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司的「碳中和」跟你想的不一樣,14年前說已達成碳中和的Google至今仍排放2000萬噸碳

大公司的「碳中和」跟你想的不一樣,14年前說已達成碳中和的Google至今仍排放2000萬噸碳

儘管 Google 已經聲稱實現了碳中和,按照這家科技巨頭的說法,自 2007 年以來,公司就一直保持碳中和Carbon Negative,並聲稱已經消除所有的碳排放;然而真相是:自 2007 年至今,該公司已經排放了約 2000 萬噸碳。

然而,Google 並沒有說謊,他們表示自己符合碳中和的定義——該定義允許 Google 宣稱自己的碳足跡是零,但在此同時,仍然是大氣碳的持續排放者。

這背後,究竟是為什麼?

碳中和,仍允許排放?

「我們在碳排放方面的努力可以追溯到 2007 年,當時我們是第一家實現碳中和的公司,而那時候我們僅僅成立 9 年。」Google 房地產和工作場所服務可持續計畫負責人羅賓‧巴斯 (Robin Bass) 表示。

「我們購買可再生能源,以抵消我們正在消耗的碳和過去遺留的碳,從而實現碳中和。這也是我們戰略的一部分。」

Google 山景城大樓上的「龍鱗」太陽能電池板

然而,巴斯承認,該方法意味著該公司將繼續排放二氧化碳,而其推行的抵消計畫,並沒有透過從大氣中去除碳來補償其排放。

「碳中和仍然允許碳排放,」她表示。「人們使用了很多不同的術語,不同的術語涵義是有差別的」。

「我認為碳中和是仍然允許你排放的,」她繼續說道。「你仍然可以生產碳,你仍然可以連接到燃燒煤炭或者石油燃料的電網。只要你在某個地方購買可再生能源來抵消,仍然可以實現碳中和。」

碳抵消是一種「謬誤」

Google 的立場與國際 PAS 2060 碳中和標準一致;所以,這的確使得 Google 可以在使用抵消或碳信用額的情況下聲稱自己是碳中和。

然而,透過購買可再生能源或捕獲工廠排放的二氧化碳等措施,阻止額外的二氧化碳進入大氣,並不能抵消已經產生的排放。

與「淨零」(net-zero)不同,「碳中和」允許企業繼續排放比它們從大氣中清除的二氧化碳更多的二氧化碳。「淨零」是一個要求更高的標準,已經成為全球脫碳的基準。

碳抵消變得越來越有爭議。「我稱之為抵消的謬誤,」可持續發展專家威廉‧麥唐納(William McDonough)在一次採訪中表示。

「如果有人說,我有這麼多可再生能源,我要抵消我的碳排放,那麼你就必須非常謹慎。」威廉‧麥唐納說道。「從邏輯上講,如果你將可再生能源增加一倍,你就可以將碳排放量增加一倍,最後仍然是淨零排放。」

「這根本說不通,因為大氣吸收的碳是地球的兩倍。可再生能源不等於消除碳。」

真正的淨零「需要消除碳」

脫碳平台 Watershed 的泰勒‧弗蘭西斯(Taylor Francis)表示,只有消除大氣中的碳,才能實現淨零排放。

他說:「我們強烈倡議,真正的淨零需要碳消除,也就是將碳從大氣中清除出去,而不是傳統的碳抵消。傳統的抵消是指付錢給其他人,讓他們不要將碳排放到大氣中。

Google 表示,它在 2007 年實現了碳中和。2020 年 9 月,Google 首席執行長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宣佈,該公司已經消除了 1998 年成立時留下的碳排放遺產。

「從今天開始,我們通過購買高品質的碳抵消品,已經消除了 Google 全部的碳排放(包括我們在 2007 年實現碳中和之前的所有運營排放)。這意味著 Google 整個生命週期的碳排放現在為零。」皮查伊在演講裡提到。

抵消使得排放量「低於本來的水平」

然而,Google 提供的一份關於碳抵消的白皮書進一步解釋道:這些措施只是讓排放量「低於本來的水平」,而不是使排放量為零。這份白皮書指出,「在 Google,我們通過提高效率、現場發電和購買綠色電力來減少碳足跡。」

