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先前開除不了的安謀中國CEO,現在成為NV是否能收購Arm的最大關鍵

Arm先前開除不了的安謀中國CEO,現在成為NV是否能收購Arm的最大關鍵

先前NVidia宣布以 400 億美元收購英國晶片設計公司安謀(Arm)的交易,除了在英國引起當地的不安、Arm的英國總部員工工會可能反對之外,現在業界進一步分析,恐怕他們最大的問題,會是中國商務部對此案進行反對。而中國反對背後最大的原因,就是Arm之前兩度試圖開除卻不肯離開的安謀中國首席執行長吳雄昂。 

為什麼NVidia收購Arm需要中國同意?

由於像是NVidia收購Arm這種跨國際的大型收購案,除了要Arm所在當地政府的同意之外,還會需要其它市場國家的同意。以這個收購案來說,如果英國同意,過了這關後,這筆收購交易至少還要得到中國、歐盟和美國監管機構的批准。

NVidia也可以不管中國的意見,直接收購。不過那就表示他們要放棄中國市場。而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一考慮到中國,NVidia首先要解決的,可能就是Arm在中國到目前還沒有解決的「安謀中國」問題。 

「安謀中國」事件的背景

首先來解釋一下背景,Arm(安謀)成立於1990年,總部在英國劍橋,全球超過95%的智慧手機都採用他們架構的晶片,包括華為、蘋果和三星等。2016年7月,日本軟銀以240億英鎊將其收購。

但是由於Arm要在中國做生意,因此長期下來,原本是透過Arm中國的部門進行處理。後來在中國生意越做越大,為了中國的市場,因此他們於2018年在深圳成立「安謀中國」,這間公司的股權中,中方投資者持有51%股份,Arm持49%還是最大股東。充當英國Arm與客戶如華為之間的仲介。

而在今年六月,Arm宣布「安謀中國」的CEO吳雄昂遭到Arm董事會的免職。但是很反常的是,隔天「安謀中國」卻發表聲明表示吳雄昂依然是「安謀中國」的董事長。然後再隔兩天,Arm再度發表聲明表示吳雄昂已經被董事會免職了,結果隨後「安謀中國」又再度發表聲明說,罷免吳雄昂的那個董事會違法。這一來一往,看的所有科技業的人都傻了。

後來,日本軟銀還派了人來中國負責協商吳的退出事宜,結果吳在安謀中國辦公室安排了自己的保安,拒絕Arm或Arm中國董事會的代表進入,郵件系統還過濾了來自總部的群發郵件。

這個事件的主角「安謀中國」的董事長吳雄昂,本身為美國籍,擁有加州柏克萊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Berkeley)Haas商學院MBA學位,以及Ann Arbor密歇根大學電子工程碩士學位(MSEE)和電子工程學士學位(BSEE學位), 並持有斯坦福大學商學院高管計畫 (SEP) 的畢業證書。

他於2004年加入了Arm,2007年出任Arm中國區銷售副總裁,於2009年被擢升為中國區總經理兼銷售副總裁,2011年初出任中國區總裁,2013年1月升任為大中華區總裁,於2014年1月加入Arm全球執行委員會。然後到了2018年,成為「安謀中國」的董事長。

Arm總公司要罷免「Arm中國」董事長,卻遭「Arm中國」兩度隔空嗆聲、威脅要控告Arm

  

「安謀中國」事件背後還是與美國禁令有關

總公司董事會下令免職,卻面臨到CEO拒絕下台,這種事情可以說相當罕見。至今,連上安謀中國的官網,公司的CEO仍然是吳雄昂,看來狀況依然僵持不下。

而為什麼Arm要免職吳雄昂?

根據Arm的說法,是吳雄昂在中國建立了一隻名為Alphatecture的基金,旨在投資使用Arm技術的公司。對於晶片公司來說,利用投資部門為那些無力支付價格昂貴的組件的創業公司提供財務幫助很常見,也是合法的。但問題是,Arm中國所有方Arm和厚朴投資管理公司已經擁有了這樣一隻基金。認為吳雄昂建立投資公司是在與他的雇主直接競爭。不過吳雄昂則表示自己是被誣陷。

那麼,另一個比較有意思的問題是,為什麼吳雄昂可以「不被免職」? 

吳雄昂多次承諾跟華為合作關係不變,例如在2019年9月的中國媒體溝通會上,他明確表態了與華為的長期合作,並稱下一代芯片架構可授權,因為「Arm是英國的技術,所以不會受到目前一些相關法規的影響」。吳雄昂也曾為華為伺服器晶片站台。

而今年5月,美國政府升級禁令,以全面限制華為購買採用美國軟體和技術生產的半導體,這意味著全世界所有採用美國技術和設備的公司,只要幫助華為生產產品,就必須得到美國政府的批准,其中當然也包括Arm。

因此,對於中國來說,其實中國企業普遍是不希望NV收購Arm的。畢竟,現在Arm還算是日本以及英國的公司,美國的約束力畢竟有限。但如果NV收購後,Arm就成為了美國公司,到時出口的限制可能更多。

與此同時,我們再回來看看「安謀中國」其中中方的投資者佔51%的比例,分別由六家股東所持有。而現在又爆出,實際上吳雄昂控制著其中4家的股份。因此他實際控制著「安謀中國」16.6%的股份。

而吳雄昂之所以可以至今坐在他的CEO位置上,表面上是因為其中兩家公司向深圳法院提出吳遭到非法解雇,深圳法院正在審理。但最大的因素他在深圳當地過去「廣結善緣」,深受中國企業、甚至當地政府的信任。吳雄昂在事件發生後,今年九月份,還被任命為深圳市的改革委員會成員。

因此,吳雄昂可以說是NV收購Arm一案中的一個關鍵人物。而NV是要收購完之後,自己來處理這個燙手山芋,或是要在那之前要軟銀先把這個燙手山芋處理掉,就看老黃有什麼本事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