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的柔情一面:我也失去過孩子

馬斯克的柔情一面:我也失去過孩子

2018年5月,美國發生的一起嚴重特斯拉車禍導致18歲駕駛員巴雷特·萊利(Barrett Riley)死亡。法庭記錄顯示,特斯拉CEO馬斯克(Elon Musk)事後與萊利的父親進行了數週的郵件往來,並且在這位悲傷的父親要求下協助更新了限速安全功能。

四年前,馬斯克與萊利父親進行了長達近七周的郵件往來,這讓人們得以罕見地一窺馬斯克如何在一起可怕的事故中親自處理客戶關係。

馬斯克的柔情一面:我也失去過孩子

我也失去過孩子

2018年5月8日,萊利駕駛著他父親的特斯拉Model S,以116英里(約合187公里)的時速失去控制,撞上了佛羅里達州勞德代爾堡一所房子的混凝土牆。汽車隨後被火焰吞沒了,萊利和他坐在副駕駛的朋友都失去了性命。

馬斯克的柔情一面:我也失去過孩子

大約24小時後,馬斯克給萊利的父親詹姆斯·萊利(James Riley)發去了郵件。馬斯克在郵件中對小萊利的死亡表示了哀悼,並詢問老萊利是否願意談談。

「沒有什麼比失去孩子更糟糕的了。」他當時寫道。老萊利一開始回覆願意接受這個提議,但後來又表示,他和妻子還沒有準備好談這個問題。

「我理解,」馬斯克回覆,「我的長子就死在了我的懷裡。我能感受到他最後的心跳。」馬斯克指的是他的兒子內華達·亞歷山大·馬斯克(Nevada Alexander Musk),後者在他10周大的時候就去世了。

這些郵件往來包含在了本月提交的一份法庭文件中,該文件屬於一樁涉及另外一起特斯拉車禍的過失致死訴訟的一部分。該案件的律師正試圖說服法官命令馬斯克接受有關特斯拉Autopilot輔助自動駕駛功能的質詢。

更新限速功能

與老萊利的郵件往來揭示了馬斯克脆弱、富有同情心的一面。這些年來,馬斯克已經建立起了一種厚顏無恥的矽谷高層形象,他向超過7300萬粉絲發佈的推文可以左右特斯拉的股價,也常常令人驚訝不已。

馬斯克甚至還滿足了老萊利的要求,調整了一項電腦化功能,讓家長更容易控制特斯拉汽車的最高行駛速度。

2018年6月,特斯拉針對其限速功能推送了軟體更新,允許司機使用四位數的個人識別碼,透過手機的應用程式或使用者界面將最高速度設置在每小時50英里至90英里(約合80公里至145公里)之間。

特斯拉也對車主手冊中的文字進行了更新,稱這個功能是為了紀念小萊利。

巴雷特·萊利

2018年5月31日,老萊利在寫給馬斯克的郵件中稱:「我從來沒有要求別人對我生活中的任何事情做出感謝,但是如果能夠承認巴雷特和埃德加的逝去使得其他人的安全性得到提升,那就太好了。」

兩天前,馬斯克告訴老萊利,特斯拉「正在盡一切努力提高安全性。我的朋友、家人和我都開特斯拉,即使他們不開特斯拉,我也會盡我所能提高安全性。」

特斯拉依舊被告上法庭

在這些郵件往來完成近兩年後,老萊利在佛羅里達州聯邦法院對特斯拉提起了產品責任訴訟。起訴書稱,他的特斯拉汽車鋰離子電池在撞車後突然失控並引發致命火災。

「巴雷特是死於電池起火,而不是意外。」他說。

起訴書顯示,在事故發生兩個月前,老萊利為了他兒子的安全曾要求特斯拉在車內安裝限速裝置,但是在汽車被送到特斯拉維修時,該裝置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被拆除。起訴書稱,如果不是特斯拉的疏忽,限速器本可以避免這起事故,「巴雷特今天就會還活著」。

特斯拉在回應這起訴訟時否認其電池存在設計缺陷。該公司還表示,小萊利「出於對車輛加速性能的擔憂」親自回到了服務中心,要求拆除限速器。

法庭記錄顯示,本案將於今年進行審判。特斯拉尚未置評。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