「為了將我們遺留的碳足跡降至零,我們購買碳抵消。碳抵消是對減少碳排放活動的投資。碳排放量的減少體現為碳信用。」

「碳信用通常由第三方進行核實,這意味著溫室氣體排放量低於沒有人投資碳抵消的情況。」

Google 的碳抵消

Google 使用的碳抵消方法包括從垃圾填埋場和農業場捕獲甲烷,甲烷被「捕獲、使用或燃燒」;同時,Gogle 還與「保護森林免遭破壞和退化或加強和開發新森林」的林業項目合作。

白皮書指出,自 2007 年以來,Google 「與 40 多個碳抵消項目合作,抵消了超過兩千萬噸二氧化碳排放量」。

這意味著 Google 在同一時期排放了等量的二氧化碳——2 千萬噸噸。

Google 房地產和工作場所服務可持續項目負責人——羅賓‧巴斯致力於新 Google 建築的可持續性方面的工作,包括由 Bjarke Ingels Group 和 Thomas Heatherwick 設計的加州山景城新興園區。

她說:「我們有一個策略,就是尋找低碳選項,並與製造商一起創新(建築材料)。」她補充說,在降低 Google 建築物的碳含量方面,「我們絕對會追蹤所有這些。」

「我們已經研究了大量木材的最佳情況。我們仍將使用混凝土和鋼材,因此我們正在推動這兩種材料的創新,它們的碳足跡非常大。這些產品都有許多令人興奮的技術問世。」

山景城大樓頂部裝有「龍鱗」太陽能電池板

這座巨大的山景城大樓將通過屋頂上的「龍鱗」太陽能電池板產生部分電力,而地熱樁將幫助該建築加熱和冷卻。

今年 5 月,Google 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在另一個主題演講中討論了該項目,當時他表示該項目是 Google  「登月計畫」(MoonShot)的一部分,目標是到 2030 年實現「全天候無碳能源」。

他表示,完工之後,這些建築將擁有首個龍鱗太陽能外殼,配備 9 萬個銀色太陽能電池板,發電能力接近 7 兆瓦。

它們將容納北美最大的地熱樁系統,在冬季為建築供暖,在夏季為建築降溫,看到這變成現實真是太棒了。」

然而,巴斯無法說明該建築的太陽能和地熱系統將產生多大比例的電力。

為了實現 2015 年《巴黎協定》的目標,並將全球變暖幅度控制在工業化前水平的 1.5 攝氏度以內,全球經濟需要到 2030 年將碳排放量減半,到 2050 年實現淨零排放。

Google 的新目標

上個月,Google 簽署了聯合國的「零排放競賽」(Race to Zero)運動,該運動幫助企業將其戰略與巴黎目標相一致,並實現淨零排放。

「淨零」指的是消除 Scope 3 排放,即企業供應鏈產生的排放、建造新建築所產生的隱含碳排放,客戶使用企業產品所產生的排放——這三類都是最難消除的排放。

Google 表示 :「我們將制定一個科學的計畫,在今年晚些時候將 Scope 3 的排放減少 50% 以上,這符合聯合國的「零排放競賽運動」和指數路線圖倡議的指導方針。」

聯合國的「零排放競賽」運動將「淨零」定義為:在整個生命週期中沒有直接或間接地向大氣中添加碳,包括項目中使用的材料和客戶使用產品、服務或建築所產生的排放。

「總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在排放量無法消除的情況下,可以使用直接從大氣中捕獲碳的碳清除計畫來抵消碳排放,例如通過生物質或直接的空氣捕獲技術。

由於減少或推遲碳排放的碳抵消計畫不算在內,這令 Google 的抵消措施與 "零排放競賽 "計畫不相容。

「什麼是碳中和或無碳的,這其中有很大的複雜性,」巴斯說。「作為一家公司,我們的所有產品領域都在解決這個問題,當然在房地產和工作場所服務產品組合中也是如此。」

她補充說:「我們每年都會抵消掉所有的電力消耗,自 2017 年以來已經實現了這一目標。

「我們真正的大目標是通過龍鱗太陽能和地熱等方式與地方電網合作,並幫助他們過渡到更清潔的能源供應,這樣我們所有的建築都可以接入一個清潔的電網。」

「總有更多的工作要做,」她補充道。「如果有人聲稱他們是 100% 無碳的,那麼危險信號應該到處都是。」

 

 

▶ 號召朋友來訂閱,送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給你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