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疫情下逆行的「柏青哥難民」們,不遠千里尋找仍能開店的柏青哥店只為一戰

日本4月初進入緊急狀態後,包括購物中心在內的公共場所大部分在政府的請求之下停止營業,就連公園的滑滑梯和鞦韆也不例外。然而,在這種緊張的氛圍中仍然有一類公共場所特立獨行,在疫情最前線「逆行」、堅持開業。這類場所就是頗受日本中老年男性喜愛的柏青哥店。

👉 加入T客邦telegram送《任天堂Switch大補丸》 ( https://bit.ly/35gy8ig )  

無論在日本城市或鄉村,鬧區或是偏僻公路,柏青哥(パチンコ)小鋼珠店已經成為日本每個地區都必備的店家,日本上班族在下班後喜歡去柏青哥,不少人甚至還是柏青哥上癮者,終日流連在柏青哥店。

日本直到去年才審議通過了賭博合法化的法案,在此之前,長期霸占日本賭博性質娛樂場所第一選擇的就是柏青哥店,日語寫作パチンコ。

日本疫情下逆行的柏青哥店,大排長龍

以前,日本的刑法禁止2人及以上的賭博行為,但允許沒有人參與的、因為偶然性而獲得獎品的小額娛樂性賭博,因此在設置中獎機率、無人參與以及獲得獎品而不是獎金這三點都達標後,柏青哥店就成為了日本人唯一可以發洩賭癮的場所。

而且就像是青少年喜歡去電玩店一樣,高齡長者特別喜歡去柏青哥店,甚至還有83歲老奶奶以柏青哥為主題的YouTuber,還特別受到歡迎呢!

柏青哥店的裝飾五花八門,有豪華也有簡陋,但都脫離不了「密閉、密集以及密集接觸」的幾個原則,柏青哥機台一般都是緊接著在一個密閉的空間內,裡面大量人群並肩而坐,十分容易發生群聚傳染現象。

因此,從疫情變得嚴重的3月以來,政府就開始遊說各柏青哥店停止營業,但是部分店家仍然堅持開業,甚至到了4月底、政府所說的「最關鍵的時期」,大阪仍然有數家不願意歇業的店家,大阪政府無奈最終將這幾家曝光,希望大家不要去。

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在記者發布會上,親自舉牌曝光不顧政府請求、仍然強行營業的老虎機廳。圖片來源:讀賣新聞

另一方面,都市內的店家歇業了,鄉下卻沒有,於是一場賭徒們的「大遷徙」悄然上線。根據日本朝日新聞的報導,隨著新冠肺炎感染的擴大,東京都內的柏青哥店逐漸進入歇業狀態,由此導致鄰近的茨城縣內的柏青哥店客流量大增。

日本疫情下逆行的柏青哥店,大排長龍

記者在一家店的現場看到,早上還沒開店這裡就排了30人的長隊等待入場,而柏青哥店一旁的專用停車場裡,停著來自東京都內各個地區的車牌。營業員說,這些天從茨城縣外來的客人佔總體的4成。

日本疫情下逆行的柏青哥店,大排長龍

像朝日新聞報導的這些人,在網路上被稱作「柏青哥難民」。包括東京都、大阪府、京都府等特大城市在內,日本的各大都市都湧現出了這樣的一批「難民」,連沖繩小島上都出現了這種現象。

日本疫情下逆行的柏青哥店,大排長龍

其實以「柏青哥難民」為代表,日本社會中瀰漫著這種“無所謂”、“發生不到我身上”的逃避心態,街邊也總出現掛著「我們堅持營業,打倒病毒」之類標語的餐廳。這種情緒從最新公佈的各地「人與人接觸機率」調查最能看出,東京地區的接觸機率降得最多,為53.1%,而那些疫情似乎仍然不嚴重的地方,如鳥取縣10.3 %、岩手縣13%,則幾乎沒有太大的變化。而且不管是哪個地方,離政府公佈的減少80%的目標都相去甚遠。

前幾天看到鹿兒島當地媒體的採訪,受訪者們均認為在鹿兒島當地還未出現什麼新冠患者的情況下,沒必要採取緊急措施來讓消費場所停止營業,諷刺的是沒過幾天鹿兒島就發現了首例新冠感染患者。比起不安,這種選擇不面對新冠疫情擴散的心態更為普遍。

👉 加入T客邦telegram送《任天堂Switch大補丸》 ( https://bit.ly/35gy8ig )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