的照片的未成年人,以警察或者其他人的口吻向受害者發去類似「已經接到舉報,請在發送的連接中輸入個人信息並接受調查」這樣的信息,並且威脅說會通知父母。

當女孩子填完包括自己社群媒體使用者密碼在內的資訊後,罪犯就會發送「為了確認身份,請把你的照片發過來」這樣的要求——然後,就會逐步升級到要求全身照、半身、甚至全身裸照的程度。

而只要受害者們拒絕,他們就會發去竊取到的社群媒體好友列表截圖,進行更深一步的威脅,逼迫她們乖乖從命。

韓國Telagram上恐怖的「N號房」:25歲高材生私訊拐騙76名少女、26萬「觀眾」共同圍觀參與

其中一位叫作「博士」的經營者,不僅手下的聊天室最為火爆,還有著更加惡劣的威脅手段。他會以「高薪兼職」或者「尋找模特兒」的名義尋覓獵物,通過聘用合約獲取個人資料,再從一份要求很低的照片開始,逐漸把受害者逼進死角。

在《國民日報》揭露「N號房」的系列報導中,兩名大學生臥底到了「博士」的聊天室,見證了這些未成年人墮入困境之後的情況:博士要求她們在身上用刀刻下「博士」或者「奴隸」字樣,作為所有權的標誌。

但這才是虐待的第一部分。

為了吸引眼球,N號房的經營者們開始要求受害者們做各種聳人聽聞的危險舉動,比如剪掉乳頭、往下體塞進蟲子等等。

就連這些女性的個人資料、聯繫方式、工作地點或者就讀的學校等等,也都會被一併發佈到聊天室中,讓她們在現實中也成為性侵害的對象。而這整個過程,又會流回聊天室內,開始下一輪的凌辱。

目前,警方已經確認了74名受害者的信息,其中至少有一人已經自殺離世。

令人欣慰的是,「博士」也已被捕,他的真實身份是一名25歲的男子,是一名資料與通信技術專業的高材生,還曾經擔任某大學期刊的編輯,而其他被捕的14名嫌犯中,身份也花樣百出,甚至包括一位應屆畢業的高中生。

從韓國媒體的反應來看,你也能知道這次事件的影響。在一檔時事類欄目《想知道真相》中,「博士」的臉部甚至沒有打馬賽克—這已經打破了過去媒體報導中為保護嫌疑犯人權進行的處理慣例。

韓國Telagram上恐怖的「N號房」:25歲高材生私訊拐騙76名少女、26萬「觀眾」共同圍觀參與 

幫凶:聊天室裡的26萬人

像「博士」這樣的施虐者們固然令人髮指,但讓「N號房」事件演變成這樣一場社會鬧劇的,還是聊天室中的那26萬名幫凶—這麼多的人,是怎樣做到看著暴行的發生卻視若無睹的?簡單的一句「人性之惡」,根本無法解答這個問題。

他們不能被等同於普通的「色情內容」消費者(比如Pornhub的使用者)。這些人之所以是幫凶,是同謀,不僅因為N號房裡的內容是性犯罪,還因為他們是自願進入,並且為之付費的。

在這26萬人加入的「N號房」中,有著一套嚴格的等級體系。

他們一開始可能是被運營者們在一些公共聊天室裡發佈的色情內容吸引進去的,但那些房間都只提供很短的預覽內容。想看更刺激、更變態的內容,就要交錢—房間的編號不斷變大,內容也朝著更深的罪惡逐漸發展。

以曾經一度有2.35萬名會員的「博士房」為例,入場費就從25萬韓元到150萬韓元不等,為了保障「隱私性」,交易都通過虛擬貨幣完成。

根據報導,參與到這些聊天室中的會員們自己也需要拿出「投名狀」來,參與言語性騷擾,或者發佈自己手中的色情內容,否則就會被踢出聊天室去。而反過來,如果你發佈的色情內容是親自拍攝的,那就有可能成為直通高級房間的通行證。

為了留在聊天室裡,使用者們甚至開始上傳自己女友、前女友甚至女性家人和朋友的照片、影片、公開他們的個人資料,讓更多人成為間接的受害者。據記者的統計,N號房每天因此有1.5萬條影片被上傳,甚至有人為此去威脅自己身邊的女性,或者把她們的照片P成裸照,供群友們品評羞辱。

在這種病毒式的環境下,他們的思想也開始迅速走向極端。

N號房裡,人們對女性的稱呼往往是「XX狗」,或者「來月經的東西」。在《國民日報》的報導中,有這樣的一段記錄:「潛伏進去沒多久的去年夏天,一個看起來像是中學生的女孩被關在疑似賓館的房間裡,一名成年男子進入房間,強姦了她,這個影片被直播出來,聊天室裡一片『這就是groooming(調教)』的歡呼聲。」

他們早已不把影片裡的受害者當作人,當作自己的同類看待。

也正因如此,當N號房間東窗事發之後,他們也不曾感到一絲愧疚,一心只想著如何掩蓋情況,逃避追責。可諷刺的是,這種掩蓋行為本身卻被公之於眾:韓文推特上,「註銷Telegram帳號」、「刪除Telegram記錄」一度高居熱搜榜前幾名,機器算法對他們並沒有任何同情。

更戲劇性的是,還有人深感冤枉,「因為太委屈而睡不著覺」,認為自己「只是交了費用觀看正當的成人內容」,現在明明交了錢卻沒得看,「最大的受害者明明是參與者們,居然還要受懲罰?」 

我們:僅僅是局外人嗎?

如今的韓國網路上,關於N號房的討論已經趨於白熱化。

不僅僅是加害者們的暴行令人髮指,高達26萬的參與者數量更加讓人毛骨悚然,也正因如此,「26萬名觀看者和消費者都是共犯」這樣的呼聲也變得越來越高。

有人在總統府青瓦台的網站上請願,要求公佈管理組織者的身份,並且公佈這全部26萬名參與者的身份,如今,已經收到了超過兩百萬份簽名。

許多藝人、政客等公眾人物也站了出來,要求公開加害者的身份,曾出演《請回答1988》的惠利也寫道,「比起憤怒更覺得恐怖,希望嚴懲。」

韓國Telagram上恐怖的「N號房」:25歲高材生私訊拐騙76名少女、26萬「觀眾」共同圍觀參與

也許,N號房事件會為韓國敲響性別意識的警鐘,但過往發生過的一切,又讓這個期待顯得有些存疑。

如果你關注韓國娛樂界的話,也許會記得去年女星具荷拉離世的新聞—被毆打、被用親密影片威脅、被逼到在電梯口下跪求饒,這就是在一個典型父權社會中,女性的命運。

在N號房事件愈演愈烈的同時,有韓國記者注意到,像Pornhub等成人網站上以「N號房」「Korean telegram」為關鍵詞的搜索趨勢正在劇增。也許這一類事件,永遠不會消失。

圖片來自Busan.com

👉 歡迎加入T客邦telegram  ( https://t.me/TechbangNEWS )   

  • 延伸閱讀

逮捕人數無上限!文在寅下令徹查「N號房」所有會員身分,誓言將會用政府力量刪除所有影片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