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將疫情推給「歐洲進口鮭魚」,但其實原本要賣給中國的鮭魚大多都來到了台灣

北京疫情大爆發,中國將起因推給「進口鮭魚」,並且還有北京疾控中心專家楊鵬也跳出來呼應這種說法,表示北京這波病毒來自「歐洲方向」,「不是中國國內流行的類型」。問題是,就有網友跳出來說,「鮭魚又沒有肺,是要怎麼傳染肺炎?」暗指這是中國推卸責任的說法。

先前武漢肺炎一開始爆發時,傳出是從蝙蝠開始傳染的,因此這次再度將疫情的起源來推斷為生物也是一種合理的想法。不過,畢竟「鮭魚帶有肺炎」這個想法還是太過新奇,因此又有其它專家跳出來緩頰,聲稱有可能是「魚表面污染病毒後被運到中國」。

(相關報導:北京疫情傳出與鮭魚有關,一堆餐廳突然跳出來自首「我們賣的生魚片是假鮭魚」

北京疫情推給「歐洲進口鮭魚」,

中共疾控中心專家吳尊友表示,「可能是處理魚的外國工人感染了病毒,並污染了魚的表面,然後被污染的魚被運到中國,造成北京疫情爆發。」另外又補上說明病毒雖然是「歐洲類型」,但不一定來自歐洲。

這個想法可能嗎?目前根據學術的報告,新冠肺炎病毒在空氣中是可以存活幾個小時,而在塑膠和不銹鋼表面則可存活數日。不過,並沒有相關的研究可以顯示病毒能在鮭魚表面存活多久,目前也沒有其它國家因為進口他國的食物或是貨物,因而感染的報告。不過,中共的中國疾控專家曾光還是建議,「現階段不要吃鮭魚生魚片」。

另外,各地也派出了衛生專家,開始進駐菜場針對生鮮進行檢測。

目前中國市場中海鮮類被聞之色變,遭到下架甚至銷毀的命運。

另外,才從台灣離開到北京的黃安,再度遇上了疫情,被稱為「帶賽黃」,他也在微博上罵美國:北京新發地市場的三文魚「是不是你們投的毒」? 

北京將疫情推給「歐洲進口鮭魚」,但其實最愛吃鮭魚的國家恐怕是台灣

 

鮭魚產地挪威表示不解

 不過,黃安顯然錯怪美國了。

因為中國國內的「進口鮭魚」,主要是來自於挪威、智利、丹麥法羅群島,其中挪威佔比最大。

而中國幾個主要的挪威鮭魚產地廠商,像是在挪威奧斯陸股市上市的Bakkafrost執行長Regin Jacobsen就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表示,「我們現在不能運送任何鮭魚到中國。市場封鎖了。」

而另一家挪威皇家鮭魚的銷售負責人Stein Martinsen也說已停止所有對中國銷售,目前正在等待情況釐清。

但他們也都強調,他們的員工都已做過病毒篩檢,無人驗出陽性。並沒有相關有感染到肺炎病毒的人接觸過這些鮭魚。

北京將疫情推給「歐洲進口鮭魚」,但其實原本要賣給中國的鮭魚大多都來到了台灣

不過,講到這裡必須要說,其實中國不敢進口鮭魚,最大的受益者恐怕是台灣。

這話怎麼說呢?

根據今年三月食力的報導,挪威海產推廣協會(Norwegian Seafood Council)分析師Paul Aandahl於2020年3月4日發布的報告,由於受到新冠疫情影響,從三月起挪威鮭魚輸往中國的出口量急劇下降、僅有363噸,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83%,已經相當之少。

而原本應該輸往中國市場的鮭魚當然不會就此消失,這些鮭魚早就轉向其它市場,其中又以台灣為大宗。對於這些新鮮未切的完整鮭魚出口量,美國市場增長22%、台灣甚至上升高達73%!

因此, 同樣來自挪威的鮭魚,有很多數量其實都輸入到愛吃生魚片的台灣這裡來了。

其實根據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漁業署出版的2018年統計,台灣一年從國外進口的生鮮或冷藏的水產品共有40934.874公噸,其中「鮭魚」就是進口最大宗的品項,共計有14367.888公噸,其中又有7成來自挪威,而在2019年,挪威出口到台灣的生鮮及冷藏鮭魚更高達10,771公噸。

那麼,既然中國進口鮭魚已經減少了 83%,那麼中國原來愛吃生魚片的那些人該怎麼辦呢?

當然答案你已經知道了,他們有被稱為「淡水鮭魚(三文魚)」的「國產優質虹鱒魚」可以替代。而且恐怕已經取代好幾年了。

當然了,再往好處想, 吃了這些優質紅鱒魚生魚片的人,連魚肉絛蟲、中華肝吸蟲都不怕了,區區一個新冠肺炎病毒,似乎也不用太擔心吧。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